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零一队长 > 零一队长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残暴赢家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鲁芸茜眨了眨眼,看了半天才发现那个叫溅血的战士居然追上了红方已经领先的玩家。这才明白原来刚才他推着战魂打一直都是做掩护的幌子,借此机会不断靠近红方的玩家。现在他毫不犹豫丢下了缠斗的战魂顺着跑道猛地狂奔过去,突进追上再接战士的超远追击技能横扫百川,两个招式衔接得飞快,乍看就像那个横扫百川直飞越了半个场地一样。

    溅血飞起一斧头狠狠劈上了那名玩家的后脑勺,全程没敢和职业选手较量的玩家愣是被打蒙了,连还手和躲避都没来及,两三下血条见红。霸皇斧从空中带着血再次砸下,红方玩家最后一截血彻底清空,满脸惊恐的尸体软软趴在了距离终点四十身位的地方,遗憾出局。

    “啊!?”

    震惊的声音不止是从鲁芸茜口中喊出,而是全场共同喊出,就连解说的张忠文都愣了愣,没想到溅血居然会为了赢得比赛拦杀玩家。

    不过既然比赛本身就是以“护送赛”为名,而且规则里并没说过不能击杀敌方玩家,这也是刺激点所在。所以溅血打死红方玩家并没有违规,只是从玩家和观众角度来看有些胜之不武,而且看得出这个人为了制胜不择手段的心狠。

    但是西北战盟的粉丝就是喜欢溅血和其他队员们的这股子狠劲,不打不杀,还看什么竞技!?相比起佟年赵宣之类玩花花肠子的战术来说,干脆利落的战斗更能刺激西北战盟粉丝们的神经,让他们为之兴奋,为之疯狂。杀,和赢,从来都是竞技游戏里的核心!

    “太……太过分了!这样的人居然还说想超越哥哥,他做梦!!”

    鲁芸茜从惊愕中缓过神后立即冲着舞台喊了起来,刘绛卿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刚想抬手捂住她的嘴,忍了忍,微微抬起的手在扶手上握成拳头,只是低声问了问:“我这里还有个口罩,你要吗?”

    “什么?”鲁芸茜以为房东大人也在斥责溅血,补了句:“你也这么认为吧!就凭他根本不可能超过哥哥,连哥哥的小拇指都比不上!”

    “那请问,你哥哥是谁?”刘绛卿抬起右手朝鲁芸茜比出握着话筒的姿势,问着。

    这个姿势瞬间让鲁芸茜冷静了下来,一时语迟,闭上嘴乖乖地坐在座位上继续看比赛,不再大声嚷嚷着哥哥。耳机里响起了恒刀一剑啧啧赞叹的声音,似乎十分满意刘绛卿的表现:“不错不错,你身边有这个家伙在还是蛮靠谱的,为兄放心多了。”

    “……那个溅血,真是讨厌。”鲁芸茜小声嘀咕着,依旧很气。

    “他没错啊,只是做法比较冷酷而已,你不喜欢的话不理他就行了。”恒刀一剑轻松地说。

    “可是他拿你做目标,我就觉得好气,他真不配当你的对手。”鲁芸茜气鼓鼓地噘着嘴。

    “拿我做目标挺好的,不过他得有这个实力才行。”恒刀一剑笑了笑,“口号喊得漂亮,不一定就能实现啊。”

    “我……”鲁芸茜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却又堵在了嘴边。

    “怎么,又想让我去打溅血,好好教训一下他?”恒刀一剑猜出了妹妹没说出口的话。

    “不,不是,我……”鲁芸茜咬了咬嘴唇,还是没说出来。

    “你想亲手去挑战他?”恒刀一剑再次猜测着。

    “……”

    鲁芸茜沉默了,觉得自己有点想入非非,眼下她连第一个目标刘绛卿都还没攻克下来,又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些职业选手。而且即使来到了全明星也不过一个玩家身份,根本没资格和他们战斗。

    还不够,我还不够强,不能去!等我有实力的时候,一定会打败你们。

    她微微压低了眉头,继续看着场上活动。

    场上游戏里的蓝方玩家本只比那名红方玩家晚了几步,当红方玩家被溅血斩杀后就迅速趁机朝前跑去,即使看到冬下在前方丢了火阵也无所畏惧,大胆地一口气冲了进去。洛云裳摆脱了鬼狼的纠缠开启加速技能【身轻如燕】轻盈地飞到了蓝方玩家身边,丢去五灵御守帮他直接穿过火阵。

    蓝方玩家抵达终点!

    赵宣队获得一分!

    被溅血李彦峰斩杀的玩家是个敦实的小胖子,此刻看着蓝方获胜竟忍不住啜泣了起来,总觉得错都在自己,要是当时能开个保命技能,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冲到终点,说不定就不会让佟年他们失去这一分。

    他越想越伤心,竟坐在电脑前哭了起来,甚至连上台都忘了。红方的四名队员全部站起身走下来关心地看着,佟年带头到小胖子身边拍了拍肩膀,安慰了几句终于将他从座位上劝了起来,陪他一步步走到舞台中间。蓝方上轮游戏里的全员也来到了舞台上,周筱筱特意从随身兔子包里取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小胖子,惹得台下风间笑粉丝们一阵羡慕。

    看着这么多明星来安慰自己,小胖子也不好意思起来,用周筱筱的纸巾擦完泪水又破涕为笑。女主持人看着他哭红的鼻头也觉得这孩子十分可爱,便多采访了两句。

    “其实你刚才表现的很好,开局就没有被这些职业选手定住过一次,可以说非常厉害了,能给我们下一轮玩家传授点你的经验吗?”

    “我……我在公会里打战场赛的时候,一直……都是活到最后的。因,因为我知道只有活着才有机会赢,所以从来不直接打,开了就只躲技能。”小胖子啜泣地说着,却赢得旁边佟年频频点头。

    “不错啊小子,很有战术头脑,将来是个潜力选手。”佟年笑着说。

    “可是……我还是输了……”小胖子连佟年看都不敢看,生怕被责怪。

    “没事,游戏本来就是娱乐,玩的开心就好。而且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身为队长的我没保护好你,要怪的话,第一个也该怪我才对。”佟年温柔地摸了摸小胖子的头,又朝台下似有似无地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