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 >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 正文 第1421章 天子之怒
    <co>

    “白谷,怎么,你们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朕?”

    朱杰眼睛盯向了孙传庭。

    孙传庭跪倒在地,涩声道:“皇,臣等无能,竟然被西洋人给摆了一道,一年多前,签订协议之时,西洋提出来大明需要允许他们向西洋开放福寿膏销售,臣等以为既然是药,没有什么需要禁止的,所以,所以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朱杰感觉脑袋被炸雷劈了一般!

    流毒万里,流毒万里啊,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两个臣子,竟然在福建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福寿膏啊,后世戒除福寿膏、毒品,那是废了多大的力气?近两百年的福寿膏贸易,将整个国给彻底掏空了,国流失的白银只怕万万两啊!不仅是财富,还有肉体跟精神,完全给摧毁了!

    “白谷,你们、你们糊涂啊!”

    朱杰顿足捶胸,又气又急,“你们说说,一年多时间里,到底有多少福寿膏流入大明!”

    孙传庭涩声道:“启奏皇,这件事情,臣等委实没有在意,以为仅仅是点药材,大明也需要不了多少,是以一直没有统计,相海关那边应该有准确的数字!”

    “握草!”

    一旁的秦牧风突然发癫了,一脚将舒信琛给踹了一个跟头,怒吼道:“王八蛋,你害了自己不要紧,差点连皇都给害了啊,你个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

    舒信琛已经窘迫到了极点,陡然间,将腰间的佩剑拽了出来,向着自己脖子抹去!

    还活着干什么?自己现在是毒已深,差点连孙督师跟皇都给害了啊,害人害己,自己都没有脸活着了!

    砰!

    一旁的查栓手疾眼快,飞起一脚,将舒信琛手的长剑踢飞,一把将舒信琛抱住,急声道:“信琛大哥,别啊,别想不开啊,牧风,你们特么的疯了了吗?不知者不罪,信琛大哥不是不知道吗?何况皇与孙督师也平安无事,你要将大哥逼死吗?”

    “嘿!”

    秦牧风狠狠的一跺脚,恨铁不成钢的怒视着舒信琛,不是秦牧风翻脸无情,而是舒信琛这事情办得太糊涂了啊,西洋鬼子哪里有什么好东西,你那么轻信他人?

    “好了!别闹了!”

    朱杰喝道,“白谷,停止饮宴,立即召福建布政使蓝天葵、福建海关税务司郎齐海来见朕!信琛,不要怪朕无情,传旨,革去舒信琛本兼各职,立即回返京城,禁足一年,命太医院为舒信琛戒烟,一年时间,信琛,如果戒掉福寿膏,你还可以官复原职,戒不掉福寿膏烟,你准备解甲归田吧!”

    舒信琛连连叩头,悔恨不已,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秦牧风与查栓都惊呆了,革去本兼各职,除了爵位,全部都给撸了啊……

    “皇,皇开恩啊……”

    两个人连忙跪了下来,为舒信琛求情。

    “混账!”

    朱杰喝道,“你们懂个屁!朕这是在救他,如果福寿膏烟在大明流传开来,那将是大明的灭顶之灾,他舒信琛是千古罪人,那是要被钉在耻辱柱子的!朕都要留下一世的骂名!哪怕是再大的功绩都洗刷不掉!朕意已决,你们给朕滚一边去!”

    一旁的孙传庭脸色苍白,神情惶急,他从来没有见过皇这般神情,哪怕是满洲入侵原,也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天啊,我们这是给皇,给大明捅了过大的篓子……

    “白谷,此事你也罪责难逃,念你不知情,朕委任你为福建巡抚,权知东南各省军政事务!戴罪立功!”

    孙传庭连忙叩首道:“皇,臣诚惶诚恐,臣诚惶诚恐,请皇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不必了!朕是让你戴罪立功!秦牧风,天雄军的事务,暂时放一放,暂时掌握福州镇军兵,从今日起,调动三军,严查福寿膏烟……”

    舒信琛涩声道:“皇,臣该死啊,现在只怕福州镇军,也有人在吸食福寿膏啊……”

    “你!”

    朱杰恶狠狠的瞪着舒信琛,怒吼道:“滚,你给朕滚出去!”

    事情严重了,朱杰心头涌起一阵阵不妙,连福州镇之都有人吸食福寿膏烟,那谁知道其他军镇之有没有吸食的?果然是害人不浅啊!

    “牧风,立即传朕的旨意,明日辰时,福州镇各部集结,在福州镇各部之严查吸食福寿膏者,但凡吸食福寿膏者,不论将领军士,全部逐出军籍,集戒烟,不戒掉福寿膏,不许放他们出来!”

    “是,皇!”

    秦牧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皇动了雷霆之怒,事情大条了啊,又要战了,而且是一场大战!秦牧风跟随皇日久,对于皇的脾性了解的一清二楚,此事只怕要闹得天翻地覆了,福寿膏之祸,绝对是动摇大明根基的祸事,不然的话,皇不会连同孙传庭一同贬斥了,这可是皇最尊重信靠的臣子了!

    朱杰在巡抚衙门一句话不说,来回的踱着步子,等待着海关官员的到来,福建布政使与海关税务司郎都还在福州,一时三刻到不了,现在只能拿泉州海关的人问个清楚了。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泉州府知府林海忠带着泉州海关大使窦天英带着案来到了巡抚衙门。

    “臣泉州海关大使窦天英参见皇!”

    朱杰摆摆手,喝道:“起来吧!朕问你,一年以来,从泉州流入大明的福寿膏一共有多少!”

    窦天英连忙答道:“启奏万岁,从泉州流入大明的福寿膏,尽皆记录在册,一共一千六百五十四箱,每箱售价大约在四百两到七百两白银价格之间,总价近百万两白银,海关严格收税,共收取税收十多万两……”

    砰!

    朱杰怒不可遏,一脚将窦天英踢了一个筋斗,怒吼道:“混蛋!仅仅十多万两白银,十多万两白银,让大明险些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们渎职,渎职啊!朕杀了你们!”

    “皇,皇饶命啊……”

    窦天英不过是一个从六品的大使,眼见得皇怒发冲冠,吓得魂飞天外,不断地磕头!

    “皇,皇息怒啊,现在查办此事要紧!”

    孙传庭连忙说道。

    一旁的林海忠眨眨眼睛,还没有明白过来什么事情,今日的视察,他也没有跟着,饮宴,他的级别也不够,是以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您说福寿膏?您需要福寿膏?臣家里还有好的福寿膏,这命人给您取去……”</co>

    搜索:九九九文学阅读最新章节-绿色无广告-快速稳定-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