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妙医鸿途 正文 第1490章 又遇世界难题
    苏韬刚下飞机,接到丁铛的电话,她组织了一群粉丝在机场出站口迎接自己。

    丁铛知道苏韬的性格,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所以掐准时间,等飞机落地再汇报,苏韬就算是拒绝,那也来不及了。

    苏韬和姬湘君捡了行李箱,刚走出出站口,一群人就朝苏韬涌了过来,丁铛还算计划缜密,还安排了几名身高马大的安保人员,将苏韬围在中间,不让粉丝过于激动靠近。苏韬朝粉丝微笑挥手,频频点头致意,入眼处全部都是年轻的少男少女,他们口中疯狂地喊着自己的名字,说不心血澎湃,那实在是有点假。

    丁铛走在苏韬的身边,见老板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心情自然非常愉悦,让她非常自豪的是,今天到场的所有粉丝都是自愿报名前来,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铁粉,跟那些招募水军、打肿脸充胖子的二流艺人有着巨大差距,自己的老板人气这么高,她这个当手下的不仅有面子,也有干劲。

    “老大,今天的排场还满意吗?”丁铛凑到苏韬的耳边,低声说道。

    这架势有点在邀功啊。

    苏韬脸上挤着笑容,语气却是有点不高兴,“能不能让我低调点回国,搞得我压力好大呀。”

    丁铛得意道:“既然你决定要进入娱乐圈,那就得随时随地保持足够的人气,这样你的身价才不会往下跌。最近你在伦敦逗留这么长时间,没有频繁地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公众是最好煽动的群体,也是最没良心的群体,如果你不制造话题,不运营人气,早晚会被娱乐圈忘记,成为一名过气演员。过气演员你知道有多惨吗?比退休的干部还要可怜,不仅无人问津,而且饱受冷眼。”

    “今天不见,我发现你口才了得,嘴巴跟放鞭炮似的,是专门训练过了吗?”苏韬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点说不过丁铛,这实在匪夷所思,论嘴炮自己可还从来没有服过谁。

    丁铛微微一怔,盯着苏韬认真地看了一眼,双手交叠,朝苏韬隐蔽的拱了拱手,佩服道:“老大,你这双眼睛还真是火眼晶晶,我前不久为了充电,报了个锻炼口才的培训班,没想到这也被你看出来了。实话实说,我觉得口才班没啥价值,都准备退学费了。但被你这么一鼓励,顿时感觉打了级学一般,明天还得继续去上课,然后跟培训班老师切磋切磋。”

    “嗯,保持热情,多上几节课,你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然后,你可以转行,辞职自己去办个培训班,绝对赚大钱。”苏韬鼓励道。

    “咦,不对啊。”丁铛反应极快,回味过来,“老大,你这是要炒我鱿鱼的意思啊,那可不成。去培训班当老师,哪有给你打工来得快乐,不仅可以赚很多的钱,而且特别有成就感。”

    “……”苏韬突然沉默下来,他发现自己真的说不过丁铛。

    自己说一句,这小姐姐至少能回自己十句。

    只能说自己以前还不够了解丁铛,原本只是觉得她性格挺活泼,没想到是个地地道道的话痨。

    估摸着也是跟自己关系近了的缘故。绝大多数人在陌生人面前都很矜持,但在熟悉的朋友面前,巧舌如簧,滔滔不绝,辩才无双。

    苏韬正琢磨着跟丁铛这个磨人小妖精,来一场唇枪舌剑,正是较量一番口才,突然不远处人群发生喧闹之声,他皱了皱眉,停下前进的脚步,沉声问道:“怎么了?”

    苏韬身材高挑,可以越过人群看到更远的地方,却见一名女子痛哭流涕,嘴里激动地喊着什么,因为聚在身边的人太多,声音嘈杂,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丁铛朝一个安保人员勾了勾手指头,然后凑过去叮嘱几句。

    那安保人员得到指示之后,分开人群,朝喧闹的地方走过去。片刻功夫之后,安保人员将那名哭泣的女子带到苏韬的面前,女子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地说道:“苏神医,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她今年才十九岁,正处于豆蔻年华,我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她的命。”

    苏韬面色变得凝重,转脸望向丁铛,丁铛面色一红,心虚地避开苏韬的眼光,这个小动出卖了她,这确实是她的安排,除了这名妇女之外,从人群中还冲出几名拿长筒镜头相机记者,闪光灯闪烁,刺得苏韬一阵炫目。

    未经彩排的剧本,需要考验一个人的临场反应,幸好苏韬是一个天生的演员,尽管对丁铛突然袭击不满,但他很快恢复镇定,一方面揣测剧本接下来怎么走,一方面思考现在如何处理最为妥当。

    “这位大姐,你不要激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慢慢说,我慢慢听,如果我能帮您,自然义不容辞,如果帮不了您,你也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让更多的人关注你的困难。”苏韬仔细观察这个女人,她的情绪并非假,而是真情表露,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苏神医,我女儿得了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您曾经治好过一名得了白血病的小女孩,所以肯定也有办法治好我的女儿。我求你了,你一定要答应我。”女子一边说着,一边给苏韬磕头,头部与地板重重地撞击,发出砰砰的响声,让在场所有人心脏都在激烈的抽搐。

    苏韬暗叹了口气,虽然是丁铛安排的情节,但估计这女子所言非虚。他转身盯着丁铛看了许久,丁铛慌乱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讨好的表情。

    苏韬之所以责怪丁铛,倒不是他给自己找麻烦,而是找了个难题、死题。他曾经在江淮医院为一名白血病小女孩用中医调理的办法,使她的身体症状恢复健康。至于那小女孩的名字,苏韬也还记得,叫做潇潇。

    苏韬双膝及地,将女子参扶起来,他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敬佩女子的勇气,和对女儿的母爱。现场这么多人,女子愿意放弃尊严,恳求自己,就是再硬的心脏,也忍不住融化了。

    “大姐,请起身。”苏韬将女子扶起来,“白血病是世界性难题,我侥幸帮助一名病人缓解了症状,但并代表我能够治好每个白血病患者。”

    女子听苏韬这么一说,身体顿时瘫软下来,绝望地说道:“如果您治不好我女儿,那么她真的没救了。她还很年轻……”

    虽然女子的情绪激动,言辞歇斯底里,但苏韬有点也不讨厌,反而无比的同情,人只有走到绝境,无路可走,才会彻底地崩溃。

    苏韬连忙安慰道:“虽然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治好你的女儿,但她的病我管了,请她明天转入三味堂燕京分店,我会帮她缓解病痛。”

    “真的吗?您管了?”女子瞪大眼睛,露出惊喜交加之色。

    “你没听错,我管了。”苏韬微笑道,“我亲自给她诊治。”

    “太感谢您了。”女子紧紧地握住苏韬的手,连声道谢,“如果您愿意给她治,她就一定能好。”

    苏韬暗叹了口气,这名女子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本领,虽然自己挑战了那么多医学难题,创造很多奇迹,但他毕竟是一个人,而不是神明。

    能治好潇潇,有太多偶然因素,所以他没有把握保证奇迹会出现在另一个患者的身上。

    遇事不怕事,这是苏韬的准则。苏韬虽然没法面面俱到,治好天下所有的病人,但他尽量做到,只要自己遇见的病人,都竭尽全力去医治。

    苏韬转过身,与丁铛吩咐道:“你安排一下这位大姐,如果有什么怠慢她的地方,我拿你是问。”

    “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丁铛面不改色地朝苏韬笑了笑,对自己这个老板越来越了解,虽然他很多时候会表现出狡猾奸诈的一面,但面对中医的职业,永远保持着一颗赤诚之心。

    丁铛叮嘱一名自己的下属,将女子带走,化解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虽然苏韬瞧出了丁铛的小心思,但其他粉丝却没有意识到这是丁铛故意安排的剧情,对苏韬的善举,自然钦佩不已。

    至于那些记者得到了劲爆的素材,还拿了丁铛私下偷偷塞的车马费,心满意足地回去赶稿子了。

    坐上保姆车,丁铛见苏韬面色生寒,低声问道:“老大,你不会生气了吧?刚才的事情,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不用解释。”苏韬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知道那名女子,她所说的情况肯定不假,你是为了给我增加人气,所以故意策划了这起事件。”

    丁铛松了口气,道:“没错,我也是慎重考虑过的,如果是请个演员,即使演技再高,肯定会有破绽。而且,这女人挺可怜的,我也是真心想要帮助她。”

    苏韬摇头苦笑,见丁铛眼中流露出怜悯之色,瞧出她也是发自内心的善意,轻声感慨道:“你也不要自责了,我现在愁的不是你没事给我找事,而是怎么治好病人的病,真正帮到那个大姐。”

    丁铛挑了挑眉,淡淡道:“我很有信心,天底下没有你治不好的病。”

    苏韬盯着丁铛愕然半晌,这么斩钉截铁、毫无根据、盲目崇拜的论断,自己还真不好评价。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需要冷静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