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曹魏 > 曹魏 正文 第一章 大傩!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春水迎来了夏雨,秋风吹落夏雨,而冬日的寒雪,却是将秋的寂寥吹散,只留下冬日的酷寒。

    邺城之中,虽然门外有着大雪漫天,但是家家户户都没有在房间之中,反而是出到了门外。

    腊月初八。

    大傩!

    大傩是秦汉时期最为隆重的节日之一。

    民间击鼓驱除疫鬼,称为“逐除“。宫禁之中,则集童子百余人为伥子,以中黄门装扮方相及十二兽,张大声势以驱除之,称为“大傩“。又称“逐疫“。

    《汉旧仪》中有言:“颛顼氏有三子,生而亡去为疫鬼。一居江水,是为虐鬼;一居若水,是为罔两域鬼;一居人宫室区隅,善惊人小儿。“

    “方相帅百隶及童子,以桃弧、棘矢、土鼓,鼓且射之,以赤丸、五谷播酒之。“

    而所谓的方相,就是驱疫辟邪之神。

    而在民间,也就是在邺城外城中,时不时的就能传来小孩嬉闹的声音。

    一个身形肥硕的大男孩,身上披着熊皮,脸上戴着黄金四目的方相面具,此刻正在张牙舞爪着,而在他面前,则是几个身上披着各种古怪装饰的孩童。

    那几个孩童有的披着像牛一般,一身长着坚硬的刺猬毛的外衣,他装扮的是大傩十二兽中的穷奇。

    穷奇,像牛,一身长着坚硬的刺猬毛,其声如狗,吃人。又说像虎,长长的尾巴,爪如钩,手如锯。它专吃正直忠良的人,却细心侍候奸邪恶劣的人,是一个奇得不能再奇的“穷奇”。穷奇与腾根一起,能吃流传最广的鬼疫蛊。

    而还有的孩童,扮演着强梁。

    强梁,又叫疆良,虎首人身,四蹄长肘,能衔蛇操蛇的神。强梁与祖明一起共同吃磔死、寄生两类鬼疫。

    甚至还有的孩童扮演着伯奇鸟那样的大傩十二兽。

    他们几个啊啊啊的叫着,却是不见大傩十二兽的恐怖,反而是有些可爱。

    肥硕方相一人与好几个“大傩十二兽”纠缠在一起,要是换在传说,他几下就可以把大傩十二兽压在地上打,结果现在人多力量大,自己为方相正神,居然被这大傩十二兽压在地上打。

    简直岂有此理!

    肥硕方相想要大展神威,不想却被“大傩十二兽”压得死死得。

    “不玩了,你们都不让我,方相正神出马,你们应该屁滚尿流,撅起屁股给我打的,现在却一起打我,不玩了不玩了。”

    这肥肥的方相不说话还好,这话说完了之后,马上脸上被人踩了几脚。

    “方相”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踩自己的怪兽。

    哼!

    是穷奇!

    好小子,要是伯奇鸟踩我就算了,小花妹妹就算是踩我我也愿意。

    但你这个泥猴子,踩我,我就要踩回去!

    肥硕方相当即报仇。

    这样的玩耍,在邺城中亦是随处可见。

    而于此同时,魏王宫中,大成殿前的一处空台前,有许多人围着一个巨大的火堆狂舞着。

    曹冲站在曹操身侧,他眼睛被火光照得有些不舒服,所以一直睁闭着眼睛,但是他得身体却还是十分的挺拔,没有丝毫弯曲。

    大傩是一个节日,在古代比较封建的时代里面,大傩其实意味不仅仅是驱邪,还有辞旧迎新的意味。

    这大傩的节日不是曹冲第一次过了,但是像今日一般隆重的,倒真的是第一次过。

    在他眼前,有连绵一片的人,这些人大多是十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的年纪,而且他们的身份还不是一般的优伶。

    他们是达官贵人之后,黄门子弟。

    百二十个黄门子弟为伥子。手上拿着赤帻皂制,执大鼗。

    而在人群中,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他是方相氏的扮演者。

    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执戈以恶鬼于禁中.....

    这些黄门子弟与方相氏方相氏与十二兽舞。

    当然,在曹冲眼中看来,就是一群人围着火在尬舞,口中呼号着曹冲听不懂的话,手上的乐器所发出来的声音就不是曹冲能够享受的。

    但是让曹冲惊奇的是,大成殿外围看的贵人以及贵人子弟们脸上都是有着欢呼的。

    或许在娱乐贫瘠的时代,这个舞蹈确实惊世骇俗,或者是里面有他们的朋友孩儿在大舞着,所以他们才欢呼出声,为其喝彩。

    总之,为见过世面的曹冲,他脸上是古井无波的。

    很是淡然。

    心中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还感觉到有些好笑。

    大傩舞周遍前后省三过,方相氏手持炬火,送疫出端门;门外驺骑传炬出宫,司马阙门门外五营骑士传火弃洛水中。

    如此经过了一系列繁杂的过程,大傩的仪式才算过去,而驱鬼驱瘟疫的仪式过去了,今晚却还有着大宴。

    曹冲对着曹操行了一礼,说了一些恭维的话之后,马上向曹操请辞了。

    大傩是在晚上,现在离晚上还有大把时间,曹冲心中却是想着侯府中的事情。

    曹操也知道洛阳侯府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仅不责怪,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笑靥。

    “快去快去,不要让家人等急了。”

    曹冲赶忙再行了一礼,口中亦是说道:“谢父王。”

    礼节行过了之后,曹冲也匆匆而过,转瞬间就出了王宫,朝着侯府的方向急速而去了。

    曹操脸上带笑,头上的白发越发的晶莹,但是脸上的皱纹也是一日多过一日。

    曹操在曹丕的虚浮下,慢慢的走进大成殿。

    洛阳侯府中。

    曹冲焦急的赶回侯府,刚到内院,就听到了一声明亮的孩提啼哭声。

    这声音明亮极了,中气十足,听起来便是一个健康的婴孩。

    乡下可都是以孩子的啼哭声的大小判定婴儿是否能够长大成人的。

    若是啼哭声太小,中气不足,很多人家都是不敢养的。

    古代因为医疗水平,卫生水平不够,所以生小孩是有巨大风险的,一不小心,来个一尸两命都是平平常常的。

    寻常人家,一般都生个五六个小孩,但是最后能长大成人的,基本只有两三个,甚至只有一个。

    在古代,婴儿的折损率实在是太高了。

    这也是曹冲如此忐忑的原因。

    对这个时代的接生水平,曹冲实在是不敢报太大的希望,但是曹冲上辈子可不是学医的,因此即使想要改变现在的医疗水平,亦是无从下手。

    婴儿的啼哭声传出来,曹冲连忙冲过去。

    辛宪英看到曹冲过来,连忙把婴儿递到曹冲手上。

    这婴儿身上的皮肤皱巴巴的,小小个的,就像刚出生的小奶狗一般,眼睛都还没睁开。

    曹冲用手逗了逗这小家伙,却发现小家伙理都不理他,但小家伙虽然不理曹冲,但是曹冲却是格外欢乐。

    而旁边接生的接生婆看到曹冲出来,连忙恭喜的一般说道:“恭喜老爷喜得小主,以小主的容貌来看,日后绝对是一个大美人。”

    额?

    曹冲看着怀中皱巴巴的小家伙,发现自己忽视了她的性别。

    原来没带把啊!

    至于这接生婆的意思,自然是要讨赏钱的了,辛宪英几下就把她打发走了。

    接生婆欢天喜地的走了之后,曹冲看着怀中的婴孩,心里感叹着,但心中却是没有失望,反倒是有些轻松。

    若是个男孩,这后院就有得受了。

    还好是女孩。

    女孩在这个时代虽然不如男孩一般受到待见,但是曹冲是二十一世纪的灵魂,自然不会有重男轻女这种思想。

    女孩....

    多好啊!

    自己的小棉袄,说不定还是我曹冲上辈子的情人呢!

    曹冲不予余力的哄着怀中的小家伙,余光中却是看到了辛宪英周莹脸上的轻松。

    果然,所谓继承人的权柄之争,妇人们即使不说出口,想必心中还是会在意的。

    曹冲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看着满头大汗的冬儿,眼中也充满着怜爱。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