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斧子
    落日余晖下。

    别墅的白昼之光渐渐昏暗,灯光乍然而亮,陈希开完灯之后,来到茜茜身旁,捧着书籍背诵,纸笔纵横做题。

    似乎被陈希认真学习的态度所感染,茜茜小嘴啃着笔冒,蠕动嘀咕着,小手中的铅笔慢慢而动,勾勒出一道道字体的痕迹。

    陈慕则是坐在沙发上,瘫靠在靠背上,长腿搭在茶几上摇晃,翻阅着手机。

    新手机刚到手没多久,新鲜劲还没过呢。

    如此对待生活的态度与陈希和茜茜相比,就似一条咸鱼,但陈慕却乐在其中。

    牛笔的生活太累,咸鱼的轻松生活才是追求。

    况且,也没事可干啊!

    工的话,这是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不可操之过急,随缘就好。

    这是很佛系的理念,不争不抢,一切随缘地等待命运的到来。

    学习的话,对现在的陈慕来讲没有用啊!

    前世学习了那么多年,还有丰富的职场经验,学习这门东西对陈慕来说就像大海里面加水一般,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在系统那里混迹点人气值了。

    对了。

    陈慕忽然想起来系统了。

    “系统,系统。”陈慕在脑海中呼唤。

    “寄主,系统在。”

    蓝色的电光在陈慕脑海里一逝,系统温和的声音自脑海中传出。

    “嗯,你觉得我最近硬不硬气。”陈慕咳嗽一声,若有所指的说道。

    系统顿时沉默了,陈慕心中想的能够骗得了其他人,唯独骗不了能知晓陈慕想法的系统。

    见系统不出声,陈慕刻意加强了某些指引,说道:“比如说之前在寒国,哎,那录制,我的回绝霸不霸气,一句无聊气死多少寒国一线明星,在那之前的事就不提了,你觉得今天阴佑赫这事,我这咋样。”

    系统温和的声音掺杂着一丝勉强,说道:“寄主,你...真厉害......”

    系统说完无声了,沉默。

    “完了?”

    陈慕眨了眨眼睛,诱导性的说道:“你不认为,嗯,有什么东西忘了么?”

    “没有。”系统一口确凿。

    陈慕皱眉,说道:“这不对吧,我这么厉害的操,你都没给我颁布个任务或者奖励什么的,系统,你这就很过分了啊!”

    陈慕脑海中的蓝色科技之系统运行出现了一瞬间的卡顿,旋即幽幽的声音响起:“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自己做的事,自己办成的交易,自己找的人,跟系统有个毛线关系,你还找系统要东西。

    不要脸啊,不要脸。

    “系统,你怎么说话呢。”

    陈慕恼羞成怒,横着脖子说道:“你这个人,呸,不对,系统,你太太太没有礼貌了,你的良知呢?太丢系统一族的脸了。”

    “系统计算,形成比例,系统负面运行程序来源于寄主,寄主负面思想来源于己身,根据因果计算程序,寄主是罪恶的源头。”系统迫不得已,运行程序计算,最终说道。

    陈慕发呆,娘儿呦喂,系统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靠......

    “你就说,我这么厉害,办成这么大事,有没有奖励吧!”

    陈慕恬不知耻的直接问道。

    “没有。”系统更直接。

    “你好好说话。”陈慕拳头指着自己的脑袋,威胁道。

    系统沉默,似乎在考虑怎么说话。

    半晌之后,系统很费解的说道:“寄主,你是智障么?”

    威胁人拿自己的性命威胁,陈慕好像打破了系统的常规认知。

    也不对,在常规认知之外有个智障群体,很适合陈慕。

    “你特么才是智障。”

    陈慕脸燥得通红,尴尬的放下手,说道:“我头有点痒痒。”

    “哦,那寄主需要锤子么?人气值很便宜,一百人气值一把巨斧,质量保证。”系统在陈慕脑海里发布出一个全方面的3d视角巨斧,下面标注的人气值是一百。

    陈慕微微一怔,笑着问道:“能便宜点么?”

    系统沉默了一下,觉得陈慕的智商归于智障有情可原,巨斧一百的人气值咔嚓变成八十人气值,温和说道:“可以,给你打个八折。”

    陈慕眼睛一瞪,笑着说道:“真是谢谢你啊,可是......你能告诉我,我特么说头皮痒痒,你要卖我斧子是怎么一回事么?”

    陈慕语气突然变得愤怒起来,特么的,这件事理解不了,也原谅不了。

    老子头皮痒痒,你给我斧子,这是挠痒痒,还是要将之切开,当脑袋是西瓜么?

    系统的话证实了陈慕的想法。

    “你的拳头锤不开你的头,斧子能,质量保证。”

    陈慕嘴角扯动,强忍着恼火的心情,说道:“后面是不是还有一句童叟无欺,系统,你说说什么时候干的推销,真的够专业,我给你点个赞。”

    系统答非所问,说道:“寄主,你还需要兑换么?”

    陈慕沉默一下,咬牙说道:“兑,当然兑。”

    便宜二十人气值不是便宜啊,怎么说这也是二十个人的贡献呢,买了。

    而且,这斧子看样子还真挺锋利的。

    难得系统有这么便宜的东西。

    “兑换成功。”

    系统淡淡说道。

    与此同时,陈慕放在沙发的手边出现一把银色的巨斧,锋刃流露着锐芒。

    “寄主,需要裹尸布么?”

    陈慕脑海中又是出现一个沾满血液的裹尸布,边缘勾勒着花纹,银丝边,血腥可怖。

    系统介绍道:“尸帝裹尸布,东方古老历史的岁月中,一位埋藏在未知岁月的古帝在无数岁月之后裹着这一裹尸布重新出现世间,踏入仙途,已证果位,奉为尸帝,在飞升之际,留下这一裹尸布,内涵蕴意,长生道义。”

    “系统,你什么意思。”陈慕脸色发黑。

    “寄主死后,或许可以凭借这一裹尸布于无尽岁月之后重新复活,成为下一尸帝,成道飞升。”系统温和的声音,回答道。

    “我问的是这意思么?”陈慕声音放大,激动愤怒。

    还无尽岁月之后复活成帝,还特么飞升,你当老子是纯洁小青年,说说老子就自杀了?

    等这个不知真假的裹尸布让老子复活?

    我呸。

    “赶紧略过这个事。”

    陈慕有点慌,这个系统怎么感觉真的想让自己死一样呢?

    太鸡儿可怕了。

    “系统,我就问你,有奖励没有。”陈慕再度问道。

    “没有。”

    系统说道:“若是寄主凭借自身能力让阴佑赫登不了超一线,于华夏境内封杀阴佑赫,系统自然会发布任务。”

    “可,寄主在这件事情当中充当的是一个受益者的身份,帮助寄主的人付出远远高于寄主,所以,这件事并无奖励和任务发布。”

    “帮助我的人?”

    陈慕一怔,想道:“指的是安嘉慧么?”

    仔细一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安嘉慧要阴佑赫上不了超一线,甚至提供将阴佑赫于华夏境内封杀的资料,陈慕做的不过是联系韩新月罢了。

    他充当的好像只是这件事的中间人,虽然不可或缺。

    “麻蛋,没事了。”

    陈慕气的够呛,同时也怂了,心累。

    在这个貌似想要让自己挂掉的系统这里,陈慕貌似刚不过。

    貌似,是给自己找出来的理由。

    “哥,你拿斧子干嘛?”

    学习中途口渴的陈希顺带着给陈慕端了一杯水,看着陈慕手中的斧子,惊讶的问道。

    陈慕懵比了,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它挺好玩的?”

    斧子?好玩?

    陈希揪了揪头发,发现自己学过的东西根本解释不了斧子好玩的话,这话普遍没有正常人说过吧。

    “不过,我怎么没见过这把斧子,好大啊!”

    陈希比较惊讶,说道。

    “嗯,刚才在别墅里无意之间发现的,就好奇的看了看。”

    陈慕尴尬的解释,说道。

    “大嫂买的么?”

    陈希挠头,端着水杯回去了,说道:“哥,我回去学习了。”

    “嗯,去吧!”

    正在此时,门外有响声。

    陈慕、陈希循声望去。

    别墅门口,安欣打开房门,拎着白色条纹的包包走了进来。

    白色的ol工装,金黄色的卷发,银色的高跟鞋。

    “妈妈!”

    听见声音的茜茜放下铅笔,颠着小步伐,一路小跑到安欣身边,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安欣。

    “茜茜,乖女儿,有没有听话啊!”安欣温柔一笑,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抱起茜茜,说道。

    “当然有,爸爸和姑姑的话,茜茜都有听。”

    茜茜骄傲的说道,同时也没忘记将自己刚刚完成的字帖交给安欣,期待的糯糯说道:“妈妈,这是茜茜写的字。”

    安欣抱着茜茜,看着田字格上的字,惊讶说道:“茜茜写的真好看,妈妈亲一下。”

    安欣娇唇落在茜茜粉嫩的小脸上。

    “嘻嘻。”

    茜茜羞羞的趴在安欣的怀里。

    “小希。”安欣叫了一声陈希。

    陈希笑着说道:“大嫂,今天工累么?”

    陈希贴心的去准备消除疲劳的按摩椅等设备。

    “别忙了,小希。”

    安欣叫住了陈希,对沙发上看着自己的陈慕说道:“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我工的事大家都清楚。”

    陈慕摊了摊手,佛系陈慕,与世无争,一切随缘。

    工不来找我,我不找工。

    “对了,朝哥让我告诉你,广告的剪辑他那边已经快要完成了,过几天他发给你,凭借之前的小样就可以正式公布广告了。”陈慕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说道。

    忙碌了这么久,广告的所有事情也都忙完了,剩下的就是剪辑那边的微末小事了。

    “好,我知道了。”

    安欣用心记下,准备明天全方面打通各方面广告渠道,为宣传做准备。

    “我有个意见你要不要听一下。”陈慕犹豫了一下,说道。

    安欣怔了一下,抱着茜茜停在门口,说道:“好,你说。”

    茜茜不愿意了,扭头看着陈慕,说道:“爸爸,你等妈妈坐下来之后再说好不好。”

    陈慕失笑,点头说道:“好,是爸爸忘了,爸爸向茜茜道歉。”

    安欣心中一暖,亲了茜茜一口,脱下高跟鞋,换上家居拖鞋,坐在陈慕身边,说道:“你说,我听着。”

    “是这样。”

    陈慕捋顺了一下语言,说道:“安华集团开展新业务的事情很大,而且一次性开展如此多的新业务,即使公司不多做宣传,新闻媒体也不会忽略这么大的公司新闻,媒体有部分趁此增大人气,有的媒体则等待你们打通关系找他们,毕竟产品和名气需要曝光率。”

    “但我个人认为,广告打的不要太多,因为现在的电视、软件穿插广告,让人很不喜欢,多次同一广告,容易引起视觉疲劳,即使有明星代言也一样。”

    “所以,我提的意见是,你先将广告发布于全方面渠道一天,一天时间三次,上午、下午、晚上这三个时间段,这样能让人知道安华集团开阔新的业务,名气出来,也不会引起人的视觉疲劳,让人新生抵触。

    这相当于一个预防针,这个广告只是让外界有个心理准备。

    第二天,广告登上人流密集的商业街和商场大荧幕,高雅,让产品有一种让人放心的感官。

    这样的大荧幕连续登录三天,会让人产生一种信任依赖。

    然后,产品官方的态度一定要好,给顾客感受要舒适。”

    “之后,就没什么了。”

    安欣认真听完,没有出声打断,在陈慕说完之后,安欣说道:“你跟我想的差不多。”

    “是么?”

    陈慕一笑,说道:“那就好。”

    “爸爸,妈妈。”

    茜茜坐在两人身边,两只小手拽着两人的手,说道:“在家别说工的事了。”

    “好!”陈慕和安欣都笑了。

    安欣问道:“你们晚上吃饭了么?”

    “没呢!”

    陈慕摇头,说道:“妹妹和茜茜都说等你回来。”

    “那茜茜饿坏了吧!”

    安欣吓了一跳儿,揉了揉茜茜的小肚子,嗔道:“茜茜的肚子都瘪了。”

    “我回来之前让梦雨买了点菜,就放在门外。”

    安欣说道:“我们是自己做着吃还是出去吃。”

    “别了,太麻烦了。”

    陈慕苦笑,说道:“附近人太多,找个能不被人发现的地方吃饭太难,去远了还不如在家吃。”

    南岸京都得别墅区山下是属于商业圈,每天不论白天夜晚,人都很多。

    上几次他们就出去吃过,签名照签的陈慕手软,耽误了不少时间。

    所以,戴伪装也是被逼无奈啊!

    陈希说道:“那我去做饭吧。”

    在饭店里打过工,陈希的手艺很不错,味道非常正宗。

    在家吃饭的时候,几乎是陈希主厨,陈慕偶尔下厨,安欣偶尔下厨,茜茜张开嘴等着吃。

    “我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

    安欣见陈希去拿菜,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

    “等一下。”

    陈慕弯身从桌底下拿出一个白色的购物袋,递给安欣,说道:“今天去商场时,看见这衣服还挺漂亮的,挺适合你的。”

    “我的?”

    安欣微微一怔,伸手接过,诧异的看了陈慕一眼之后,将之打开,看着香奈儿的品牌,和那标识,再度一愣。

    “elegant woman,优雅女人。”

    安欣放在购物袋里,说道:“这在今天才刚到国内吧。”

    陈慕淡定的点头,说道:“嗯,听店员说了,挺巧的。”

    “谢谢!”

    安欣收下了,说道:“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陈慕低头玩手机。

    安欣嘴唇抿了抿,最终无声一叹,拎着购物袋走向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