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法家高徒 > 法家高徒 正文 第一千五十章 储位之争
    ”大人!“

    ”这些是朝堂上的消息!“

    一身黑衣的萧何,将厚厚的密信放在司徒刑面前,声音肃穆的说道。

    司徒刑虽然人在北地,但是从未放松对朝堂上情报的搜集,他更是派人给朝中权贵送去很多珍惜之物,年年打点。

    他的付出也没有白费!

    朝中一有什么大事发生,司徒刑总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并且做出最恰当的判断。

    ”朝堂之上,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司徒刑停下手上的毛笔,吹干纸张上的墨渍,有些好奇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乾帝盘前几日突然绕开中书省,门下省,以及东宫,给正在就番路上的诚郡王下了一道中旨!“

    ”命令诚郡王火速返回神都,陪在身边日夜服侍!“

    见司徒刑表情十分轻松,萧何不由笑着说道。

    ”还有这种事情?“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人王推翻了以前的圣旨!”

    听着萧何的话,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有些好奇的问道。

    “诚郡王路过交趾驿站的时候,驿站的落儿对他百般怠慢。诚郡王悲戚落泪。。。生恐担心后世子孙更加的不堪!”

    “乾帝盘知道此事后,大为火光,一方面命令严惩驿站,另一方面将诚郡王火速召回神都!”

    “还有这种事情?”

    “诚郡王就算是失权势,那也是人王幼子,怎么会有这么不开眼的人?”

    见司徒刑满脸的狐疑,萧何不由笑着说道:

    ”谁说不是!“

    “现在神都之中也在到处议论此事!”

    “有人说,这是太子故意所为,就是为了给诚郡王几分难看!”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陛下大为火光,让太子在宗庙中跪了一个时辰。”

    “并且让人送去了兄友弟恭四个大字!”

    “据说当时太子的脸色好似锅底一般漆黑!”

    “太子感觉十分冤枉,不停的给人王上书。不过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是很大。。。。因为乾帝盘并没有收回中旨的打算。”

    “而且,诚郡王也已经在返回的途中。按照路程推算,恐怕用不了十日,诚郡王就会抵达神都!”

    “到了那时,神都又会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太子见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也就不再上书,现在整日闭门不出,好似思过。。。”

    “反倒是中书省对这事反应十分的激烈!”

    ”为了这件事,现在还和人王扯皮呢。。”

    “毕竟自大乾立国以来,这样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过。”

    “按照祖制,皇子成年后,都要到边疆戍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诚郡王才要到南国戍守。”

    “乾帝盘这一反常态的将诚郡王火速召回。“

    ”东宫里那位难免会多想。“

    ”而且这次乾帝盘绕开了中枢,让列位大臣也有颜面尽失之感。“

    ”所以,朝中为了此事,没少争执!“

    见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好奇之色,萧何不由笑着说道。

    “不仅是朝中的诸位大人,就连封疆大吏,也有不少人发声。。。”

    “有的人支持太子,也有的人支持郡王!”

    “各种奏折好似雪花一般落在中枢,好不热闹!”

    看着满脸戏谑,好似看热闹的萧何,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好笑。

    ”嗯!“

    ”这件事也是预料之中!“

    ”现在太子虽然监国,但是真正的大权,还在乾帝盘手中。只要乾帝盘不点头,就算太子同意,也没有办法。。。“

    ”也正是这个原因,乾帝盘和太子之间,难免发生矛盾!“

    ”乾帝盘这次抛开太子,中枢,直接召回诚郡王,将这种矛盾瞬间激化。。。“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眼睛中闪过智慧的光芒,笑着说道。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矛盾只会越来越重。到最后,必定会导致父子反目,兄弟阅墙,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并不少见。“

    ”嗯!“

    ”大人说的是!“

    ”在那张椅子面前,就算是父子也会反目!“

    萧何轻轻的点头,满脸认同的说道。

    ”属下看来,乾帝盘召回诚郡王,固然有他的需求,但是手段并不高明!“

    ”因为这样会让本来明朗化的大位之争,变得更加的破朔迷离起来!“

    ”也会让朝中的大臣,不知所措,日久,必定会产生事端。。。“

    ”呵呵!“

    听着萧何的分析,司徒刑嘴角不由的上翘,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咱们这位人王,实在是太看重手中的权利了!”

    “让太子监国,本是无奈之举。”

    “只是乾帝盘没有想到,咱们这位太子,早就羽翼丰满,以前的懦弱,以前的优柔寡断都是他的掩饰。”

    “经过一段时间的监国,太子有慢慢脱离掌控的迹象!”

    “让诚郡王回到神都,何尝不是一种制衡。”

    “因为只有局势不明朗,咱们这位人王,才能保住手中的权利!”

    “所以,神都的储位之争,又要燃烧起烽火!”

    ”原来如此!“

    ”原来,召回诚郡王,并非乾帝盘的冲动之举!“

    听着司徒邢的解释,萧何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有些震惊的说道。

    ”冲动?“

    ”咱们这位陛下,冷静果断,做事更是老辣,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激怒?“

    “你太小看我们那位陛下了!”

    看着有些不信的萧何,司徒刑不由的嘴角上翘,满脸嗤笑,有些讥讽的说道。

    “那大人!”

    “我等应该如何应对?”

    “毕竟已经有不少封疆大吏上书人王!”

    “大人身为北郡之主,多少总要有所表态?”

    萧何没想到司徒刑竟然如此评价乾帝盘,但是静下来心想想,司徒刑说的也不无道理。

    乾帝盘是一代雄主,年少就已经登基风风雨雨数十载,岂是那种轻易被激怒的人。

    “怎么应对?”

    听着萧何的问话,司徒刑眼睛不由闪烁起来,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

    “朝中局势晦涩不明,坐观其变才是上策!”

    “而且,我等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为某个皇子摇旗呐喊,而是南巡!”

    “南寻!”

    听到司徒刑之言,萧何的脸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南巡,是知北县最大的动,也至关重要,绝对不能有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