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替天行盗 > 替天行盗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回到黄埔】(下)
    罗猎这次归来并没有去叶青虹为他安排的住处去住,而是留在了小教堂,张长弓也在这里,回来的这段时间,张长弓抽空将小教堂内破损的门窗家具修整了一番。

    罗猎走入小教堂,看到张长弓正点了蜡烛放在祈愿台上,表情还非常的虔诚,罗猎不禁笑了起来:“张大哥,您好像不信耶稣啊?”

    张长弓也笑了:“图个吉利,既然来到这里,总得拜上一拜。”其实他一直心中不安,担心自己会变成怪物。此前出海因为时时刻刻都在危机中度过,他根本没时间去想,现在回到黄浦突然松弛了下来,他就禁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罗猎道:“是不是求耶稣保佑你保持现在的样子?”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当真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老友面前他自然也没必要隐瞒,充满忧虑道:“安藤先生给我注射了药物,我担心会变成他那个样子。”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会!”

    张长弓以为他只是安慰自己,又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安慰我,如果有一天我当真变成了那个样子,我就回满洲的深山老林去,假如有人问起我,你就说我已经死了。”说到这里眼前却浮现出海明珠的身影,想起海明珠说过不日要来黄浦与自己相见,自己也答应了她,如果避而不见,岂不是不守承诺?

    罗猎道:“不是安慰你,安藤先生之所以变成那个样子是因为最初的化神激素并未研制成功,所以副用极大,他是第一个接受化神激素的实验者,也是这项研究的主创之一,在鸣鹿岛一个人生活的这些年,他利用手头的设施继续研究并提纯了化神激素,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激素注射后的副用,所以你无须担心。”

    其实罗猎所说的这番话有一半出自于他自己的杜撰,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张长弓陷入忧虑之中,在罗猎渐渐恢复的记忆中也找到了一些办法,他正在将之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罗猎相信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可以圆满地解决张长弓的问题,如果张长弓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么安藤井下乃至方克文都有可能在他的帮助下恢复原貌。

    张长弓道:“安藤先生要是在就好了。”

    罗猎点了点头,他也非常奇怪,自从前往黑堡,安藤井下就神秘消失了,甚至没有参加黑堡的战斗。

    张长弓道:“白云飞那边怎么说?”

    罗猎简单将刚才和白云飞见面的结果说了。

    张长弓道:“如此说来,那个年轻督军果然要来。”

    罗猎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既然将我们当成了仇人,自然会想尽办复仇,利用其他人都没成功,所以只能自己来了。”

    张长弓道:“既然如此咱们还是尽早离开黄浦为妙,何必留在这里等他寻仇?”

    罗猎道:“这件事早晚都要解决,如果我们现在返回满洲,他一定会再想其他的办法,反倒是留在黄浦更为稳妥一些。”

    张长弓道:“白云飞会站在哪一边?”

    罗猎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一定会选择任天骏,说不定他已经和任天骏见面了。”

    白云飞坐在浦江酒店豪华套房的客厅内,他很少受到别人的这种慢怠,从他进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刚才副官说督军在洗澡,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见他出来会客的迹象。

    白云飞想到了四个字,年少轻狂,任天骏的背后毕竟有赣北的几万军士,年轻人还是有些底气的。

    白云飞示意副官给自己换上一杯热茶,还没有开始品尝新茶的时候,任天骏终于出现了。

    任天骏刚刚洗过澡,没穿军服,而是穿着雪白色的浴袍,脚下趿着一双拖鞋,这样的一身打扮在酒店房间很常见,可是用来接待客人就显得不够尊重,尤其是面对白云飞的时候。

    白云飞虽然只是一个江湖人物,可在黄浦的法租界如今是首屈一指的实力人物。你任天骏再能耐也不过是赣北督军,手下将士虽多,却不可能把队伍都拉到黄浦来。

    白云飞认为自己的主动登门已经算是给足了他面子,却没料到登门之后却没有受到应有的礼遇,不过白云飞的涵养很好,城府够深,纵然如此还是喜怒不形于色,唇角挂着一丝谦和的笑容。

    任天骏黑色的头发还带着湿润的水汽,在沙发上坐下,向白云飞歉然笑道:“穆先生久等了,我刚刚睡醒,所以洗了个澡。”

    白云飞道:“督军客气了,其实我也没来多久。”

    任天骏道:“抽烟吗?”

    白云飞本想点头,可是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于是又摇了摇头道:“最近咳得厉害,暂时戒上几天。”

    任天骏道:“如此说来,我也不抽了。”他摆了摆手,示意副官将打开的雪茄盒收了回去,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茶喝了一口道:“我约穆先生前来是有几件事想要求助。”

    白云飞笑道:“求助不敢当,督军遇到什么麻烦只管说,在下必全力以赴。”

    任天骏开门见山道:“我来黄浦是想算一笔旧账,可听说欠我账的人都是穆先生的朋友,想动他们必须先得到穆先生的同意,不知有没有这回事?”

    白云飞道:“我不知督军所说的旧账是什么?又是什么人欠您的账?”

    任天骏道:“一年多之前,我爹在黄浦蓝磨坊遇刺,此事穆先生可曾听说?”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有这回事。”

    任天骏道:“身为人子,为父报仇,应不应该?”

    白云飞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自然应该。”

    任天骏道:“白先生既然如此说,可这段时间的做法却又为何与说辞相背?”

    白云飞道:“督军误会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插手过这件事。”

    任天骏道:“你不插手最好不过。”

    白云飞道:“战场上死伤最平凡不过,可这里是黄浦。”

    “黄浦又如何?”

    白云飞道:“黄浦不能怎样,可在租界动手必须要经过领事的同意,当然如果督军不怕麻烦的话,只当我没有说过。”

    任天骏道:“你在威胁我?”

    白云飞暗叹此子气焰嚣张,早知道他这个样子,自己这一趟就不该来,可既然来了,有些话必须还是要说明白的,白云飞道:“并非威胁,租界和其他地方不同,虽然是咱们中华的地盘,可是却轮不到咱们当家主,在这里做任何事,都要遵守这里的规则。”

    任天骏道:“开个价!”

    白云飞道;“督军越说我越糊涂了。”

    任天骏道:“我要罗猎、陆威霖、叶青虹、安翟四人的项上人头,如果你帮我做成这件事,我付你十万大洋。”

    白云飞心中暗叹,果真是见面不如闻名,都说这督军年少有为,可从刚才他咄咄逼人的架势来看,此子的胸襟并不宽广,难怪他对付罗猎的计策会三番两次地落空。

    白云飞道:“钱于我而言并不重要。”

    任天骏道:“在白先生看来,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白云飞微微一怔,,这是除了罗猎之外第二个人称呼自己为白先生,任天骏既然这样称呼自己,就证明他在自己到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夫,甚至将自己的过去调查得清清楚楚。

    白云飞沉默了下去,并非因为任天骏道破自己的本来身份,而是他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对他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当年他因为家贫而被送入戏班,受尽非人之苦,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技惊四座出人头地,然造化弄人,就在他刚刚尝到走红滋味的时候,他的嗓子却倒了,那段时光他最想得就是能够恢复嗓音重登舞台。

    后来恢复无望,他方才加入了安清帮,并以出众的头脑和过人的胆色很快获得了老帮主的赏识,那时候他最想要的就是成为安清帮的帮主,跌打滚爬多年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帮主之位,却又因为自身的抉择而在一夜之间一无所有,成为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那时候他最想就是东山再起,有朝一日将失去的东西全都拿回来。

    而现在他又实现了这个愿望,任天骏的一句话让白云飞不由得回顾自己的过往,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是为了出人头地,他要财富,要地位,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博得他人的尊重。

    白云飞清楚自己是不会满足的,他的野心太大,甚至连自己都控制不住,抽出一支香烟,没有征求任天骏的意见,点燃之后吸了一口烟,而后用极其轻慢的语气道:“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

    任天骏哈哈大笑道:“我虽然给不了你想要的,不过我却有能力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拿走。”

    白云飞的记忆中很少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猖狂,就算有也已经死了,他静静望着眼前的年轻人,目光中没有杀机,甚至没有愤怒,有得只是冷漠,往往他这样看一个人的时候就等于已经宣布了这个人的死刑,任天骏太嚣张了,他忘记了一件最基本的事实,这里并非赣北,而是黄浦。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