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楼乙 > 楼乙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护法罗汉
    血影被佛光笼罩,六字真言以六颗佛化的邓氏骨珠为契约,在这血影身上,烙印下了一个金色的卐字,佛光以惊人之力在这血影身躯之下,不断烙印上一个又一个的金色梵文。

    这些梵文印满这血影的全身,让它变得痛苦不堪,此时此刻下方的溟泉似乎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变得暴躁起来,它所释放出来的血雾,让血影不断变得巨大起来。

    一股极为恐怖的能量开始充斥四周,甚至开始影响周边的环境,楼乙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恢复之后却发现他站在一处金色与血色交界的奇怪空间之中。

    左侧一尊金身佛陀,双手合十散发着夺目之光,右侧一尊血色魂身,张牙舞爪浑身遍布滔天戾气,此刻他便站在两者之间,看上去是那么的渺小。

    两者均释放出可怕而强大的力量,反倒是他自己,像是无根漂浮的浮萍,随时可能被这两股力量埋葬掉。

    嗷嗷嗷嗷啊!

    右侧血色魂身发出刺耳的噪音,仿佛万千恶魂在耳边嘶吼,楼乙隐隐约约听到许多声音在控诉着……

    “佛门无慈悲,地狱无极乐!”

    “黄泉九重地,幽冥无出路!”

    “地藏许空愿,阎罗假公私!”

    “孤魂野鬼途,奈何桥下亡!”

    “都是假的!假的!!!”

    “佛没有救我们,我们死的冤啊……”

    “什么来世,什么往生,我们被囚禁在这溟泉地狱,永世没有轮回,不甘心呐!”

    “来陪我们吧!”

    “来吧,加入我们吧!”

    “你逃不掉的!”

    “杀死他!杀死他!!!”

    各种声音充斥着大量的恶念,不断想要去摧毁楼乙的意志,甚至要夺取其灵魂,而另外一侧佛音浩荡,唱佛之声骤起,在与血色魂身抗衡之时,竟然想要度化他向佛。

    楼乙的意志在这一刻处于双重压迫之下,神识仿佛要被撕成两半,他只能拼命紧守心神,不让自己的神识崩溃掉,一瞬间他周身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双眼竟然有光散发出来。

    楼乙心中一个激灵,这意味着他此刻应当正在某种意境之力的笼罩之下,也就是说他所在的佛陀手掌之中,此刻正承受着血色魂身与那尊散发佛光普照的佛像的双重意志用之下。

    只怕这如意菩提珠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用,他甚至隐隐感受到了识海之中那枚金身舍利似乎又要开始折腾了,然而如今他的识海之中,可没有松神的一缕魂加以制约,如果它真的闹腾起来,只怕他会更加被动。

    之所以会如此,只是因为他不愿入佛门,这些佛光,这些佛力,都想要加持在他身上,只要他愿意,甚至整个如意菩提珠的佛力都可以为其所用,那可是一百零八位金刚境的佛力加持。

    可是他不愿入佛门,因为一入佛门四大皆空,而他心中的那份执念是无法割舍掉的,于是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双方的力量都在对他进行争夺,甚至血色魂身更想要杀掉他。

    情况变得岌岌可危起来,楼乙盘膝而坐,双瞳内闪耀着奇异之光,这一刻他正在以自身的梦境之力对抗来自左右的意境冲击。

    起初他的抵抗如同萤火一般脆弱,可是当他彻底调动起自己的精神力时,整个识海的水掀起滔天巨浪,一股极为强大的精神力透体而出,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森罗万象生,一念生,一念灭,一念佛魔间!”楼乙喃喃自语道。

    嗡!!!

    一股奇异之力自其眼瞳之中幻化而出,梦境之力似乎在这一刻有所升华,唯一不同的则是,楼乙左眼闪烁着佛光,能够看到左眼的瞳孔之中一个金色的卐字缓缓顺时针转动。

    而右眼此时血芒涌动,这感觉就如同外面世界中的了烦一摸一样,只是所不同的是,楼乙右眼的力量来源于饕餮之吻跟妖神祭,它并非恶魂之力,而是修罗血煞之力。

    当初在海深渊之时,他就曾因为两种力量的暴走而陷入失控状态,如果不是那个不知名的怪物,恐怕他此刻早已彻底入魔,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可怕恶魔了。

    正如此刻他所说的一样,如果他想,一念便可成佛,一念便可堕魔,而他此刻凭借万象森罗之力,处于微妙的平衡之中。

    借助这种微妙的平衡,梦境之力正在向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双手合十一处佛力与血煞之力,在两掌之间碰撞在一起。

    一瞬间楼乙的身体四周出现了可怕的幻境,佛陀与一尊可怕的血煞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战,它们彼此宣泄着自己的力量,想要致对方与死地,而这一切却都是楼乙的梦境之力所操纵的结果。

    他不想成佛,亦不愿入魔,便借由梦境之力,制造了这样的战斗,以无上佛力对抗修罗血煞,让它们自己彼此消耗掉各自的力量,而为始俑者的楼乙,则坐收渔翁之利。

    这意志空间之中,佛陀与修罗血煞的战斗,挥霍着它们的意志之力,佛掌从天而降,遮天蔽日,金光璀璨,一掌仿若要度化这天地万物。

    修罗血煞魔威滔天,一跺脚山崩地裂,海枯石烂,抬手便是一爪,空间被撕裂,产生万千可怕裂痕,就像是它的利爪将这天给撕裂开来。

    滔天血煞之力冲天而起,仿佛要将这片天地埋葬,凶威滔天,不可阻挡,然而它们的每一次冲击,每一次碰撞,所释放出来的意志之力,都会被吸纳进楼乙的身体之中。

    此刻的他周身环绕着一层金色与血色相互交融的光圈,他眼中的光芒此刻也在一点点的发生着变化,原本金光璀璨的左眼之中,眼白开始泛起血色光芒,但偏偏那瞳孔内的卐字,仍旧转动不停。

    而另外一侧的右眼,于血色赤瞳内,莫名冒出一缕金色的毫光,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逐渐壮大之中……

    而楼乙对此无动于衷,他全力使用自己的力量,去牵引着彼此的力量进行对抗,再将这两者截然不同的力量据为己有,直到最后一刻,他的双瞳同时闪耀着血色与璀璨金光。

    双瞳化血眼,瞳孔内有璀璨卐字旋转不停,这一刻他的左右半边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原样,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谢谢啦……”

    那仍在疯狂对攻的佛陀与血煞的意志之力,知道这一刻才发现,它们竟然被一个精神力远不如它们的存在给算计了,然而经过那么激烈且狂暴的意志攻击,此刻的它们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而楼乙如今神采奕奕,精神力更是在它们意志的帮助之下,有了进一步的成长,两者很清楚,它们这个亏是吃定了。

    血煞魂身发出不甘心的咆哮之声,慢慢的烟消云散掉了……

    而那金身佛陀,一双佛目盯着楼乙,也慢慢的消失而去,楼乙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溟泉的暴动气息,以及那金身佛像的汹涌佛力,同时消失掉了。

    他尝试着迈步走动,这一次很顺利的可以往前走动,他回过头来望向后方,那呼啸着冲过来的血魂身,此刻安静的待在一旁,它的身上仍然能够感受到血煞之力,可是同样的,它的身体此刻也涌动着极强的佛力。

    了烦此刻双手合十站在它的身旁,而楼乙所感受到的是,这个几乎要了他命的玩意,似乎终于懂得了什么是分寸,了烦眼神颇为复杂的看着他,双手合十道,“释迦摩尼,善哉!善哉!”

    这时楼乙发现那无头的血魂身肩膀上,突然多了一片耀眼的金光,六个不断变幻的金色梵文,正是六字真言光明咒,更为奇特的是,每一次字的变化,都会在其肩膀之上幻化出一张新的面孔。

    血色的身躯之上,烙印着无数的金色梵文,蔓延到其全身各处,手腕与脚腕之上,各有一个金色的圆环,上面写着如意吉祥,永保平安的佛经之语。

    “大师您没事了?”楼乙开口问道。

    了烦点了点头道,“已无碍了,感谢小施主帮助老衲降服它,让它成为我佛的护法神将。”

    “大师客气了,不知道咱们是不是可以离开此地了?”楼乙得了莫大的便宜,害怕那佛像与溟泉之力找他算账,心虚的问道。

    了烦笑了笑,双手合十道,“阿罗汉,嗡、缚、日、啰、啰、多、那、吽……”

    一阵奇异的力量,伴着了烦诵念之语,用在了他们身体之上,楼乙感觉眼前一花,恢复过来之时,人已经回到了那铜烁峰的禁止结界之前。

    这时身后有人惊呼道,“陆小老弟,你真乃神人也!”

    不用想也知道这人是谁,随后便听到了痴口宣佛号道,“释迦摩尼,善哉!善哉!”

    楼乙算是松了口气,事情似乎完美的解决了,他侧头看向那尊高大无比的护法罗汉,感受着它身上截然不同的两股力量,竟然有那么一点沾沾自喜,却在这时听到了痴开口道,“了痴在此谢过二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