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我是你五哥
    徐振华能怎么说,眼见旁边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心里不由苦笑,原来不论什么身份的人都有一颗看热闹八卦的心。

    他朝林建设使了个眼色,林建设抓着母亲的手安慰道:“妈,没事的,没事了……”不管因为什么,现在是先平息这事的时候,“妈,别哭,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好不好?”

    徐晓婉内心的懊恼无比复加,今天可是儿子的大好日子,她怎么能这么没出息的落起眼泪,她就不能忍上一忍?

    越是恨自己不争气,这眼泪就越停不下来,她急的站起来道:“我先出去呆一会。”

    她刚站起来,张永晴就忙扶了她胳膊,“妈,我陪你去。”

    看到儿媳妇,徐晓婉就更羞愧了,“永晴,是妈不好,妈不该在你们的婚礼是没控制上自己的情绪,是妈没用……”

    张母心想,知道你还这样,可没等她说出口来,许建森已经打完电话大步走过来了,他脸色微微一沉,上前一步抢在林彤的前面扶了老太太另一边柔声道:“小姑,我已经打电话给我大爷和我爸了,他们马上就过来……”

    徐晓婉被他这样一说,眼泪更是止都止不住,她低着头不敢哭出声来,只是脚步却加快了许多,许建森眼里也觉得酸涩无比,倒不是他和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姑有多少感情,而是家里父母、大爷大娘和大姑常常念叨着这个小妹妹,说这辈子对得起天地,对得起人们,唯独对不起这个小妹妹,让她在战乱中流离失所,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所以他们这些小辈是听着小姑的事长大的,听得多了,就觉得熟悉而亲切了。

    而徐晓婉是从农村的,只要一想到之前她在农村呆了那么多年,受了那么多的苦,她又是那么激动到难以自抑,许建森想到刚才电话里父亲一听说找到小姑时那激动的喊大爷,连沈城也不回了,他心里怎么会没有感动呢!

    徐晓婉犹豫着问:“你是二哥的儿子?许司令就是二哥?”

    “是,都怪我,要是当初你做手术的时候我过去看一眼就好了……”前些日子在沈城饭店的时候他过去打招呼就好了,而不是离的远远的,错失了和小姑相认的时机。

    张永晴这边已经听呆了,她当然知道许司令和许家是何许人也。

    那可是首都最有能力的一家人,这一家人,几乎个个都是顶尖的人才,从政,从军,还有科学家,无论哪一行业都是让人说起来不得不佩服的一家人。

    而且许家人都特低调,除了面前这个赫赫有名的许五,许家那些兄弟姐妹几乎都没有他们的流言或绯闻,这样的人家,竟然是是她这个毫不起眼的婆婆的亲戚?

    听这意思,还是多年没见失散了的亲戚?

    这太让人震惊了。

    要是早知道这层关系,母亲肯定会乐的合不拢嘴,哪还会不同意这亲事啊!

    她不由的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只见母亲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显然是被刚才许建森的那句话给惊呆了。

    当然,同样惊呆的还有徐振华和林建设这些人。

    林彤看了一眼母亲的背影和扶着她的许建森,觉得好大一盆狗血淋到了自己的头上,她就说母亲有秘密,没想到,这秘密也太大了些,让她一时觉得透不过气来。

    这么说,相继徐振华有不可告人的身世之外,母亲也有让人意想不到的身世?

    林彤觉得她脑细胞有些不太够用,许建森管她叫小姑,说明许家是母亲的亲戚,可母亲明明姓徐不姓许啊?

    还有,村子里她可是还有大舅的,虽然两家来往不多,顶多过年时送些年节礼去拜个年,可她确确实实是有舅的啊!

    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又在纠结上了,揉了揉她头发,低声道:“别想了,妈怎么会认错人呢?何况,许家是什么人啊?他们难道会认错人?”

    林彤看着他:这么说是真的?真是母亲的亲戚?

    林彤看向围在这一桌旁的人,张家一大家子都凑过来了,一个个面面相觑,林建设脸上的震惊早就收了回去,迅速跟岳父道:“爸,真不好意思,我妈这边有些心情激动,可能是多年没见的亲戚……”他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这亲戚是远不该这样,要是近亲这么激动倒有可能,可这话他也没敢说死了,“呵呵,真是巧啊!那啥,大家都回座位上,该干吗干吗,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啊!”

    这时候也没有司仪,就是有些专门帮人办婚礼啊,葬礼啊的明白人,林彤老家那边管这样的人叫大布衫子。

    今天担任这个的是林彤首都的同事请来的,也过来请大家伙入座。

    婚礼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开吃。

    宾客们虽然都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人家没说,而且老太太一时没再进来,他们也不好多问,不过心里猜测却是多多的:是不是老太太对儿媳妇不满意啊?是不是老太太太激动了才控制不住自己的?

    反正怎么想的都有。

    张母倒想解释,她不能让人家对她姑娘有误解啊,可这话怎么开口?再说,到底这亲戚是什么亲戚,能激动成这样?儿子的婚礼都顾不上了?她也不知道啊?别说她不知道,看看林彤夫妻和她这女婿也知道,他们也不知道?

    看来不是啥太亲的亲戚,要不然儿女们能不知道?

    张母心里憋曲,真想拉着林彤好好念叨念叨,你妈今天这事办的太过份了。

    可林彤夫妻俩个也不在,她总不能跟着两个孩子念叨吧,这心里啊,就更难受了。

    林彤之前跟出去,叫三嫂进去大厅,“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三嫂你先进去吧,妈这边有我呢!”

    张永晴一脸担心,“妈太激动了,先找个地方让她躺一躺吧!”

    林彤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没事,你去吧!”等三嫂走了,她这才打量了一下许建森,扶了母亲先在椅子上坐了,“妈,别哭了,你看看你,也不怕许哥笑话。”

    许建森,这位刚相认,她甚至觉得是不是认错了的表哥很认真的说:“你要叫我五哥。我是你二舅家的五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