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寒门贵子 > 寒门贵子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反切
    徐佑和何濡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想当然的以为富婧有了孩子,一定要和焦七白头到老。他们也低估了焦七,以为这个庄稼汉只设局害计青禾,却没有伤及富婧,总会珍惜点夫妻间的缘分。

    结果,富婧宁可一死,也坚决不要再和焦七过日子,更别提回会稽;焦七表达了同样的意愿,用他的话说,孩子虽然是野种,但毕竟是条命,所以他没有伤害富婧这个孕妇,但无礼如何都不会和这样的贱妇同床共枕。

    “富氏,你想清楚了?”

    “我想清楚了,要么现在去死,要么请按七出之法,判我离家。”

    “你娘家可还有人?”

    “没有了,都死在白贼乱。”

    “你既无所归,焦七不能休妻。”

    三不去法:妻子无娘家可归,和丈夫一起为公婆守孝三年,先贫穷后富贵,有这三条之一,哪怕犯了七出的禁忌,丈夫也不能休妻。

    这是封建社会少有的对妇女权利的保护!

    “那,便两愿离吧!”

    两愿离,也是和离,夫妻双方协议离婚。见富婧和焦七绝婚之意坚定,徐佑和何濡也不好再强人所难,焦七鞭十下,这是他该付出的代价,然后又给了一万钱,这是体谅他家事不幸的补偿。

    不过,一万,足可回会稽安家立身了,反正年轻,找个合适的女娘结婚生子,未尝不是幸福的开始。

    计青禾表态愿意娶富婧,将她和焦七的孩子视若己出。反正除了他俩,别人也都以为这尚未出生的孩子是他们的亲生骨肉,真能走到一起,也算有情人成了眷属。

    但如此一来,富婧也好,计青禾也罢,两人不能在明玉山继续待下去,一方面影响不好,另一方面,让人觉得徐佑偏袒。

    偏袒自然有一点,只因何濡说了,计青禾挺有意思,说明这是个难得人才,虽然徐佑还没发现他有什么出众的才干。

    所以给了五千,将两人赶下山,在钱塘城内寻了住处,开了家经营纸墨的店铺,距离徐佑在东城的义舍不远,或者说很近很近,仅隔着一个胡同,两道墙。

    店铺名字叫天青坊。

    赶走焦七三人,没有在佃户里引起任何异议,相反因为处罚较轻,私底下徐佑还赢得了大善人的称号。善归善,还得亡羊补牢,将那些已经成家立室的人和单身狗分院别居,每个院子设个院长,负责日常管理和安全维护,并向周彭汇报负责。

    刚处理完家事,惊蛰从金陵回来,带来了詹君的亲笔信,徐佑看过后点火烧掉,问道:“袁阶怎么说?”

    “袁公同意给咱们行个方便,在晋陵设立洒金坊的分店,该照顾的时候肯定多加照顾。”

    只要詹君同意,袁阶那里问题并不大。徐佑这次派惊蛰去见詹君,是吸取之前的教训,准备和詹君共享情报系统。

    他对金陵的消息知道的太少,也知道的太慢,连天师道派了新任祭酒这样的大事都后知后觉,所以时不我待,必须先在金陵建立属于他的秘密据点。

    金陵帝王京,水深不可测,以他现在的实力,想打进去无疑痴人说梦,于是詹君成了唯一的选择!

    也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当然,说情报共享并不准确,应该是徐佑让詹君倾力协助,帮他在金陵安插几个眼线。刚起步的时候这些眼线没有能力打听有价值的情报,那只能花钱买。

    每年五百万钱,詹君将她知道的朝诸事,如人事安排,政策风向,名人轶事等等等等转告徐佑。

    五百万钱不是小数目,但这钱并不是给詹君的,两人间的关系,区区五百万钱岂能衡量?这钱是护身符,一旦两人间的协议泄露,詹君可以说是徐佑花了大价钱从她这里买情报,郭府再有人居心叵测,也无法借此攻讦于她。

    有钱不赚,傻子么?

    从金陵到钱塘,千里迢迢,为了避免路出事,安全起见,需要多一条线。所以洒金坊要在晋陵开分店,为晋陵太守,徐佑可以选择不告诉袁阶实情,但袁氏为楚国四大顶级门阀之一,门内藏龙卧虎,绝不是好惹的,如果发现有人在他们的地盘搞情报活动,根本无法收场。

    因此,本着开诚布公的的心理,徐佑直接告诉袁阶,他的洒金坊一为了卖纸做生意,二,也会从金陵传点消息,但绝不是奸犯科,也不会有什么天大的危险。袁阶对徐佑的感情很复杂,赏识带点遗憾,遗憾又暗含审视,所以也乐得通过晋陵的洒金坊,将两人之间联系起来,慢慢的观察。

    他的心有个死结,或许,徐佑会是解开死结的那个人!

    万事俱备,徐佑召来冬至,将这两件事交给她全权负责,第一批派到金陵的五个人,两个是曾经在郭氏船阁效力的船工。有他们在,跟詹君的配合可以更加的流畅和安全。再往晋陵派了七个人,选好店铺地址,分工合,等开业了,可以径自和金陵进行对接。

    这些都好安排,重要的是如何联系,编制阴书提了日程。所谓阴书,也是古代的密码,历朝历代都有不同,但总体来说是逐渐变得科学化、系统化、困难化。徐佑偷了个懒,直接采用戚继光的反切码和八音字义,编制了这个时代堪称最难破解的密码。

    所谓反切码,以两首诗为根基。第一首:柳边求气低,波他争时日。莺蒙语出喜,打掌与君知。第二首是:春花香,秋山开,嘉宾欢歌须金杯,孤灯光辉绕银缸。之东郊,过西桥,欢声催初天,梅歪遮沟。取第一首二十个字的声母,编号1到20,取第二首三十六字的韵母,编号1到36,然后结合本地方言的八种声调,编号1到8,这是整个反切码的数字体系。

    若送回的情报是3-11-4,对应声母编号3,是求,取q,对应韵母编号是11,是须,取u,也是qu。对应声调编号4,可以切出最终的谜底:去!

    反切码取材于东汉末年的反切注音,只要将诗句和使用方法分开保管,抓到其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破译,更别提只得到以阿拉伯数字标注的内容。

    对的,徐佑戚继光更进一步,情报内容将采用的阿拉伯数字,也是他交给履霜的天经字。有了这层三保险,洒金坊的阴书可以号称神仙难解。

    冬至本身对古往今来的阴书极感兴趣,平时拿在手里的那些纸条,除了她外人很难看懂,可听了徐佑的方法,才发现她的简单到不行。

    “小郎,恐怕司隶府也没有这么精细复杂的阴书……”

    徐佑笑道:“不要小看自己,更不要小看别人。司隶府存在百余年,经历了无数次的情报泄露,他们的经验建立在教训的基础,破绽应该很少了。”

    “破绽再少,也不小郎的毫无破绽。”冬至早把徐佑视为神人,这次的经历不过是在神人的神牌又添了几许神光。

    接下来怎么培训,怎么选人,怎么牢牢的控制这些人的生死和忠心,冬至已经做的很好,不需要徐佑再指手画脚。

    说完了这些事,徐佑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清明、何濡和左彣。

    何濡将一生的抱负和徐佑捆绑在一起,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左彣晋位小宗师,天下已无处不可去,却甘愿跟在徐佑身后,一名卑微的部曲,他的忠心更是不必猜疑。

    “其翼,风虎,我化名林通,加入了天师道,已经成了授箓的箓生……”

    饶是左彣不动如山,也微微张开了嘴巴,彻底愣在了当场。何濡却面不改色,微微笑道:“这段时日七郎早出晚归,我猜该与天师道有关,道心玄微的秘密,也到了该去取的时候了……”

    徐佑相信世间能瞒过何濡的事情不多,但这次加入天师道,可以说是深思熟虑又夹杂着几分冲动而下的决断,难度和风险之大,不问可知。

    何濡如何猜得到?

    “七郎忘了?你让履霜打造的铜环,还涂了金……金环是天师道授箓拜师之物,我不须猜,看一眼便知!”

    徐佑还能说什么好?

    妖孽!

    搜索:九九九文学阅读最新章节-绿色无广告-快速稳定-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