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惹霍成婚 > 惹霍成婚 正文 第1022章 一定要这么残忍?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繁繁,我回来了。 ”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眼神,深情款款仿佛皆缠绕其。

    傅繁嘴角笑意微敛。

    隔着两步的距离,孟子衍缓步而来。

    身后是车门。

    傅繁眉头不自觉微皱,疑惑:“你怎么……”

    “是傅爷爷说你住这,本来想去接你,但时间来不及,直接来这等你了。”知道她疑惑什么,孟子衍直接解释,瞧着她的模样,他又忍不住哂笑,“这是……看到我开心坏了?”

    一语惊醒傅繁。

    “自什么多情?!”她想也没想反驳,想到他的话,又生气又有些烦躁。

    爷爷……爷爷居然……

    怎么搞的嘛!

    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孟子衍的气息忽然强烈,一抬眸,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竟然走到了自己跟前,甚至还伸出了手,明显是要……

    “啪!”

    条件反射般的挥手,她将孟子衍的手打开。

    “你干什么?!”

    肌肤相触仅是那一秒,还不曾细细感受,排斥和不悦紧随其后涌出。

    孟子衍眸色微暗。

    “孟……”

    “一起吃个饭?嗯?”

    傅繁皱眉,下意识要拒绝。

    “或者,我楼亲自给你下厨?”一眼将她看穿,孟子衍勾唇,似笑非笑,“反正我今天一天时间都很空,能无赖地缠你一整天。”

    “你……”

    “傅爷爷的意思,还想邀请我今天去傅家老宅吃饭。繁繁,你想怎么选?我都听你的。”

    傅繁气炸。

    居然拿爷爷来威胁她?!

    无赖!

    怒火烧似乎要涌出来,傅繁张口要怼回去,让他死了那条心,然而话到嘴边的时候,她脑突然涌出其他声音。

    她蓦地咬住了唇止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气氛,微变。

    被挑起的情绪一点点冷静下去,傅繁定定地看着面前男人。

    “好!”干脆利落的回答,没有丝毫勉强,说完她没再看孟子衍一眼,转身拉开车门重回车,“带……”

    剩下的一个路字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

    她眼睁睁地看着孟子衍极其自然地绕过车头拉开她的车门,坐了副驾驶位置,随后侧头笑得痞雅勾人。

    “走吧。”

    走你个大头鬼!

    傅繁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冷着脸不搭理他,自顾自地启动车子。

    除了最开始孟子衍说了个地点后,两人谁也没再说话。

    傅繁是不想和这个男人说话,同时也是在思索着爷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奶奶知道么?还有爸妈,难道他们都乐见其成?

    但是不可能啊,明明她都说得很清楚了。

    可……

    她实在想不透爷爷的意思,尽管很想问,但现在也不是时候,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想想到底要怎么才能让孟子衍彻底死心。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傅繁始终都没有注意到身旁男人的视线,更没注意到男人眼圈下的乌青疲惫。

    孟子衍太累了。

    一连几天的高强度压缩工,为了早点回来见她,以至于这段时间他每天睡眠时间都不足四小时。

    可如今……

    他忍不住用余光看了眼身旁的她。

    眸色一点点的再度变暗,他的薄唇也几乎抿成了条直线。

    预感……很不好。

    她似乎哪里变了,但具体是哪变了,一时间他也说不来。

    似乎一路沉默,直到到达目的地。

    “繁繁。”

    傅繁才低头解开安全带,车门被孟子衍拉开,一只手还伸到了她面前,那意思再明显不过,牵她出去。

    傅繁直接看也不看一眼,推开他的手径自下了车,余光瞥见男人似乎有要来拉她手的趋势,她眼疾手快避开。

    手, 僵在半空。

    目光从手移到她的脸,孟子衍清楚看到了她眼的警告以及快要到头的忍耐。

    如果是以前……

    “进去吧。”镇定自若地收回手,面没有丝毫尴尬,他勾了勾唇,率先抬脚往不远处的餐厅走去。

    傅繁神色隐约复杂,但到底还是跟在了后面。

    很快,她后悔了。

    饶是没有去过相关餐厅,但她也看的出来,孟子衍安排的是一家情侣餐厅,而此刻,这家情侣餐厅里很明显只有她和孟子衍两个客人。

    他包场了。

    傅繁皱了皱眉。

    她不喜欢。

    “坐。”只当感觉不到她的不耐和不舒服,孟子衍自顾自地替她拉开椅子,又在她开口之前不疾不徐说道,“边吃边聊。”

    傅繁抬眸看去。

    他勾着唇,嘴角的笑意不再是一贯的轻佻,而是……深情。

    她一直讨厌的深情。

    如果是以前……

    “谢谢。”镇定地收回视线,傅繁很自然地坐下,没有丝毫的不耐,算有,也似乎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一时间,孟子衍只觉心底那股肆意躁动的预感更强烈了,但这种情绪也不过一秒便被他强行压到了底。

    敛眸,他神色自若坐下,而后……目光灼灼地盯着傅繁。

    傅繁只当不觉。

    没一会儿,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便被端了来,全是她爱吃的菜,又极度地勾人食欲。

    “尝尝?”孟子衍自然地盛了碗汤递到她面前。

    他动温柔,眼神深情,唇角始终带着笑,一举一动间,其溢出的皆是满满幸福和满足。

    “谢谢。”傅繁依旧只当没看见,自然地接过了他手里的碗,又很自然地低头一勺一勺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她本身不是安静的性子,傅家也没有规定必须食不言,从小她又是被娇宠着长大,所以在傅家餐桌时很常见她的欢声笑语。

    除了那会儿由傅寒景照顾的时候。

    但凡在傅寒景自己住的地方吃饭,他必定是优雅用餐极少说话,同时也会要求她那么做,次数多了,她的不习惯也被硬生生地扭转了过来。

    以至于后来只要是在外面吃饭,她都能很好的克制,用宋思思的话来说,是装得特淑女,妥妥的名媛典范。

    好,现在。

    举手投足间,她将傅寒景的优雅学得十足十。

    傅寒景……

    一想到他,想到在海岛的愉悦时光,傅繁情不自禁地扬起了唇,笑意也随之溢出。

    而对面,孟子衍看得清清楚楚,无论是她最开始的忍耐勉强,到间的克制冷静,还是现在的情不自禁真心笑,他都尽收眼底。

    这一刻,先前折磨他的不安感觉终于拨开云雾变得明朗,他明白了傅繁身那种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她不一样了。

    不仅仅是次拒绝自己还要冷静,而是……她刚刚的笑,很甜蜜,那是一种想到喜欢的人才有的笑。

    喜欢的人……

    心,倏地钝痛了下。

    他盯着她,眸色一点点变暗,这段时间以来强压的情绪突然如火山爆发汹涌涌出,疲惫似乎也更强烈了。

    “你喜欢傅寒景了,对吗?”一字一顿,是脱口而出,亦是从喉骨深处生生挤出。

    而后,他看到她喝汤的动倏地顿了下。

    果然……

    竟然……

    “繁繁……”

    傅繁抬眸对他的视线,没有被戳穿的羞涩紧张,也没有因为那人是傅寒景而不安,更没有震惊,从头到尾,有的是镇定,以及……掩饰不了的从内由外散发出的幸福感。

    “对,”她点头,毫不掩饰,也不躲闪,“我喜欢傅寒景,我喜欢他,看到他我开心,看不到他会想他会难过。”

    孟子衍的脸色变了变。

    傅繁只当没看见,优雅地放下手里的勺子,她才不疾不徐继续:“而对你,其实我说过不止一次了,也自觉说得很清楚,我不喜欢你,对你没感觉,算再过一年两年很多年,我对你也生不出喜欢的心。”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空气似乎静滞了两秒。

    气氛微变。

    孟子衍忽的勾唇,低笑:“傅繁,一定要这么残忍?嗯?”

    每个字,都低而哑。

    若换成别人,或许会心软,但那里面,绝不包括傅繁,她很清楚,对孟子衍心软才是对他最大的残忍。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答应吃这顿饭的原因。

    她摇头:“你会找到真正喜欢的人,那个人也会非常喜欢你,但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我,我们没可能的,无论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不是傅寒景,我都不可能喜欢你。”

    她微顿了下:“其实,你以为对我很喜欢,非我不可,但那也只是你以为而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喜欢我。”

    “繁繁,”孟子衍看她,唇角的笑意愈发深厚,“有必要这么看轻我对你的喜欢?为了让我彻底死心?嗯?”

    傅繁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问:“那你呢?有必要在我身浪费时间?明知道没结果的事,何必呢?”

    何必?

    是啊,何必……

    呵。

    孟子衍低低笑了起来,有自嘲,也有最后的灼热:“因为我有过不止一个女人,所以你觉得我不是认真的,拒绝给我机会,也从不考虑我?”

    傅繁皱眉,同时有些无力,她明明说得够清楚了。

    “孟子衍,我说过……”

    “那傅寒景呢?”微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话,每一个字都很清晰地钻入了她耳,“你不是他第一个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为什么能考虑他?嗯?”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