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轻点聊 > 大叔轻点聊 正文 第1019章 你别再管了
    叶承秉家里,苏静从儿子那里得知了昨晚的事,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听到这件事,整个人也是难以承受了。

    可是叶承秉这些天有个紧急的案子要过问,他也不能老在家里陪着妻子,而苏以珩更是不行。于是,方希悠和孙夫人去叶承秉家里的时候,是苏以珩的妻子顾希在旁边照顾着婆婆。

    婆婆睡着了,顾希坐在婆婆卧室外面的厅里玩手机,结果家里的警卫报告说“孙夫人和方小姐来了”,顾希惊呆了。

    “我马上去。”顾希赶紧起身,走了出去。

    刚到前院,就看见方希悠和孙夫人下车了。

    顾希跑了过去,笑着问候道:“夫人,您好。”

    “你在照顾阿静吗?”夫人问道。

    “嗯,我爸和以珩都在忙,我就过来了。”顾希答道,“夫人,您请里面坐,这里太冷了。”

    “阿静现在怎么样?不行的话,去医院住一阵子?”夫人道。

    “本来好多了,今天又感觉”顾希没说下去,便领着孙夫人和方希悠一行往里院走。

    “实在不行就去疗养一阵子,这个冬天也不好过。”夫人道。

    “嗯,我和以珩也这么说了,等晚上他和我爸回来了再商量。”顾希道。

    说话间,就到了苏静和叶承秉住的院子里,家里的勤务人员为她们打开了客厅的门。

    “阿静在躺着吗?我们直接去卧室好了,方便吗?”夫人对顾希道。

    那意思是不去客厅歇着了,不让苏静起床劳累了。

    “方便方便,只是”顾希道,“您这边请,夫人。”

    顾希说着,示意勤务人员开了东厢房的门,那是苏静和叶承秉的卧室,一行人便走了过去。

    进了卧室外面的客厅,顾希忙说:“希悠姐,你先陪夫人坐会儿,我去帮我妈收拾一下。”

    说着,顾希就赶紧进去了卧室,和保姆一起帮苏静穿好衣服,把卧室稍微又整理了一下,虽然卧室本来就很整洁。

    “夫人,您请”顾希走出来,对孙夫人道。

    于是,夫人便和方希悠一起走进了卧室。

    苏静见孙夫人来了,忙要下床,却被孙夫人拦住了。

    “别,你就这样吧,身体不舒服别乱动了。”孙夫人微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苏静道。

    顾希忙给孙夫人搬了一张椅子,放在床边。

    “现在感觉怎么样?”孙夫人问苏静。

    “还好,就是觉得头晕的不行,还是血压降不下去。”苏静道。

    “没输液吗?”孙夫人问。

    “刚才一会儿才把针拔掉的。”苏静道,“还是不行。”

    “我刚刚还和顾希说呢,你实在不行就去南面疗养去吧!你这身体也是一直都不好。”孙夫人道。

    “嗯。”苏静道。

    这时,方希悠给顾希小声说“你让其他人都下去,夫人和小舅妈有话要说”,顾希便做手势让保姆离开了,关上了卧室的门。

    “阿静,今天我来看你,其实有点事想和你商量商量。”夫人道。

    “是敏慧的事吗?”苏静问。

    夫人点头。

    苏静叹了口气,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文因说”

    说着,苏静就眼眶湿润了。

    顾希忙走到婆婆身边,给婆婆一张纸巾,苏静擦了下眼角。

    “你别太激动,这件事,我们想办法来解决。”夫人道。

    苏静望着孙夫人。

    “我知道这件事让大家都很尴尬,你说怎么办?”苏静问。

    “事实上,我是,我是有个不情之请。”夫人道。

    “没关系,你说。”苏静道。

    “我明天要去沪城见文因和徐梦华,我已经约好了她们两个,我想你和我一起去,你,可以吗,阿静?”夫人望着苏静,道。

    顾希愣住了,看向方希悠。

    苏静也是一样的愣住了,看着孙夫人和方希悠。

    “我,去?”苏静问。

    夫人点头。

    方希悠便说:“小舅妈,现在要解决这件事,需要你们三个人坐在一起来谈,毕竟这件事涉及了他们三个人,你们三位妈妈坐在一起,有夫人在旁边,你们把话都说出来,开诚布公,大家也就不用再像过去一样互相猜忌了。您觉得呢?”

    苏静陷入思考,微微点头,道:“我们三个人,的确是,从来都没在一起谈过那件事。”说着,苏静望着夫人,“谢谢你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要是我们自己,还真是,真是抹不开面子说。”

    “你的身体,可以吗?”夫人问苏静。

    “没事,去沪城还是可以的。如果这件事现在再不说清楚,以后真没机会了。”苏静道。

    “那你的想法是”夫人问。

    苏静便说:“敏慧和逸飞的婚事,我和阿秉一直都不支持,这个话,我没机会和梦华说出来,她那么喜欢敏慧的,我每次都没办法开口。现在让我说,还是有点”

    “没事,我们明天在路上再商量。”夫人道,“辛苦你了,阿静。”

    苏静摇头,道:“没关系,我应该早点这么做的。”

    方希悠见状,看了下腕表,离夫人说的离开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便微笑道:“顾希,我们出去吧,让夫人和小舅妈再聊会儿。”

    顾希忙起身,道:“夫人您有什么需要就叫我,我们在外面。”

    于是,方希悠和顾希来了,卧室里留下苏静和孙夫人。

    “你喝点什么?”顾希问方希悠。

    “水就行了。”方希悠坐在沙发上,“你今天一直没出门?”

    “嗯,我妈中午就开始输液了,我留在这边陪着。”顾希给方希悠倒了杯水,递给她。

    “我中午接到了敏慧的电话,你知道以珩把她弄到哪里去了吗?”方希悠道。

    顾希坐在方希悠侧面的单人沙发上,看着方希悠,道:“你别管敏慧了,好吗?这件事,让以珩去解决,怎么样?”

    方希悠看着顾希,笑了下,道:“我只是问一下,敏慧毕竟是我们的妹妹”

    “迦因姐受伤了,你知道吗?”顾希打断方希悠的话,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