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正文 1199.第1199章 41章:黑童话,复仇小萝莉。
    那个女孩儿,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回薛家了。

    不被信任,四面楚歌之下还被那样子伤害,搁谁身上,怕是都不会轻易被原谅的。

    由其那些,还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

    只是这事,终究不是一个人的错。

    最大的错,完全在于上官念。

    上官家的上官念,若不是艳绝二娇中的上官念,那么薛家也走不到这种地步,那个女孩儿也不会被伤到如斯地步。

    终究,是命罢了。

    嗤——

    这个念头一在肖正脑子里划过,肖正冷不丁的扯扯嘴。

    他竟然也开始信命了?

    真是瞎几把扯淡!

    把上官念的十八代祖宗都给挖出来后,肖正离开这个军部设点,回到市内,准备着手把绝艳二娇曾经的关系网之内的犯罪众人给一网打尽。

    不过有点儿可惜。

    除了知道一些有关于‘正义的恶魔’的一点儿信息外,余下的什么都没有。

    坐在局长办公室里的肖正揉了揉眉心,把目光停留在了,没被催眠的上官念,以及被催眠了的上官念说的相同的口供上。

    那上面,有关于‘正义的恶魔’的信息,有三个相同点。

    其一:她是个女人。

    其二:她拥有一张属于上官悠的脸。

    其三:她在案发现场吃蛋糕,还是榛子味儿的蛋糕。

    且,上官念还提过一点。

    薛家千金很是喜欢吃榛子味儿的蛋糕。

    肖正的目光凝了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他给忽略了。

    他站起来,抓起外套,开车去了之前遇见薛瓷的那条街,他站在街道上四下观看,然后走进一家蛋糕店,拿出薛瓷的相片给里面的服务员看。

    服务员们都摇摇头,说没见过,不认识。

    等肖正问完这一条街,从里面出来后,手中提着十几个蛋糕盒,里面全是榛子味儿的蛋糕,他打电话去了峰省的军部设点,让人过来把这些蛋糕送去,又让人把除了这条街道以外的全部大小蛋糕店的榛子味儿的蛋糕都买一份回去。

    让上官念看看,哪一份的气味,是薛瓷喜欢吃的,又是哪一份的气味是那天在案发现场,‘正义的恶魔’吃的。

    肖正把那些案子,从头看到尾,再结合了一下薛家发生的事,生出了一种近乎于诡异的直觉。

    他总觉得,薛家千金薛瓷,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你想,没有哪家的小姑娘,能那么冷静的,甚至冷淡的看着别的女人去染指自己的未婚夫以及哥哥,甚至这个女人还是间接害死她爸爸,让她家破人亡的凶手。

    稍有点儿血性的小姑娘,不闹的个满城风雨是不会罢休的。

    可是薛瓷明面上却什么都不干,由着他们去闹,去折腾。

    若不是他们抓了上官念,还对上官念用了特殊的手段,他们都不会知道。

    原来背地里,上官念让人假扮薛瓷撞她的证据,就是薛瓷找出来的。

    甚至还曾经绑架过她,还想杀了她,但最后只是让覃非墨,薛南勋与上官念三人反目了而已。

    当时他看到这里时,才觉得,这才对。

    这样报复了,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可是现在想想,好像哪里又不太对。

    一切进行的太顺利,不管是薛瓷对那三人的报复,还是他们现在案情的走向,就像朝着别人预定好的方向走,一步步的——

    肖正的眼眸沉了一沉。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被他给忽略了。

    这种诡异中,带着操蛋的憋屈感,让肖正抿了下嘴,靠在一条巷子的墙壁上抽着烟,脚边因他的思考都落了一地的烟灰。

    “喵~”

    就在这时,一声猫叫引起了肖正的注意,他侧头顺着那声猫叫,看到了那蹲坐在阶梯上的人。

    他的眼眸一凝,瞬间站直了身体。

    因为那蹲坐在阶梯上,脚边围着一只猫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薛瓷。

    她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小白鞋,黑直的长发扎成马尾甩在身后,整个人青春洋溢的蹲坐在那里,端着一盘蛋糕,一勺一勺的舀着吃,而她脚边的黑猫面前,则放着一盘小鱼干。

    一人一猫相处的十分和谐,而她的脸上带了些淡淡的微笑,眼神平和而清冷。

    似是感觉到有人在看着她,她咬着勺子侧头朝着那人看去。

    在看到肖正的那瞬间,女孩儿露出一个明媚的微笑,像是意外他会在这里似的。

    肖正眸光一闪,从巷子里走出来,坐到她身边。

    “还认得我?”

    “嗯,你是那天在路边的人,叫——”

    她歪了歪头,有些苦恼的想他的名字,可是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来,才有些歉意的看着他。

    “那什么,我不太能记住人名。”

    “肖正,我是肖正。”

    鬼使神差的,肖正想让这个女孩儿记住他的名字。

    所以,他看着她的眼睛,重复着自己的名字。

    “肖正?”

    女孩儿呢喃了下。

    “唔,应该能记住,不复杂。”

    这声音很小,可是肖正却听了个清楚,他忍不住一笑。

    “嗯,很简单,很好记,所以一定要记住,对了,你住哪儿?”

    “唔——”

    对于这个问题,女孩儿眸光闪闪,却没有直接回答肖正,反而笑眯眯道:

    “我有地方住的。”

    “哦?是吗?前几天我见你,你就是这身装扮,现在见你,你还是这身装扮,所以,你住的地方到底在哪儿?”

    他这戏谑的话一说完,身边的女孩儿就是一僵,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给面子的直接戳穿。

    女孩儿瞪着他。

    “要你管!”

    恶狠狠的,凶巴巴的,像个被踩了尾巴的小野猫一样,张牙舞爪的,看得肖正眼眸里笑意加深。

    “唔,我家房间不多,但有一间空的,我工资不太高,但能管人吃饱饭,还能有多余的钱买衣服——”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身边的女儿,慢吞吞的说道:

    “我的职业是兵,目前兼职警察,如果你不怕,胆子够大的话,可以去我那里借住几天,如何?”

    眼见的,身边的女孩儿转着眼珠子,一脸的古灵精怪,片刻后,她瞅着他,慢吞吞的问:

    “你会做饭吗?”

    做饭?

    不知怎么的,肖正总觉得这女孩儿这话问的很有深意,尤其是在她看他的眼神,带了点儿类似于期盼的小星星后,让肖正脑子一热,直接点头。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