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猛鬼收容系统 正文 第九九一章,请赐教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魇州城,中央大殿。

    两只鬼急的团团转。

    “怎么办……石彪拦下了黄老九,钓叟也出去了,城东被破。城西……张布可靠吗?”

    “张布?他什么时候可靠过……但没辙啊,能凭鬼将拦下那群人的,只有张布了。”

    “天杀的……魇州城要破了啊,二弟,我们不如……跑路吧?”

    一只鬼背着行囊,絮絮叨叨起来:“反正这地方我们也待腻了,换个鬼城也没什么对吧?手下都死光了,应该不丢人……”

    另一只鬼王嘴角抽搐:“王兄……咱好歹过两招再走啊。没打就跑了,有损王兄的威名……”

    “屁!万一打死打伤一两个,岂不是没完没了了?”

    背着行囊的鬼是一个瘦弱的青年,背后插着一把刀,在中央大殿中来回踱步,随着他紧张,鲜血汩汩冒出,流了一地。

    “我查过了,那几个阳间上师下手可是不死不休的。如果我不用全力,肯定打不过,用全力的话,他们肯定打不过我,我怎么办……二弟,哥哥不想打架啊,这群家伙就不知道知难而退么……”

    另一只鬼身上鱼鳞一样插着铁器碎片,浑身还渗着血,说话的时候碎片会随着肌肉而张合,看起来密密麻麻非常渗人。

    鱼鳞鬼拽住插刀鬼,劝道:“王兄……你可是我们魇州的主心骨啊……你一走,大家怎么办?”

    “哎呦,这时候想起我是主心骨了?早跟你们说过,我们一起去当鬼匪,逍遥自在,你们非得不听!现在倒好,跑又损威名,打又不好下手,我真想一刀了结了自己算了……”

    插刀鬼越来越烦躁了,忽然感受到一阵波动,整个脑袋虚化,他的脑袋出现在魇州城上空的阴云处,俯瞰王城,发现钓叟和城东进来的阳人已经打起来了。

    收回脑袋,插刀鬼痛心疾首道:“看见没!看见没?快,把官凭带上,跟我进山躲一阵子。到时候那群阳人肯定会走,我们再出来。”

    鱼鳞鬼无奈摇着头,把官凭递给对方:“王兄,一州之主做成你这样,怎么成大事?”

    “屁!你又不是没跟我偷偷去过酆都,那地方有多强你心里没谱吗?一州之主,说的好听,一旦晋级破命,就是两条路,一条是随酆都使者去皇城卖命,另一条就是造反!我可不想造反,也不想卖命!对了……我破命的事除了你们几个没人知道吧?张布不会知道吧?”

    鱼鳞鬼已经捂住了耳朵。

    这话痨,到底怎么混成破命鬼的……老子不服啊……

    “好了王兄,你要走就走吧,我来守着这里。”

    “好兄弟!以后四时八节哥哥不会忘了你的!”插刀鬼感动地拍了拍对方肩膀。

    “但是王兄,你要去哪?”

    “嗨,肯定是去他们找不到的地方了。”

    “可是王城这么空,他们已经杀进来了,你匿气术那么差劲,走的时候动静太大了点啊……”

    嗯?

    插刀鬼闻言一怔:“说的对!那怎么办……对了。”

    插刀鬼看向鱼鳞鬼,笑的很是开心。

    鱼鳞鬼有些毛骨悚然,忽然,一把刀插入自己背后。

    鱼鳞鬼喷出鲜血,诧异地看着插刀鬼,插刀鬼拍了拍对方肩膀:“二弟,委屈你了,哥哥的鬼气比较狂暴一些,你拿去用吧……”

    “王兄……我会爆炸的……”

    “胡说八道,赤血刀被我养的听话多了。别担心……”说着,插刀鬼给自己套了一身小兵铠甲,背着行囊离开了中央大殿。

    唉,谁能想到自己堂堂鬼王也要跑路呢,那帮阳人和跗骨之蛆一样,打死也不好,不打还不行,自己又控制不住分寸,可是为难死他了。

    插刀鬼翻上城墙,俯瞰整个王城的时候,还有些不舍。

    “也不知道石彪、钓叟怎么样了,该死……没有匿气鬼术,没有浮空鬼术,没有腾挪鬼术,真难受啊,跑路都得靠腿……”

    插刀鬼哼哧哼哧地背着行囊,贼一样地顺着城墙往安全的路上摸去。

    秦昆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王城。

    多余的鬼将没跟来,只剩张布一个,王城城墙上,秦昆、徐法承、赵峰、朔月,忽然感受到空气中一阵澎湃的波动,朔月一道剑气劈开阴云,发现王城内的血河边,妙善三人正在和一个老鬼斗法。

    “是妙善师兄他们!”

    “好家伙,这和尚厉害啊!”赵峰一喜,见到自己人就是开心。

    一个铜钱丢下去,赵峰蓬地一声消失,铜钱落地时,自己出现在铜钱的位置,朝着妙善三人跑去。

    “鱼龙山赵峰,前来助拳!”

    血河边,正打的难解难分,钓叟的鱼篓倾泻,十几条怪鱼扑向三人,莫无忌撑开油纸伞,旋转着荡开怪鱼,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转头道:“阿驴!别想过来抢功劳!我们可是有赌约在身。”

    赵峰兴奋的脚步急刹,暴怒道:“莫无忌,猪油蒙心了你!”

    秦昆一行也跟了过来,妙善的僧袍震开钓叟的鱼钩,对着徐法承道:“这里不需要你们。”

    徐法承黑着脸,都濒临极限了竟然还惦念着赌注,这和尚越来越俗气了!

    “别后悔!”徐法承撇了撇嘴,率先离开。

    钓叟也看到了这边的援手,原本觉得棘手,现在才发现他们竟然以自己为赌注?

    钓叟无奈摇头,开口道:“张布,你也投敌了?”

    张布呵呵一笑:“王上,打不过,没办法。”

    钓叟一笑:“无妨,寒鳞鬼王和大王就在里面,带着你的新主子去会会吧。”

    张布欠身:“布有愧王恩,告辞。”

    走过血河桥,踏上十殿阎罗的祭台,一个面目狰狞的男鬼在等着他们。

    一身鱼鳞,从头到脚,通过天眼看到,这男鬼身上的鱼鳞闪着金属的寒光,随着鬼气流转而张合。

    “魇州寒鳞鬼王恭候各位上师大驾。”

    双手交叉在胸前,鱼鳞鬼咧嘴一笑,露出嘴里的尖牙。

    徐法承从秦昆身边走过。

    “玄起茅山气有方,三清灵官坐神堂,玉女喜神孕道子,桃神对剑震天罡!茅山,徐法承。”

    “云楼罗帐月下松,九隐剑起画屏东。云丘观,朔月。”

    “百鲤汇成一道溪,龙门飞渡化太极。鱼龙山,赵峰。”

    “请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