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宰执天下 > 宰执天下 正文 第302章 不悖(六)
    “老家伙终于递降表了。”

    听到消息,章惇还很矜持的评说了一句,不过内里的兴奋和志得意满根本瞒不过人。

    文彦博是元老旧贵们的精神领袖,一直以来都是跟茅坑里的石头一般死硬。早年文彦博等老臣还在朝堂中呼风唤雨的时候,更没少对章惇这等新党核心下黑手。

    章惇当年是吃足了苦头,秉政之后,也没少报复回去,不过文彦博身份摆在那里,又龟缩在洛阳城,章惇除了拿文彦博子孙的仕途出气,真奈何不得那条老狐狸。

    本以为会死硬到棺材里的文老太师,今天终于服了软,章惇心里的那股子得意怎么都遮掩不住。

    韩冈能理解章惇。

    到了他们这个地位,各种享受越来越多,权力金钱美色随意取用,但心中畅快的时候却越来越少了。

    老对头服软这种事,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次了。

    剩下还有谁?

    韩冈和章惇的敌人,只要敢冒头的,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

    不过也就章惇开心,韩冈不像他,对文彦博没有什么心结——他过去还没在旧党那帮人手里吃过亏。

    “要见吗?”韩冈问。

    “玉昆你怎么说?”章惇反问。

    “要见面就得回洛阳了,总不能让他来嵩山。”韩冈停下脚步。蜿蜒的山道就在脚下。向上通向太室山颠、峻极峰顶,向下就是下山了。

    “肯定是要回洛阳的。”章惇说。

    虽然来人说明了,文彦博是准备登门求见,但以文彦博的资历和年龄,当然不可能让这位九十多岁的人瑞前来嵩山拜见。甚至回了洛阳,也不可能让文彦博当真出门来。得反过来,章惇、韩冈上文家去。

    年纪大真的占便宜。

    俗话说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食,就是怕年高出事,九十岁的老家伙什么时候咽气都有可能,若是正好撞上了,不免沾上一身晦气。

    章惇和韩冈都是讲究人,在场面上还是做得到位,不想让人戳脊梁骨。

    “不过,”章惇抬手拂开从山道边探过来的枝丫,“要是去了文家,文宽夫一摔杯子,屏风后转出五百刀斧手来……”

    如今市井中小说里的段子,章惇说来,却是半带玩笑半认真。到现在为止,吕嘉问案的真凶都没有查出来,即使是文彦博,他身上都带着嫌疑。

    “那样可就有趣了。”韩冈接上话来。

    “是啊,”章惇眉眼深沉地说着,“那就太有趣了。”

    若是文彦博涉案,可就是洛阳城中几十家勋族一起连根拔起的节奏。当然,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

    也不知是不是期待有趣的事情发生,章惇最终还是决定要去见文彦博,放弃了继续攀爬峻极峰的计划,先行下山,乘车返回洛阳城。

    而韩冈没跟着一起。他对文彦博没有心结,当年刚出道的时候,就让贵为宰执的文彦博很是吃了点亏。

    “我一向跟文太师犯冲,去见他,旁边还得备两名翰林医官给他候着。”他是这么对章惇说的。

    章惇并没有多说,就在山道上,干脆的跟韩冈告别。

    这几日的商谈,该谈了都谈了,日后的利益分配,甚至章惇退休后的安排,都有了默契。

    宰相成为议员,章惇的提议,大大加强了议会的权威,也符合韩冈的需要,更是这一次会面最重要的两个成果之一。

    对章惇韩冈这等强势宰相来说,成为议员可以更好地控制住议会,可对于章惇、韩冈之外的宰相,却是反过来要受到议会的钳制了。

    在章惇和韩冈而言,这是他们眼下能推行的最好的制度了。

    等韩冈回洛阳后,再见个面,两人就会分道扬镳,一回关西,一回洛阳。下一回再见面,就不知是几年后了。

    绕过峻极中宫,韩冈一路向上。

    前后护卫数十人,更远处几百人为韩冈鞍前马后的服侍,甚至早有人到了峻极峰顶做准备,却没人打扰韩冈的步伐。

    变成了独自一人的攀登,常年锻炼起来的体力,让韩冈走在陡峭山道上时,如同平地一般的轻松。

    本来还以为要在半途上夜宿,但韩冈开始独自登山之后,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峻极峰顶已经近在眼前,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山道中比较开阔的地方,道路两侧只有稀疏的几株树木,剩下的尽是山石。从这里望下去,不仅**王寺的金色琉璃瓦屋顶,就是登封县城的全貌也尽入眼底。

    韩冈有点累了,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立刻就有人递上了温热的茶水。

    暮色将临,催促晚课的钟声在嵩山七十二峰的峰峦中回响着,间中还掺杂着山脚下传来的汽笛声。

    西斜的日头给大|法王寺的楼宇殿阁镀上了一层金辉。仿佛寺中无处不在的饰金,透过屋顶墙壁,一起映照了出来。

    金灿灿的嵩山寺院。

    从洛阳过来的支线铁路,直抵嵩山脚下,专门服务进香的香客。这也是洛阳最早通车的支线铁路。通车后不到十年,嵩山上的庙宇观祠,如**王寺、大会善寺、嵩岳寺、少林寺,一个个香火鼎盛,比过往多了十倍。

    铁铸成的道路,带来的却是黄金。

    但黄金,从古到今,都是祸乱之源。

    各家寺庙因为香火旺盛,手上余钱无数,如何花掉这笔钱,寺庙中给出的答案就是买地,千方百计的兼并。

    如今登封七成的田产是在嵩山各大寺院名下,而贫者无立锥之地。

    这就是京西的现状。

    其他州县与登封县不同的地方,只是兼并者是另外一波人罢了。

    章惇兴匆匆回去洛阳,看起来是准备从文彦博身上着手,从而将京西旧党收为己用。

    韩冈不与他争,倒不是谦让,京西这座火山中涌动的岩浆,可不是收服几个豪门世族,就能压得下去的。

    战争开始后,必定要上涨的粮价,只会给京西的局势雪上加霜。战争会带来红利,却分润不到京西底层的百姓身上。

    太多财富没有用到该用的去处了。

    上面还有当年则天皇帝登嵩山封中岳的遗迹,跟金碧辉煌的寺院一样,都是新近整修过的。

    韩冈忽然没有心情再往上去了。

    在登封盘桓了两天,韩冈比章惇迟了几日返回洛阳。

    之前收到消息,章惇在探望过文彦博之后,文及甫公然宣称要辞去官职参选议员,而京西大族也纷纷表现出要投靠章惇和福建商会的态度。

    韩冈想要劝一劝章惇,这些人根本不能相信。

    但韩冈在洛阳没有见到当今宰相。

    就在这一天的早间,章惇接到京中有变的消息,便匆忙收拾行装,赶回开封

    ——还不到十岁的候任皇帝重病垂危。

    即使是在医学越来越进步的现在,幼儿的夭折率都没有低于十分之一。

    年幼的候任皇帝,什么时候挂掉都属于正常范围。

    可是在正规途径的报信中,韩冈得到了一份密报——来自于他直辖的私人情报系统——候任皇帝之前在宫中,曾经发表过对如今皇室暗弱的现状不满的言论,

    这样一来,章惇出京,到底是为了会面,还是为了避嫌

    韩冈现在可没有多少把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