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乘鸾 > 乘鸾 正文 546章 美人
    纪小五长相清秀,五官柔和。

    现下擦了粉,稍微将眉眼勾一勾,再点上胭脂,分明就是个英气的美人儿。

    正好胡姬比较高挑,他偏瘦的体态没有半点违和!

    明微忍着笑,说道:“就是胸太平了。”

    多福扫了一眼,拿起两个糕饼:“这个塞进去就好了!”

    “哎……”

    明微满意地点点头:“去吧,表哥!”

    纪小五“哦”了一声,掀了帘子出去,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出来。

    算了,回头再说吧。

    纪小五半低着头,走到那边的雅座前。

    安王的侍卫拦了拦,纪小五含蓄地冲他们一笑,学着胡奴的语调说话:“方才去换衣裳,来得有点迟。”

    他的声音还是少年式的清亮,掐着嗓音说话,还挺像回事。

    两名侍卫犹豫了下,退开了。

    纪小五掀帘入内,正在高谈阔论的安王往这边瞟了一眼,眼睛一亮:“哟,这胡姬长得够味!到本公子这儿来!”

    杨殊正在喝果酒,抬头看了一眼,忽然就呛到了,咳了个不停。

    安王不满:“你这是干什么?难得叫你出来一趟,一直在做怪。”

    “没,就是喝得急了。”杨殊摆手。

    纪小五一看,趁机挤过去:“公子,奴家给您顺顺气。”

    杨殊听他说话的腔调,咳得更厉害了。

    安王不开心了,说道:“怎么,本公子比不得他俊俏,都围着他是吧?”

    杨殊趁机推了纪小五一把:“听到没有?去伺候安公子。”

    纪小五才不去,一把拉住他,抓着手就往自己胸口按,口中喊道:“公子怎么这么不负责任?才摸了奴家,就将奴家推给别人。”

    杨殊一按就按到了两个糕饼,脸都黑了,想甩掉纪小五,却被他死死缠着。

    两人一个推一个抱,旁人看不清,还以为玩闹起来了。

    安王看得乐不可支,哈哈笑道:“算了算了,既然你喜欢这个,我这当叔叔的就不跟你抢了。哎,瞧你这样儿,是不是憋狠了?我家有个母老虎就算了,你这还没进门呢,就给管起来了。今儿你随意,叫多少美人都行,三叔请客!”

    杨殊假笑两声,压着声音问:“你穿成这样干什么?”

    纪小五靠着他胸口回:“哟,你认得出来?”

    杨殊皮笑肉不笑。

    呵呵,以为他是明微那个脸盲吗?这还用认?

    他刚想问个清楚,纪小五大声叫了起来:“哎呀,公子别急嘛!咱们到屋里再……”

    一边叫眼睛一边往外面瞟。

    杨殊一个激灵。这小子,肯定有古怪。

    当下不再留手,趁纪小五缠着自己,右手一搂,手指飞快地在他腰上一拂。

    纪小五的声音马上弱了下来:“哎,你……”

    杨殊趁机脱身,将他推给安王:“三叔,这美人也太急了,我不好这口,要不给你吧?”

    安王见的美人多了,偏偏没见过纪小五这种,正感兴趣,听他这么说,假意道:“抢了你的多不好意思!”

    “我今儿是真没兴趣,三叔不必客气,来,美人儿给你!”他一推,纪小五一个踉跄,就到了安王身边。

    纪小五被他点了穴,此刻软绵绵的,一推过去便往安王倒去。

    安王抱了个满怀,兴奋得眉毛都舞动起来了,凑上去深深吸了一口:“美人身上真香!”

    纪小五差点吐了,眼睛拼命往杨殊那边瞟。

    哪知杨殊不但没有救他的意思,还站起来:“三叔,侄儿就不打扰你了,先到外头看看歌舞,你自便。”

    “哈哈,好,好!”安王心急,搂着纪小五去要舱房。

    嘿,这么主动的美人,他还没试过呢!

    纪小五想叫唤,偏偏舌头喊不出来,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眼见杨殊不理他,努力转动眼珠往另一边珠帘看去。

    明微和多福分明就在里头,却没有出来的意思,纪小五只能眼睁睁被安王拖进舱房。

    去他娘的!他这会儿算是领会过来了。

    明微一开始就是故意耍他玩,而杨殊把他推给安王不说,还点了他的穴。

    两个混蛋!

    不行,他得赶紧解穴,不然菊花不保了!

    对了,师父教过的,怎么冲穴来着?

    ……

    杨殊看着纪小五被拖走,看了看他最后目光投放的方向,过去掀起珠帘。

    看到里面的人,他就笑了:“就知道你也在这。”

    明微瞟了他一眼,说道:“越王殿下不是正在风流快活么,怎么有功夫过来?”

    杨殊在她身边一坐,凑过来说:“刚才叫什么风流快活,现在才是。”

    明微推了他一把:“放尊重些,我可不是那些美人。”

    杨殊摸摸鼻子,只能往后退了退,问她:“你就不担心纪小五失身?”

    明微轻笑,反问:“安王殿下有断袖之癖?”

    “以前是没有,可说不准他今天发现乐趣了呢?”

    明微就道:“那只能看表哥的运气了。他不是说自己练功勤奋么?这样都脱不了身,可见太偷懒了。”

    杨殊哈哈一笑:“我点得不重,只要他加把劲,就能解开。”

    “呵呵。”

    她这样皮笑肉不笑的,杨殊有点头皮发麻,自己也笑不出来了。

    “啊,你也出来看舞?这鱼龙舞很好看吧?我本来不想出来的,都是三叔,他近日一直关着读书,好不容易有了一日假,非要拖我出来玩……”

    明微只斜眼看他,面上带笑,笑得让人发冷。

    杨殊说着说着变小声了,凑过去求饶:“真的就这么一回,还是推不掉才出来的。刚才我很规矩,没做什么事……”

    “是吗?表哥刚才好像说,你摸他了……”

    “没有的事!”杨殊矢口否认,“他故意陷害我的,就他那两个糕饼,有什么好摸的!”

    “哦,你还是摸了啊,不然怎么会知道是两个糕饼呢?”

    “哎,那是他……”

    明微叫来胡奴,结了账,便出了船舱。

    杨殊亦步亦趋,向她小声解释:“真的,你相信我嘛!”

    “身上全是香粉,还好意思说。”

    “那我去洗掉,全都洗掉!”

    两人下了画舫,很快汇入人流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一身衣裳扯得乱糟糟的纪小五从舱房出来,急奔到厅中,撩起珠帘一看,里头坐着两个陌生的男人,正搂着胡姬喝酒。

    他气得脸都青了。

    “明小七,再信你我就是小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