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乡野小春医 正文 第1285章 牛肉面和被洗脑的胖子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一觉睡到天‘色’擦黑,萧晋才因为饥饿而醒来,转头看看身侧,‘床’铺和枕头都很整洁,就叹了口气,下‘床’走出了卧室。

    客厅里没有开灯,窗外夜空从东到西,颜‘色’从墨黑到浅蓝,仿佛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慢慢吞噬西方天边那倔强的一抹橘红。

    裴子衿就坐在落地窗前,从萧晋的视角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剪影轮廓,以及一个偶尔会反‘射’出微微光芒的酒杯。

    “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是一个会独自品酒看夕阳的文艺青年。”走到她背后,萧晋笑着说。

    裴子衿没有动,只是开口道:“酒瓶在桌子上,饿了就自己打电话叫或者去楼下,我已经吃过了。”

    萧晋眉头一皱,忽然捧住她的脸就俯身‘吻’了上去。

    酒杯掉落在地毯上,萧晋的脸上也挨了一巴掌,裴子衿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前‘胸’剧烈起伏着。

    “萧晋,我对你的容忍不是没有限度的。”

    “我知道,所以才需要你的耳光把我打醒。”萧晋‘摸’‘摸’脸,笑着转身走向卫生间,“打电话帮我叫一碗牛‘肉’面,另外,把那个夷州的胖子也带过来吧!”

    裴子衿大怒:“我是你的上司!”

    萧晋根本不理她,不一会儿,几件衣服就从卫生间里被丢出来,接着便传出了哗哗的流水声。

    男人洗漱的速度总是很快的,不到二十分钟,身穿浴袍的萧晋就擦着头发出来,看到地上的衣物已经挂在了衣架上,嘴角便翘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

    裴子衿不知去了哪里,桌上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已经有点坨了,但他丝毫不在意,随手把‘毛’巾一丢,就坐下去吸哩呼噜的吃了起来。

    刚吃了一半,房间‘门’被打开,裴子衿推着一个双手被铐住的胖子走进来。

    萧晋瞟了一眼,边吃边道:“把他的手铐解开。”

    裴子衿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但还是依言打开了胖子的手铐。

    噗通一声,胖子就跪下了,爬到萧晋的桌前就大声哭道:“老大!长官!我真的就只是个送货的,其它什么都不知道啊!求求你们,我什么都招了,我愿意坐牢,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萧晋诧异的挑起眉,问道:“你以为我们要杀你?”

    “不是吗?”胖子也愣了,呆呆的回答说:“那你们不把我关起来,反而带到这里做什么?”

    萧晋茫然的看向裴子衿,就听她不屑地说:“夷州那边一直都在拿几十年前动‘荡’的那段时期来宣传大陆的du裁和黑暗,没有人权,公职人员草菅人命更是家常便饭,这胖子在大陆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依然这么认为,被洗脑洗傻了。”

    萧晋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夹起一筷子面条,问胖子道:“叫什么名字?”

    听了两人的对话,胖子隐隐也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就抹了把眼泪,乖乖回答道:“回长官的话,我叫张家和。”

    “嗯,”萧晋点点头,继续吸哩呼噜的吃面,“张家和,你放心,把你带出来不是要杀你,而是要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如果你表现的好,放了你是不可能,但死罪肯定能免掉。”

    张家和闻言‘精’神一振,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就问:“那不知长官您想让我做什么?”

    萧晋转脸看看他,笑了笑,却不再说话。张家和也不敢再追问,只能不安的跪在那里看他吃面。

    不一会儿,一碗面吃完,连汤都喝光的萧晋擦擦油嘴,对裴子衿笑着说:“明明是一家五星级宾馆,做的面却出人意料的地道,我总是吃不够啊!”

    裴子衿眼中光芒一颤,转开脸,没有吭声。

    萧晋也不以为意,起身拍拍张家和的肩膀,说:“跟我来。”

    张家和不明所以,忐忑的跟着他走进了卫生间。“长、长官,您有什么吩咐?”

    “别紧张,放松。”萧晋又拍了拍他肩膀靠近脖子的位置,笑容满面的说,“我没什么吩咐,你也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呆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就好。”

    说完,他就走了。张家和傻呆呆的眨了眨眼,正犹豫要不要问个清楚,忽然一阵难忍的剧痛就从肩窝处开始,迅速蔓延到整个上身。

    他的眼球瞬间布满了血丝,张开嘴想要惨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肩膀,胳膊却根本抬不起来,软软的倒在地上,顷刻间已是满头大汗,像一条蜷缩起来的大‘肥’虫子一样无声的颤抖挣扎起来。

    听到卫生间里的动静,裴子衿想要进去,萧晋却把‘门’给锁上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她质问道。

    “没什么,”萧晋无所谓的笑,“那家伙一看就是个滑头,我时间紧,没工夫慢慢的调教他,所以就让他品尝一点刻骨铭心的滋味儿,回头到了夷州应该能变得乖顺一些。”

    裴子衿沉‘吟’片刻,点头:“这个人将来还要做东南沿海一些赃官的污点证人,你注意点,只要不‘弄’死他,其它随便你。”

    “不是吧?!”萧晋有点犯傻,“你可别告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把他和那个什么‘涛哥’一起活生生的带回来,真当我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吗?”

    “当然!”裴子衿回答的毫不犹豫,“国安的涉外任务‘性’质大都是这个样子的,要是一点难度都没有,有外‘交’人员就够了,还要我们做什么?”

    “那我要是做不到呢?”

    “随便!反正只要是你自己单独回来,撤职追责肯定是板上钉钉了。”

    “果然鹰犬爪牙没人权啊!”萧晋摇头叹息一声,又问:“我的身份搞定了没?”

    裴子衿稍一犹豫,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丢给他,说:“身份证、护照、往来通行证和银行卡都在里面,因为你不是国安正式编制,所以它们是有效期的,从你重新踏上大陆国土的那一刻起,即时失效。”

    “临时工更没人权!”嘟囔一句,萧晋打开文件袋掏出证件一瞅,顿时眼珠子就瞪圆了,呆呆看了半天才表情怪异的问道:“亲爱的裴大长官,虽然‘易安’这个名字相当不错,但姓裴是什么鬼?不会你们裴家下一代正是‘易’字辈、你在趁机占我的便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