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独步成仙 > 独步成仙 正文 1485章 剑胎之域
    陆小天当年龙鹿真身的实力远超寻常的化神级强者。哪怕眼前的雪域妖鹿已达化神的层次,可龙元之力毕竟不是自己修炼出来,而是走了捷径,吸收龙元之力,提升至眼下的境界。此时龙骨出现,雪域妖鹿也无法阻止龙骨对龙元天然的吸引。

    只是雪域毕竟已经炼化龙元多年,龙骨已是死物,想单凭两截龙骨便吸走他体内的龙元,也是难以办到。龙骨的出现,只是压制住了它体内的龙元之力,使其实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老夫已寿近千哉,余日无多,逃出此地,也不过多活几百年,与其苟活于世,不如放手一搏!我来!”夏侯惇风伸手一扬,一道落雷将眼前一只十一阶的冰霜巨狼炸得皮开肉绽。身体化一道雷电,破空向龙千古飞去。“龙骨来!”

    “接住!”龙千古伸手一掷,手中的龙骨化一道流光,飞向夏侯惇风。

    雪狱妖鹿眼中凶光大闪,身体分出一道妖鹿虚影,冲向夏侯惇风。

    “区区虚影,我便是舍了这身剐,也断然不会让你得逞,九天雷动!”

    夏侯惇风音发如雷,须发皆扬,身周四侧雷电奔走。化九根巨大的雷柱以极为玄妙之阵落于在雪域妖鹿的虚影四周。强大而带着毁灭气息的雷霆之力将妖鹿虚影一次次拦回。夏侯惇风趁机伸手接住龙骨。一道法力注入其内,龙骨华光大,将四周的空间覆盖,长长地龙吟之声响起,一股慑人的威严扑天盖地而来。

    “这是龙威!”龙威覆盖之下,无论是诸族强者,还是脚下成群的冰霜巨狼无不心头大颤,便是夏侯惇风本人,也几乎握之不住。

    “哈哈,蓝魔海域的顶尖修士,不在我赤渊之下,道友好手段!”项狂看到那阵华光大,放声大笑。

    雪域妖鹿面色一变。原本因为龙骨的出现,体内的龙元之力便受到了牵制,此时那龙骨以法力激发的情况下,虽还不至于彻底失控,但他却必须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压制体内龙元之力的暴动。此消彼涨之下,难免要再次受到一定的削弱。

    “龙鹿原本乃是妖族修炼有成,才现成龙之象,此事我妖族何甘落于人后!龙骨来!”木凤霓裳清鸣一声,现出本体木凤之形,飞至夏侯惇风并肩处。

    “好,接着!”项狂此时仍是防备雪域妖鹿功击的主力,根本无暇以法力激发这龙骨。只能假手他人。

    “诸位,先剪其羽翼,灭杀掉这些冰霜巨狼,然后再共击雪域妖鹿,这雪域妖鹿正是炼化了龙元之后,才得以证道化神。眼下龙元在望,岂能轻言放弃!诸位,戮力杀妖!”

    陆小天眼见得项狂三个与雪域妖鹿在空中走马观花一般激斗,所过之处雪岭崩塌,冰川碎裂。异地处之,他不认为自己能如项狂一般挡住雪域妖鹿这化神强者的攻击。三大仙朝,其底蕴果然惊人,竟然能使元婴修士达到如此地步!

    怪不得项狂这些人明知赵族人在其中捣鬼也要踏足进来。若这龙鹿乃是龙元化灵,恐怕龙骨对其影响更大。意外的是出了雪域妖鹿炼化了龙元。受龙骨影响较小,不然这场激斗,项狂几个赢面更大。不至于落得眼前颇为被动的境地。

    此时陆小天又收了好几只冰霜巨狼的妖婴,没有直接面对雪域妖狼,相对陆小天受到的压力要小一些。

    “对,先剪除其羽翼,最后再合力攻杀雪域妖鹿,鬼曜!”玄魇鬼王大叫一声,一轮黑日在这冰川之上升起,几根鬼气幽深的骨链如蛇翻卷,将其包裹在内的那团幽云,亦是化一只有巨型骷髅头,与眼前的冰霜巨狼激战。

    “这等事如何少得了我魔族!”巽阴魔章部族首令巽洪,伸手将手中的战戟往地面一插,一道冰火光罩将十数只冰霜巨狼尽皆罩入进去。当初巽洪便是用这一招围困了陆小天,项倾城,金甲尸王等六个大修士级别的强者,此时数十载未见,巽洪这一招威力更甚从前。一只实力弱小的冰霜巨狼直接被冻毙当场,还有两只被煞气森重的魔火所吞没。

    陆小天所动用的飘渺剑阵亦是网罗了好几只冰霜巨狼在剑阵之内。剑意如丝,毫不停歇的释放出去,中间一只剑胎高悬于空。

    “咦?”陆小天心里略微有些诧异,只觉得这次散发出来的剑意似乎比起往日来得更多,而且更加精纯。以剑胎为中心,飘逸的剑意在四周凝聚,汇聚成八柄飞剑虚影,在往常,剑意凝结飞剑虚影之后,便会戛然而止。而此时在,陆小天像往常一样结成剑域之后,剑意仍然还在不断的释放,朝那八柄飞剑虚影汇合而去。

    八柄以剑意凝结而成的飞剑虚影仍然在以比之前还要快的速度吸收剑意,转眼间便形成了新的剑胎,比起中心处飞剑实体形成的剑胎仍然有一段距离,只不过其气息比起寻常的飞剑要强大了一截。

    “剑胎之域,竟然就这样形成了。”陆小天有些意外,他在飘渺殿的诡异空间内,除了锤炼肉身,对于这剑胎之域的领悟也一刻没有停止过。血罡之力快要耗尽时,他以飘渺飞剑斩碎流火石,飞剑之法亦得到了相当的历练,只是相对没有肉身的提升那么明显。

    剑光闪动,几道剑胎交叉而过,剑域内的两只十一阶冰霜巨狼猝不及防下,才勉强挡住这几只剑胎,便被身后的剑光袭杀,肉身被大卸八块。

    陆小天抬手将妖婴收起。看了一眼项倾城,此时项倾城亦是极为意外地向陆小天看来,似乎对陆小天的剑胎之域极为侧目。

    此时项倾城青丝飞扬,并未像往常那样祭出祭锣,可在其身后,却是出现一只碧玉色的光圈,丈许高大。如同一道剑域世界的门户在其身后。一柄柄飞剑自那碧玉色的光圈内涌出,浩荡成河。

    与之相对的,这冰川之上的另外一处,剑光如月夜流水,充满着一种宁谧的异样美感。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