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金丹九品 > 金丹九品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深信不疑
    灵骅考虑了许久,终究没有这个勇气。

    虽说,迫他发誓的只是那些死物中的一个而已,是将它杀死触犯冥界底线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显然的,这种可能性并不小,毕竟,那黑影相比于其他死物,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哪怕是弱得与众不同,但与众不同就代表着特殊,而特殊就代表着其在所有死物之中是很重要的一个的可能性比其他看起来很寻常,或者说很合群的死物大!

    哪怕最终增大之后那个可能也不大,但因为对手实在是太强太强了,强到了只需有一分微不足道的可能性实现,那也不是灵骅所能承受的地步,因此,在这瞬间,灵骅就打退堂鼓了。

    “原来如此,看来我得要重新想办法了。”他叹道。

    李浩只做不知。

    完全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而是接下去继续发表自己对那功法的体会结果。

    “那功法的转化其实很类似冥界对阴魂的处理,甚至我觉得那创造出这功法的存在可能就是从冥界的基本运方式上得到了启示这才创造出了这功法。”李浩微笑着这样道。

    听到这个,灵骅有些恍然,又有些怅然。

    接着他猛然心中一动,开口问道:“若是冥界的连力量真的那么奇妙,那么,创造这功法的存在是否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好处?比如,提升几个境界之类的?”

    李浩一听,面色猛然一变,这种情况他在这之前却是从没有想过!

    冥界的力量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灵骅还只能靠从李浩所说的去猜测,但他可不一样,他不单单是亲眼看到冥界的力量是如何的,他更是被冥界的力量给附身过,亲身感受过冥界的力量到底是何等的伟岸,何等的聪明,何等的有智慧。

    灵骅或者只是随意的,无责任的猜测而已。事实上他的内心之中或许也完全不相信这种情况可能发生。但,对于李浩而言,他却无比清楚,这种情况不是有可能会实现,而是必然会实现的!

    冥界的力量是如此的奇妙,简直就是真正的强者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几乎可以说是冥界意志的化身了。

    这样的化身是如此的敏锐对于诸天万界之中的某个世界出现问题它都会采取行动来施加惩罚了,发生在冥界内部的呢?难道发生在冥界内部的事件受到的关注反而是会少于冥界之外?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啊!这一点,在这之前李浩就已经是想到一些了。只是在之前他也只是想到这一步而而已,却没有深入下去。

    事实上,他之前判断他改变转化这冥界之中阴阳极度不平衡的天地灵气化为阴阳平衡的天地灵气并没有问题的标准就是这个,因为冥界的力量没有反应,所以他便默认冥界默认接受了这一点。

    但,现在他仔细想想,却就发现自己之前所忽略掉的东西,那便是,既然冥界的力量会对造成冥界产生负面效果的行为施加惩罚,那么,它难道会完全忽略对冥界产生正面效果的行为进行奖励?!

    为本质上比起诸天万界更强上一个等级的冥界岂会是这种奖罚不分明的世界?

    所以,从明确知道冥界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奇妙的时候开始,李浩其实就应该可以猜出这种对冥界来说有正面意义的行为必然是可以得到冥界力量的奖励的。

    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奖励会是以什么样的机制来实现!

    比如:那创造出生灵化死物之法的强者得到了什么奖励?又比如:为创造那天地灵气转化之法固定在设备上的法门的自己,会不会得到什么奖励?若是不会,那么为什么不会?若是会,又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其中,第二个比如显然才是李浩关注的真正重点!

    而想要知道这个,自然就只能从前例出发来弄清楚冥界力量对于种种正面行为的奖励机制到底是怎么个章程。

    第一个弄出转化天地灵气法门的生灵活物可以是一个参考。同样的,那死物之中,创造出那生灵转化为死物功法的存在的遭遇也能为参考。

    前一个参考其实已经是早早摆在李浩面前了。这些年李浩借助那法门与其他生灵活物交换而来的典籍之中却是不乏与那存在有关的内容。之前他只是看过便算,并没有深入思考下去,但这时候他重新想想,那强者的得到的奖励却就是一目了然了。

    那强者飞升了!他借助这种飞升,早在不知多少年之前就已经脱离了冥界!

    没错,在这凌驾于诸天万界之上的冥界之中,确确实实的就出现了所谓的飞升者!

    在这之前,李浩对于这样的传说是嗤之以鼻的。哪怕是再多的典籍从各个方面印证了这个传说,他也只是认为这是那些记载典籍的强者对于那存在实在是太过感激,所以用种种方法来美化那生灵活物离开冥界的方式而已。事实上或许是那生灵无疾而终?就像凡俗世间对于死去的高人成为成佛、仙逝、圆寂、兵解之类的一般。在李浩心中,那创造转化天地灵气之法的强者也是类似的。只是相比于其他成佛之类的说法,他得到了飞升的说法而已。

    当然,除此之外李浩也想过其他可能,比如,失踪。失踪说成飞升,似乎也不算违和。又比如,机缘巧合离开冥界。这相比于其他可能反而更契合飞升的说法。

    这些看法不能说没有道理,若是没有冥界力量的奖励这回事的话,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当然就是这些个了。

    但若是考虑冥界力量的奖励的话,情况显然就已经是完全不同了。那强者的飞升,可能真的是飞升!

    他或许真的,切切实实的,就在众生的面前,用那种真真切切的飞升方式离开了冥界,或是进入外面的诸天万界之中的某一个普通世界之中,或是干脆的就是进入一个甚至比起冥界更加伟大,更加浩瀚的世界之中!

    比冥界更伟大,更浩瀚的世界是否存在,这其实并不是一个问题。那绝对是理所当然的!

    冥界沟通了诸天万界,更几乎凌驾于诸天万界之上!但这也只是几乎而已,在诸天万界之中说不定就会有不比冥界要差上半点的世界存在!更别说,诸天万界之外,在冥界的覆盖范围之外,还有着其他的世界存在着,比如,本体常去的,虚世坊市,似乎便是那样的世界。别忘了,虚世坊市可是不受冥界影响,阴魂能堂而皇之的在其中生存的世界啊!那样的世界存在,更伟大,更强大的世界自然也就同样可能存在了。那强者飞升进入那样的世界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存在最终到了何处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考的秘密。在这时候,对李浩而言,这只能表明,这个奖励可以以向冥界提出脱离冥界的方式来达成。

    至于更多的,那显然是没有的。

    现在要看的就是那死物诞生之法的创造者到底是什么情况了。若是比起那创造出天地灵气转换之法的强者要久远,那他也就只能通过典籍来得到类似对那转化灵气的法门创造者类似的信息了。若是在最近,那他或许就能够亲眼看看冥界力量的奖励到底是怎么个章程了。

    具体是如何,显然都应该去那一处死物聚居的地下空间走走了。

    心中微微叹息,李浩转头看向依然懵懂着的灵骅,当下就感觉一阵无奈。

    无奈间,他道:“走吧,我随你去一趟吧。”

    听到这个,灵骅大喜过望,欢呼一声,道:“真的?李兄你改变主意愿意帮我了?!这可太好了,这样我就完全不需要在意那誓言如何了!”

    李浩自然懒得解说自己乃是去寻找那转化生灵活物为死物功法的创造者有关的信息的,当下只是道:“走就是了。“

    当然,从某方面来说,李浩前去,确确实实的也可以称得上是在帮助灵骅。

    毕竟,灵骅的誓言是找到那一个能够帮助那黑影恢复记忆的存在帮助他恢复记忆而已。而显然的,李浩若是找到那功法创造者的话,完全能够劝告那创造者将奖励用在帮助转化而成的死物恢复记忆嘛。至于那功法创造者怎么决定,愿不愿意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的奖励用来为公众服务,这显然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这确确实实的是有着一点微不足道的可能性。而显然的,只要这个可能性存在,那么不管可能性有多小,那都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而如此一来,李浩显然就是一个符合灵骅誓言之中宣称要找寻的那存在。找到这存在的灵骅,自然也就相当于完成了誓言!哪怕,李浩本身的能力其实根本不足以解决它遭遇的问题,或者更具体地说,是副用,也是一样。

    对于灵骅而言,他却没有想那么多,这时候他甚至连自己之前询问的,有关那创造死物转化功法的存在是否能得到奖励的事情也已经丢在一边了。从这个其实也能看出,对于那个猜想他也只是顺口一说而已,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将其放在心上!更不可能发现这个猜想居然打开了李浩的思路,让他发现了许多之前所没有发现的事实。

    在这时,灵骅心中只是兴奋。

    对于他而言,只需要李浩见到那让他发誓的黑影,他就完全摆脱那个誓言的限制,从此得到真正的自由了!这样的前景让他怎能不兴奋?!

    他之所以会如此认为,自然不是因为他看透了李浩,知道李浩能够怎么帮助那黑影消除记忆损失的副用了。

    他之所以这样认为,却就是因为,他对李浩的能力完全是深信不疑!

    之前已经说过,破除李浩所传授的那个发誓方法的限制的办法就是深信不疑,对自己的深信不疑,对某种联系的深信不疑,对某人实力的深信不疑。

    之前,他对自己的实力深信不疑,觉得自己一定能解决那迫自己发誓的黑影。对自己的认知深信不疑,觉得自己心中没有半点怀疑将黑影解决之后会解决不了那誓言!这后面一点,也可以看是对那誓言与逼迫自己发誓之人的存亡有直接联系这一点深信不疑。有着这些深信不疑,他方才有足够的把握解决那个誓言的限制。

    最后虽说因为李浩的判断而落空,但至少方法是可行的。深信不疑乃是切切实实能够对那誓言的限制是有效果的!

    而现在,灵骅同样是有深信不疑,只是那深信不疑的对象不再是自己,而是变成了对李浩的能力深信不疑!

    他深信李浩比自己强大,深信李浩办法比自己多,深信肯出现在那地下空间就代表着他有办法帮助那黑影解决转化的副用!

    这种深信,达到了足以动摇那誓言限制的地步。于是,它也就真的可以解决那个誓言的限制了。

    既然已经决定那么事情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个地下空间本就不限制出入,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想要进入或者离开却都是完全自由的。哪怕是为这个地下空间繁华创造者的李浩与灵骅,也是如此。

    这当然只是短期内的一种情形。时间一长,这地下空间必然还会有些势力出现。这些势力必然会改变这种情况,借助这种改变获得相应的利益。

    但,那只是以后的事情而已。至少这时候,这种趋势尚且没有出现。

    而这,显然方便了李浩与灵骅。

    “或许,我们将很长时间不会回这里了……”在离开那地下空间的最后一刻,灵骅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这是一种预感,更是一种判断。

    虽然生出了这样的感觉,但灵骅却依然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不舍,连停顿都没有停顿的,就离开了……

    李浩若有所觉,回头扫了一眼,不发一言的当先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