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鸣凤天下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有趣的家伙
    唐店村。

    因为毗邻唐白河,这里的农田能够得到充分的灌溉,算得上是上成的优质农田,一亩地所产粮食能够达到三百来斤,一户人家只需要能够有六七亩地便可以有足够的粮食养活自己。

    民以食为天。

    在战争结束之后,曾经抛荒的农民也纷纷回来,将原本已经被杂草占据的农田重新开垦起来,准备开始种田。

    如今正是春天到来、万物萌发的时候,这田野之中也到处都是农夫,他们扛着官府发放的锄头以及镰刀,匍匐着身子半蹲在农田之中,开始侍弄那些刚刚开始发芽的青苗。

    此刻,李勋也褪下了身上的铠甲,正和着那些农夫一起蹲在农田之中,伺候着这些青苗。

    待到烈日当空、众人疲惫的时候,一行村妇也挑着担子,里面盛着准备好的凉开水以及饭菜什么的,就等着那些农夫干完活之后便可以饱餐一顿。

    舍下手中农具,李勋自农田之中走了上来。

    他接过旁边一位妇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水,又取过一罐凉水朝着口中倒来,等到喝完之后便长呼一声痛快。

    “小李子啊。也多亏你帮忙,要不然咱们村没这么快恢复。”

    这时,一位老者缓缓走了上来,这老者有点驼背,走路也相当缓慢,手里杵着一根拐杖。大概是为了防止这老者出现什么意外,还有两位青年紧跟其后,以免其遭遇意外。

    李勋放下手中瓦罐,对着老者笑道:“李老。这是我应该做的。当年要不是你们收留,哪里能有今日的我?”

    “哈哈。”

    那老者哂笑道:“你啊,可就别谦虚了。”

    “没错。若非李哥当初挺身而出、带着咱们离开这里。只怕咱们也早就死在了那鞑子手里面了,哪里还有今天?”

    “就是就是。就算是那襄阳,当初也是李哥身先士卒,亲自攻下来的,简直就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啊。”

    老者身后的两位青年纷纷叫嚷着起来,对李勋别说是多么尊崇了,简直将其当做了英雄一般的人物。

    李勋老脸微红,连连摆手:“唉。也就是一般般罢了,没这么夸张。”双目之中充满自得,显然也相当的受用。

    “哈哈。你能有今日,也是你自己的造化,可不能亏待了玄女娘娘的信任,明白吗?”李老拉着李勋的手,叮嘱道。

    李勋连忙点头,口中应道:“这是当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对主公的忠诚,都是不会改变的。”为华夏军之人,他对萧凤的尊崇也是发自内心的,毕竟若非是萧凤领导,他们如何还能回归故土?

    “那就好,那就好。你要知道,人可不能忘本,谁帮的咱们,谁救的咱们,可不能忘了。你明白吗?”李老叮嘱道,他估计也是老了,所以就将这车轱辘话左来右去,说了不止一遍。

    李勋虽感不耐烦,但也只能应了下来,谁让对方乃是这唐店村村长呢?

    这时,那李老却注意到李勋脸上有一道淤青,便感到担心:“对了。你脸上这伤疤,还没好吗?”

    说到这伤疤,却是当初李勋和吕梁打架的时候留下来的。纵然李勋实力不错,但耐不住对方人数众多,双拳难敌四手的情况下,所以也就挂彩了。

    “没事。我皮糙肉厚,很快就会痊愈的。”李勋随口应道。

    “唉!”

    李老这时却长叹一声,眉目之中掩不住担忧。

    李勋心有疑惑,问道:“李老,你这是怎么了?”

    “唉。我这不是担心吗?毕竟你为了咱们,竟然和那吕梁起了冲突?要知道那吕梁可不是寻常人物,你若是揍了他的人,那还得了?”李老满是担忧的说道。

    李勋轻笑一声,透着一抹轻蔑之色:“吕梁?就他吗?”

    “没错。就是他!毕竟你揍的人,可是他的人,若是他来找你麻烦的话,你又准备如何?”李老问道。

    “当然是打回去呗。”

    没等李勋回答,那两个青年便应了下来。

    “我问话呢,你们两个别插嘴。”

    李老蓦地一声吼,手中拐杖也戳了一下地面,让两人安静下来。

    他死死的看着李勋,继续问道:“你也知晓,那家伙可是那吕文焕的亲戚,就你能对抗得了吗?”李老不掩饰自己的担心,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哈哈。李老,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就一个吕梁根本就奈何不了我。再怎么说我也是华夏军的一员,那厮若是想要寻仇的话,至少也得经过主公首肯。你觉得就凭主公的性子,会饶过他吗?”李勋笑了笑,并不怎么在意。

    “玄女娘娘?她真的会庇护咱们吗?”

    李老露出苦涩神色来,虽然明面上对萧凤尊崇无比,但若真的牵扯到实际利益上的时候,他还是不怎么相信。

    李勋稍微迟疑了片刻,然后道:“这个,应该会吧。”

    正当两人说话之后,远处却出现了一支军队,数量也不多,只有三十来人。

    他们的出现,也让这里的农民纷纷惊讶起来,莫不是抓紧身侧的锄头以及镰刀,先前时候的战争,让这些农民对军队相当抵触。

    等到距离稍微近了一点,那些农夫看到对方那熟悉的军服之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农具,心中却起了疑惑:“是华夏军?他们怎么来这里了?”

    因为李勋原因,这些人对于华夏军的军服当然也相当熟悉。

    李勋眼见这些人出现,也是有些惊讶,目光微凝落在对方肩章之上那一枚血色勋章,心中为之一顿:“是宪兵?莫不是为了昨日的事情?”

    相较于那些农夫,李勋更清楚华夏军内部的构成,当然知晓为军队之中的执法机构,宪兵究竟是怎么一种存在,为维持纪律的存在,基本上没有任何士兵愿意落在这群人手中。

    “请问你是李勋吗?”

    很快的,那宪兵之中走出一人,对着李勋询问道。

    李勋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我。”

    “很好。那还请你现在跟我们走一趟。”那人一挥手,身后两人一起走出来,手中拿着手铐、脚铐,就准备将李勋给铐住。

    先前时候,众人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等到见到李勋四肢被铐住之后,便立刻炸开锅了。老者身后的两位青年一起冲出来,直接跑到了宪兵之前,对着宪兵骂道。

    “喂。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要将李哥给铐住?”

    “快将李哥放了,要不然老子让你们好看。”

    那李老顿感紧张,连忙叫道:“李星、李辰,你们两个还不给我回来?莫要阻止他们本事,明白吗?”被李老这一番呵斥,那两人这才苏醒过来,瞧着众位宪兵目中充满敌意,也感到害怕,只好灰溜溜的走了下来。

    “哦?”

    看着两人这边表现,那宪兵队长轻笑一声,侧目看了李勋一眼,诉道:“他们两个是你什么什么人?”

    “是我的两个表弟。他们两个不是华夏军的,按理说应该不会被抓的,对吧。”李勋勉强笑了笑,低声央求道。

    宪兵队长点点头,回道:“的确如此。”

    “那就好。”

    李勋稍感轻松,只是自己被抓就可以了,他实在害怕会牵连到别人。

    “既然如此,那还请你跟我们走吧。”宪兵队长拉了拉铁链,又是提醒道。

    李勋阖首回道:“这是自然。”随后就跟在众人身后,一起离开了这唐店村,朝着襄阳走去。

    众位村民看见这一幕,也是议论纷纷。

    “李勋竟然被抓了?这是怎么回事?”

    “唉。还不是那吕梁弄的?”

    “要不是那吕梁,如何会变成这样?”

    “……”

    李老长叹一声,诉道:“唉。果然还是发生了。”

    大概是早就知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李老倒是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但他的双眼却透着担忧,看着李勋被带走的方向。

    “李老!难不成李哥这一次,真的在劫难逃?”

    眼见李老也是如此,李星、李辰两人也是为之害怕,连忙问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李老。我们该怎么办?”他们两个却是害怕李勋会遭遇不测,毕竟那厮来历实在神秘,谁也不知晓究竟是为什么而来。

    若是对方乃是吕梁所派来的,那可就糟糕了。

    “这个,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李老喟然长叹,双目微微阖上,口中也不断地念诵着经文,似是在向上天祈祷一般。

    “听天由命?这可不一定!”

    李辰、李星两人听了,虽是感到不忿,却也只能静静的站在一边,寻思着接下来自己又该如何行动。

    让李勋身陷囹圄、为敌人所迫害,这可不是他们两个所能接受的。

    另一边,那李勋也被押往大牢,正当他被关起来的时候,却是冲着那宪兵队长问道:“对了,我还不知晓你的名字呢,不知道能不能和我说一下?”

    “周行!你叫我周行即可。”

    周行稍感诧异,多看了李勋一眼。

    相较于他往常处理的对象,眼前的这个人却要安静太多,并没有一般人的大喊大叫,更没有露出任何自暴自弃的模样,一直都维持着冷静的模样。

    这般表现,着实让人感到稀奇。

    李勋阖首笑道:“原来叫周行?那接下来的日子,就有劳您了。”说毕之后,便走入了牢房之内,寻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闭上了双眼,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

    周行看了,嘴角稍微翘了起来:“倒是一个有趣的家伙。”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