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星辰之主 > 星辰之主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绑架案
    再提三倍,也就是三千积分!

    坦白讲,罗南听到角魔嘴里蹦出来的这个数字,开始并没有特殊的直感,因为他还没有建立起对荣誉积分购买力的直观感受。

    而这时候,章鱼又拍了桌子:“角魔,你搞什么!能力者协会要崩了吗?积分都毛了吗?你特么是在做梦吗!”

    “哎呦,现在跟了新老板,软趴趴的章鱼也能炸刺儿了。”角魔毫不留情地给予嘲笑,转脸又对罗南比划了个嘴缝拉链的动,“让他闭嘴,否则我们可以再乘个倍数。”

    罗南盯住角魔的影像,那些常识终于从躁动的心底深处挣扎了出来,排列出一系列正常逻辑:

    能力者协会的劳动力价格相对来说是最稳定的,1到2个积分,可以雇佣高级专业辅助人员进行非战斗任务;3到4个积分,基本上是一场集体战斗任务分派下来的最高报酬;5个积分以上绝对可以称为高昂报酬;10个积分那就是天价了,一般是超凡种级别出动,或者是使用高级公共资源的代价。

    要是再世俗一点儿,与信用点数兑换,按照市价,1个积分可以换出100万,但这是公认的滞后缩水价,几乎没有哪个能力者会去干这种蠢事。

    罗南在“千分之二小姐事件”中,因为积分存款清零并出现负数,开启了信用系统。当时的信用额度是一千积分,理论上说那就是透支了他当时的实力和潜力,给出的最高评估。

    从这个意义上讲,章鱼说角魔把自己卖了也不值一千积分,还是有事实依据的。

    当然现在罗南的信用额度是一千八百,基本上是超凡种之下最高级,存款则高达七百余,是四个多月来,灵波网svip模型的使用费抽成、血意环堡垒登陆手镯设计费以及几次讲学授课等积累起来的,在里世界,绝对是小富豪级别。

    可是让角魔三乘两乘,真要完成交易,直接就要被清空资产,然后还要去卖血……

    要么说,在人焦躁的时候,往往需要一定量的刺激,罗南对钱没概念,但别人是不是拿他当傻子,还是能分辨出来的。他抽了抽嘴角:

    “同样的东西,在每个人心中的价值都不一样,所以交易就是你情我愿,可是交易一方根本没诚意的话,你情我愿,也无从说起。”

    角魔立刻鼓掌:“瞧,罗老板说话还是有水平的。能把置疑的话说得这么漂亮。这很好,年轻人呢,不能凭主观意气做事……”

    罗南直接怼回去:“如果不是主观意气,对一本可能已经被你影印了几十遍,除了纪念价值以外再没有任何意义的旧式笔记,我凭什么要赶半个小时的路过来和你交涉?”

    角魔露出夸张的笑脸,罗南却不等他接上话,盯着他道:“我们都是精神侧,也都是通灵者,抛去主观印象和直觉,那还剩下什么呢?”

    这句话终于扭曲了角魔的笑脸,他狭长的眼睛放大了些,也盯住罗南:“看来我们都要修正对彼此的印象……还有筹码。”

    罗南抿住嘴,冷眼看角魔表演。

    正如他对角魔所说,一位精神侧、一个通灵者,看人基本上是走的主观直觉。印象非常重要,而角魔从一开始到现在的表现让他很难以一个对等交易者的态度去面对。

    角魔确实不是走这条路子,他重新放大了笑容,喉咙里呛出怪声:“霍霍,我真的不太喜欢你现在的眼神,之所以还能够保持和你的交流,是因为我对荣誉积分的渴求更加地强烈。还有,要保持对前辈的尊重啊,小子,否则你很可能会为轻率的态度后悔!”

    “我会注意的。”罗南回应得平淡。

    “啧,看来此前我的低调,让你们产生了某些误解。好吧,毕竟有关货物的详情,由于之前没见到正主,我谨慎地按下了一些,而现在就是改变你们看法的时候了……当当当当!”

    伴随着背景音乐,一幅新的图片代替了角魔那张脸,出现在投影区域。

    图片上最显眼的位置,仍然是之前罗南已经见到的那本旧式分页笔记,但相较于早前画面上单调的背景,这张图片上着实是乱糟糟的。

    可就是这些混乱的杂物,吸引了罗南所有的注意力。

    因为他看到了笔记,大量的旧式分页笔记。它们七零八落的堆在一起,上方还有已经残毁的木架和土石碎片。从残留的部件来看,那里早前应该是一个书架,因为腐朽或者是其他外力的用而崩塌了,上面摆放的笔记本一发的摔落下来。有的翻滚摊开、有的层层相叠、有的被淹埋进了土石内层、有的已经在潮湿的环境下纸页腐烂、字迹变形。

    看到后来,罗南都不知道自己是从细节中发掘出了这些,还是脑中无法控制的想象,正如他心中潮涌翻动的近乎失控的情绪。

    这所有的一切共同激发了他的部分生理本能,他的眼眶潮湿发热,指尖也在微微的颤抖。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眼神,我喜欢你的反应,一个孝顺的孩子,一个犯错的学生,一个蚀了本儿的赌徒!”

    角魔的影像重新出现,仿佛咏叹调似的起伏腔调,如同魔鬼的尖笑,就在图片所呈现的空间之中往来回荡:“这就是我的诚意和筹码,想当初发现它们的时候,整理起来累得我腰酸背痛,感觉都少了十年的命呢!罗老板现在你明白,早先的一千积分是多么有诚意的价格吗?

    “可问题是,男人的尊严需要我们大力去维护,所以我不只是介意你那位美女秘书的错误站位,同时还很介意你刚才对我说话的态度,我需要精神补偿,嗯,接下来要乘以怎样的倍数才好呢?”

    “角魔你不要太过分!”章鱼恨不伸手将角魔从投影区域拽出来。

    角魔摊开手,用扭曲而张扬的笑容面对罗南和章鱼的盯视:“我说过你们会后悔,因为我的筹码和底牌让你们无法拒绝……那么四倍!”

    看到章鱼霍然变色的面孔,角魔捧腹大笑:“放心放心,看在同属夏城分会的同伴份上,我会照顾到你们的实际购买能力的。我是说在一千保底积分上的四倍,四千积分!”

    此时的章鱼已经不敢说话了。

    角魔则又开始了舞台剧般的表演:“你们可以认为我是狮子大开口,你们也可以随意往下砍价,而我,会根据你们的表现随时调整价格……有可能再次上调哦!但是请注意,现在需要划重点,因为我有一个不容拒绝的要求!”

    他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圆,一秒钟后,罗南才知道那是钟表时针转一圈的意思。

    “这场交易,要在12小时之内完成。”

    “12小时?”

    “没错,我知道罗老板身边有太多的能人,而我展示给你的两张照片,还有我现在正在和你交涉的通话,已经暴露出很多的信息。如果给你们时间去推演,我不确定还能不能保住我应得的利益。”

    角魔好不容易摆出个冷静范儿,下一秒又自我陶醉:“而且我是个重感情的人,如果你们真把游老头搬出来,让他和我磨嘴皮子,说不定我心肠一软,又同意降价了呢?我也是冒着风险的好吧?

    “所以,12个小时!而且是从我和章鱼接触之后开始算起。没错,我们的交涉时间也计算在内。你可以和我进行长达11个小时的谈判,最后你是否还有时间提货,那是另外的问题。”

    “等等,还有!”

    在罗南回应之前,角魔又竖起一根手指:“为了看到你们的诚意,我需要定金,50%的定金!就是以一千点为基数,先给我500点,我知道你能拿得出来,而且大家都是夏城分会的同伴,转账什么的也特别方便!”

    章鱼被“同伴”这个词儿刺激得要疯了,咬牙低吼:“你特么不是谈生意,你是在绑架!”

    “有区别吗?”角魔撇嘴,晃动手指,“资源垄断、专利垄断、市场垄断,哪一个模式不是绑架?资本能做得,我角魔就做不得?哦,说到绑架,也许我可以做得更过分一点,比如这样……”

    角魔打了个响指,呈现在投影区域的那个残毁的书架废墟骤然烧起了一把火,所有的影像都在火中扭曲。

    “正如罗老板刚才你提醒过的一样,这些笔记的真正价值,影印本里已经可以体现得非常完美了。至于那些纪念价值,如果咱们之间做不成生意,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角魔狭长眼眸中,倒映着火光和血色:“要不然咱们打个赌吧,若这笔生意失败,我会做些什么?到时就不会是这些图片特效,我会拿出更爽利的成果让你欣赏……靠,这么说话感觉我和反派似的,那我们就快点儿了结吧。你的答案,小子!”

    听了太多角魔的台词,罗南感觉耳朵里嗡嗡鸣响,脑际也有些眩晕,他没有去理会角魔长篇大论里的威胁,更不会理会那份自娱自乐,他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向角魔确认:

    “你,进了我爷爷的荒野实验室。”

    角魔微愕,又呵呵一笑:“标准答案!惊喜度不够,但是世事多数如此,你完全可以……”

    罗南打断他的话:“那里还有人吧?”

    角魔眨眨眼,然后方道:“你是想从我嘴里撬情报,拿坐标?”

    罗南没有否认:“这个,值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