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狼公孙 > 白狼公孙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同的夜
    “保护陛下——”

    “呃啊啊——”

    最后一缕夕阳没入地平线,铅青的夜色犹如潮水般掩盖了所有的视线,凄厉的惨叫、侍卫的呼喊都在瞬间响了起来,老人按着断臂,鲜血喷涌朝后仰倒,他上方的天空,一只握住宝剑的手臂正在回落。

    “塞维鲁!!”

    披风抖开,公孙止握刀一偏,刀锋随着剧烈的咆哮削了过去,近旁几名王旗禁卫骑兵冲了过来,最近的一名骑士也在同时挥出兵器,刺耳的金铁交击,呯的一声炸开,其中一名披野兽毛皮的骑兵大声嘶喊,冲来的禁卫照着公孙止唰的劈出一剑。

    天色昏暗,公孙止单手持刀勒过马头,微微侧了侧身,几缕白毛从狼绒飘下来,几乎贴着下巴过去,待到马头调转,反手斩出一刀,靠近的马背上,那罗马人捂着脖子坠了下去,此时,数名狼骑抢上来与反冲回来的禁卫骑兵猛烈的碰撞,昏暗的厮杀之中,有人挡在公孙止前面,回头大叫:“主公,回去啊!”

    与此同时,公孙止挥刀指着前方渐渐阖上的人堆,暴喝:“塞维鲁就在前面,杀了他啊——”

    晚风温热绵柔,歇斯底里的嘶喊、刀兵碰撞的声音、混乱嘈杂的持续,大量的罗马步卒注意到了这支陡然杀进来的百来人的塞留斯骑兵,纷纷朝这边涌过来。追杀突进的狼骑冲刺拉出的战线已经停了下来,尽头,战马失去冲锋的力度陷入泥潭,挥舞两柄弯刀的骑兵左右挥砍劈出,惊人的意志让人无法理解。

    但终究还是冲不动了。

    李恪挥舞狼牙棒终于从后面赶了上来,浑身染血,胳膊、大腿甲胄被破开,几处伤口还在淌血,含血的嘴角大张,拉过公孙止的马头:“首领,冷静啊,现在天黑了......撤回来一点,我们冲的太里面了,后方温侯,还有其他兵马与我们脱节了。”

    “塞维鲁就在前面!跑不远!”马蹄兜转中,公孙止挥刀劈开刺来的投矛,血水顺着眼角滑下来,转过脸来,目光狰狞的瞪了一眼李恪,随后四下扫视:“典韦呢?典韦呢?!”

    有人扑来,被狼牙棒砸开,李恪指着后面黑色里人影推搡、厮杀的轮廓:“也在后面,他把马骑尿了,步战推进来的,现在找不到人了。”

    “啊啊啊啊——”

    公孙止怒吼出声,望了一眼那边只剩几名王旗禁卫骑兵还在厮杀,塞维鲁已看不见了,他咬牙:“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尽全功了!!”

    向的远方,意识渐渐模糊的老人无神的看着苍穹,双唇发抖嚅动,艰难的挤出今日最后一句话:“把王旗砍断…..砍断…..制造混乱,带我…..回君士坦丁…..”

    愤怒、不甘、虚弱的两道声音在不同的地方响起,随后淹没在混乱的厮杀嘈杂里,超过十万人的战场,广漠的夜色里到处都是人与战马奔行、呐喊的轮廓,不久,大大小小的火把点亮,也有火箭升上天空,影影绰绰的人群无序的激烈冲突,随着时间一点点的崩解。

    当有人发现王旗倒下,消失在中阵的时候,最大的混乱直接爆发出来,马其顿军团为第一阵线抵抗冲击而来的乱兵,前列都凹陷了进去,鲜卑、乌桓骑兵零星的杀了进去,当听到后方传来王旗倒下时,整个军团后阵的步卒不由自主的退后,失去支撑的前阵也在半个时辰后,雪崩般的溃败,随后被卷入兵锋。

    前阵的失利迅速引起更后面的两支军团的连锁反应。七万多人的外围,一支支骑兵凿穿四周阵线,对方的弓骑兵摸着黑朝里面射箭,在火把光芒里乱飞,到处都是罗马人,随意落下都有一两人被射杀,射伤倒在地上…….

    人影混乱,巨汉一只手挥舞铁戟,另一只手抓着已死的罗马人,有人不小心撞过来时,手中的尸体已经砸了过去,血肉碰撞的闷响,那人半空中喷出一口血,倒飞回去。四周都是人和马在拼杀奔走,前方,一名膀大腰圆的身影跌跌撞撞的从人堆里杀出来,典韦反手就是一戟劈过去,那人扶着铁盔差点蹲下来:“老典,自己人!自己人!”

    铁戟在大叫的面门半寸停下,巨汉揉去眼皮沾着的血水,这才看清是谁:“潘无双,你不是在前面吗?怎的杀到这里来了,可见到主公?”

    “看我做甚……我自己都不知道杀到这边。”兵器劈飞一人,潘凤喘着粗气将斧子拄在地上,“肯定不知道主公在哪。”

    他肯定的语气说着,四周,越来越多的汉骑、草原骑兵穿过重重溃兵杀了进来。整个罗马军阵外部的压力犹如山岳悬在头上,而内部王旗的倒下更是加快了溃败的爆发。大汉远征军数支骑兵在不同方向进攻,让他们首尾、左右难顾。

    某一刻,压缩到极致的军阵轰然间炸开,一拨拨、一群群的罗马士兵疯狂的朝四周原野疯跑,外面,手持火把的弓骑兵、狼骑斥候、还有来迟的大宛骑兵成群结队的衔尾追杀,遇到大股有序的罗马逃亡队伍,吹响狼嚎,将四周的同伴聚集过来,奔驰在夜幕里展开游猎,将对方队伍人数一点点的剥落到极少,然后一波冲锋屠杀过去。

    七万多人的阵型逐渐松垮下来,赵云、马超、吕布领着各自麾下骑兵,穿过奔逃的溃兵间隙,默契的针对一部分还在顽抗的罗马士兵进行分割,一支支骑兵如洪流纵横交织,原本还能组成阵型的队伍,被凿穿,随后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几块,没有了统一指挥,只能各自鏖战,不久之后,一片一片的被流动成圆的数支骑兵磨灭,鲜血与尸体、洒落的鹰旗都在马蹄下铺展延伸出去。

    风吹过原野,随着夜色深下去,惨叫、哀嚎的叫声还在持续。

    ……

    同样的天空,不同的夜色下,繁星密布铺出一条银色的长河,偶尔有海鸟在海浪声中发出啼鸣,随后被凄厉的惨叫声惊的飞起来,惊恐的鸟眸望去前方,排列数十艘海船的码头,有人被追杀掉进了海里。

    提刀的身影背后,码头的背后,城池的上空是火焰映出的红色,隐隐的火光里,人声凄厉的发出惨叫,一双双脚步蔓延过碎石铺砌的街道,随后马蹄雨点般踏下来,极快的翻腾从他们旁边冲过去,拐角遇到一拨守城的士兵,二话不说直接发起冲锋。

    一杆重枪在人群中挥舞,将对方仓促集结的阵型打的东倒西歪,沉重的枪势不时将人的脸打碎,稍轻的,在手臂、大腿传出骨头迸裂的声响。街道的楼舍上面,有胆大的平民打开窗户望下看了一眼,随后吓得呯的一声重新关上。

    街道上,横尸遍地,孙策抬起重枪指着前方某一个方向,给身后的骑兵发出命令,片刻后,后方有人骑马过来:“主公,中护军发现了一个地方,让卑职请您过去。”

    “让公瑾感兴趣的还真少有……”孙策笑了一下,将大枪丢给那名骑士,让他走在前面一路过去,城中火势并不算大,只是夜袭攻城时,用了几把火,此时街道间倒也照的明亮,偶尔有乱兵冲出来,都被身边的骑兵杀散。

    一个时辰之后,穿过数个街区才堪堪看到一支数百人的荆州步卒正在附近巡逻,不远的地方老将黄忠取下头盔正在琢磨一尊神明的雕塑,见到孙策等一行人过来,拱手道:“讨逆将军来了啊,中护军就在那边。”

    他指着的方向,一栋雄伟的建筑矗立在火光与黑暗之间,露出主体是圆柱的轮廓——亚历山大图书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