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隐龙 > 大清隐龙 正文 3024 梅斯投降
    警卫营如‘潮’水一样的涌了进来,现场的军官顿时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凡是隶属于帝国‘精’锐兵团的指挥官基本上都有贵族的身份,哪怕是一名骑士也算是特权阶级之一了。

    这些人早就对自己的未来而惴惴不安,共和国究竟要怎么对待他们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不甘心贵族身份的丢失,更害怕遭到共和国的清算,这些贵族军官肯定会畏首畏尾,只要不是‘逼’到绝境,他们是不可能死战的。

    现在巴赞元帅给了他们台阶下,这些人自然巴不得停战呢,要知道普鲁士可是有国王和贵族的,他们一定会优待和他们身份相同的人。

    也就是说落在普鲁士人手上反而更加安全,待遇还更好!

    另外,这些人也都期盼着皇帝复辟,虽然巴赞没有和他们明说这次投降是法皇的命令,但是一些流言已经开始在这些贵族的耳畔轻轻传播了。

    他们的心已经‘乱’了,他们已经没有战意了,投降保命正和他们的意!

    剩下没有贵族身份的军官只有四十多人,其中领头的已经被干掉了,尸体在血泊中‘抽’搐,一个营的兵力把他们团团包围,火车站内顿时杀气弥漫!

    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啊,这些忠诚于民族而不是皇帝的军官,一个个满脸悲戚的看着元帅!

    “真的要把事情做绝吗?难道和平分手都不可以吗?你们投降你们的,难道我们这些一腔血勇的士兵,想为民族赴死都不行吗?”

    “就让我们战死沙场吧!就让我们突围,死在冲锋的路上吧!”

    “元帅……”这些指挥官按耐不住情绪热泪长流“元帅啊!我们愿意为祖国赴死,我们愿意为民族殉难……这都不行吗?这都不行吗!”

    “您在北非,在克里米亚……不是这样的啊?您那时候是顶着敌人的炮火,以将军的身份踏在冲锋队伍的最前面啊!”

    “那个悍不畏死的巴赞那里去了?你告诉我们……那个巴赞到那里去了?”

    声泪俱下的质问让巴赞眼眶都红肿了,身边拉德米罗等将军一看这还了得,军心还能让你们给败坏了?

    “拉他们下去!集中起来关押……胆敢反抗就杀无赦!”

    “我这里有元首下达的认命书,从此刻起这些人的部队将由其他人指挥……”

    “后勤部‘门’锁死武器库和物资库……任何士兵都不能领一枪一弹!食物只给那些听候调遣的部队分发……”

    “那一只部队胆敢异动,就先包围起来,敢反抗的就立刻镇压……”

    警卫营的士兵冲上去,架着那些质问的军官就往外拖,那些人没法反抗只是愤怒的盯着巴赞大声喊道。

    “当年的勇士巴赞哪里去了?那个悍不畏死的将军呢?”

    “元帅……你的后半生要如何面对今天这一幕?临死的时候你能闭眼吗?”

    “天国那些走在前面的勇士们……他们在看着你!他们在看着你啊!你死之后怎么面对他们啊!”

    巴赞闭着眼睛站在台上,双手抖如筛糠,他差一点就要开口了。

    可是在关键时刻拉德米罗等将军握住了他的手“元帅……我们不能背叛陛下啊!”

    巴赞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厚葬桑斯坦……我……我不如他啊!不如他啊!”

    说完巴赞扭头就走,下台子的时候还差点被绊了一个大跟头“我不如他们啊……我不如啊……”

    梅斯城终于被保皇党们彻底控制了,桑斯坦的死让最后一批忠于共和国和法兰西民族的军官们看见了什么是绝望。

    火车站的仓库内,四十名军官被锁在里面,他们爬在窗户上看着、听着窗外全城的‘混’‘乱’。

    到处都是军号声,各部队都在集合自己的队伍,很多都是从防线上直接撤下来的。

    输送物资的车辆川流不息,数不清的枪炮子弹被锁了起来,而最后的一批粮食则开始大规模的进行分配。

    全城都轰动了,到处都有喧哗声,有的部队早就没有了战斗的意志,一听说可以不打仗不死人了,全都欢呼了起来。

    这些苦熬数月的士兵终于知道自己的命保住了,他们开始生火做晚饭,吃着梅斯城内最后一顿美味佳肴。

    当然还有不甘心的部队,那些战斗意志依然坚定,民族信仰依然不屈的部队,开始哗变鼓噪,甚至有小股部队企图冲击指挥部‘乱’。

    但是他们已经闹不出什么了,因为这些卫戍部队的高级长官已经被关了起来,团以上的长官全都不在现场。

    指望一些营连单位还想造反?刚有‘骚’动,周围保皇党的部队就海‘潮’一样的包围了上来,经常是上千人围困几百人,最后强行缴械。

    不顺从的部队被拆分,打成一个个班排的小部队,然后分散到保皇党的军队中,也就是被看管了起来。

    如此强力压制下,整个梅斯城迅速恢复了秩序!

    日轮西沉,星斗漫天!

    梅斯城的晚饭时间结束了,也不知道是那支部队开始起了一个头,帝国的军歌开始不断的被反复‘吟’唱,甚至连禁歌马赛曲也有人齐声高唱!

    一身正装的军官们咱在各自部队的面前,大声的说道“兄弟们!战况已经是这样了,不投降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为了兄弟们不会白白送死,为了给法兰西再留一口元气……所以元帅不得已只能投降!”

    “但是!我的枪炮可以‘交’给敌人,而我们的荣耀则绝对不能‘交’给敌人!”

    “我们的荣誉军旗,绝对不能留给野蛮的普鲁士人!”

    “点燃篝火!焚烧军旗!我们的番号要永远留在法兰西!”

    十九世纪,欧洲各国的军队都有荣誉战的传统,他们在军旗、徽章、军服、铠甲……等等诸多方面都进行了艺术设计。

    那个时代的军旗可跟后世一战二战时期的军旗不一样,那可不是简单的一面染‘色’布匹!

    法兰西第二帝**旗都是找最优秀的设计师所‘精’心设计的,上面用金线和各‘色’丝线进行繁琐的刺绣图案!

    每一面军旗都是皇帝亲自授予并由部队终身保存,世间仅此一面!

    军旗在,哪怕这支部队只剩下了一名士兵,则番号还在!

    军旗如果焚毁,则证明这支部队彻底被歼灭,哪怕还剩下上万人也只能说明这支部队的建制被毁。

    遇到这种情况,那就只能期望皇帝再次授旗了!

    最可怕的一种则是被敌人缴获,只要这面旗被敌人缴获,那么这个部队的番号则永世不能被重建,除非军队能再次的抢回来!

    法国人心中的骄傲岂能让普鲁士人践踏,他们宁可自己烧掉军旗也不会给普鲁士人留下!

    注:从明天开始,一天一更,因为我要出去旅游了!

    存稿不多,看能坚持几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