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完本感言 本章免费
    写后记的时候,思绪如潮,文思泉涌如尿崩,因为那里面有许多情节和结局我都想了许多,反复思量、颠来倒去的推演琢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自觉得没有太多的疏漏,所以能够一气呵成下来。

    但至于完本感言,却突然间就卡了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既然是感言,不过就是些随笔,也就是跟大家的闲聊,以及说说废话而已,大家若是愿意,我们就聊个几毛钱的天。

    事实上,昨天的一天十更,是我筹谋了很久的事情,包括拟的大纲,我昨天一共写了三万六千字,加上凌晨写的7500字,我已经写了四万多字,而就在这样持续的激情创作中,让我找回到了久违的热情,有的时候,写着写着,就突然激动得跳了起来,特别是写后记的时候,我心潮澎湃,激情四射,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因为都是相识了多年的老朋友,所以很多话语,不必讳言,也没有太多需要遮掩的必要。

    事实上,长期的网络创作,加上后期的被喷,网络暴力等原因,小佛其实有点儿失去了最初的创作激情,从一开始的激动,到后来的麻木,我经历了太多的东西,是读者表面上看不到的。

    不追溯太多的过往,就单单拿昨天的事情来说。

    为了让读者能够在结局的时候不用每天等待,我采取了爆发式的更新手段,一天十更,这几乎是我的极限,相信也是你们认识的所有作者之中,除了少部分怪物之外的极限,我之所以这样,一是为了大家的阅读体验,二来也是因为这结尾的一大段,已经在很久之前,就徘徊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只需要一个时机,将它给一气呵成地挥洒出来。

    我有这个自信和能力把它处理好。

    所以我创造了一个几乎是不可能的奇迹,一天十更三万字,写到了第十八卷的最后一章第一百零二章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两只手都肿起来了,也有点儿撑不住了,自觉得很多伏笔和细节都交代清楚了,接下来就是剩下一篇后记,用来交代第一视觉难以讲述的所有事情。

    然后我准备睡觉了,紧接着,从各种渠道,新浪微博、qq、微信里,传来了许多不和谐的声音,我觉得我已经解释得够清楚了,但终究还是有人忍耐不住了,不顾我的留言,骂我烂尾,说太坑了,对于许多真正热爱这本书的读者,以及一些相对中肯的提议和批评,小佛是认可的,也非常着急,想要赶紧将后记写出来,于是通宵熬夜,顾不得双手肿胀,将后面的7500字写出来,就是想要给那些真正关心苗疆三部曲的读者一个交代。

    我不怕批评,不怕误会,不怕不理解,我会倾尽全力的跟您解释,试图让大家看到我的真诚和努力。

    但对于一些上来就问候小佛的家人、父母和本人的人身攻击,以及无端的谩骂,和劈头盖脸的打击,小佛终究还是有些扛不住。

    事实上,这些很大一部分的读者,都不是正版读者。

    并不是说小佛歧视盗版读者什么的,我从以前,到现在,到将来,都表达过一个态度,那就是您愿意支持小佛,支持正版,那您就是小佛的衣食父母,而不愿意支持,愿意看盗版,小佛也不会说什么,只要您喜欢,咱多少也有一份情谊。

    还是那句话,来着都是客。

    但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当您是客,但您也最起码给我一点儿尊重,那就是不要在看过盗版之后,又跑来骂我,而且还是极为恶毒的责骂。

    我当你是客,但你不是爷,你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那你想要我对你有什么回应呢?

    然而事实上,网络上这样的喷子多得不计其数,永远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觉得我看你的书,是你的荣幸,爷骂你全家,你也得受着。

    这样的喷子,是我创作失去热情的最根本原因。

    好了,上面这一大段话,是我对昨天骂我娘、骂我家人和对我所有人生攻击的网络暴力行为的一个正面回应,熟悉我的人应该知道,我一直怀着最大的感恩之心,从来不会去正面怼人,这一次我怼了,所以请喷子们看到这里之后,点击右上角的x键,离开我和我朋友的世界。

    谢谢你,慢走不送。

    小情绪发完了,我们来聊一聊苗疆蛊事2的创作吧。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打算写这本书的,一路跟随着我走来的朋友应该清楚其中的始末,这里面涉及到一些事情,就不细说了。

    事实上,苗疆蛊事2是一次脑洞大开的产物,我当时与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大家说起一件事情来。

    关公战秦琼。

    这是一种什么体验呢?

    然后从这个概念引申出来,将苗疆蛊事的主角陆左挑出来,对上苗疆道事的主角黑手双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呢?

    那个时候漫威还没有出复仇者联盟,也没有钢铁侠对上美队的概念,这种可能让我很是激动,于是就有了苗疆蛊事2,只是大家应该都知道,苗疆蛊事2一开始就有些先天不足,当时的小佛还在写捉蛊记,两本书是同时更新的,一前一后而已,这样子的双开,让小佛吃尽了苦头的同时,还受尽了污蔑,关于这一点,我一直都不避讳,也坦然地承认双开的恶果。

    事实上,这个错误的决定让小佛这两年陷入了最低潮的时期,繁重的创作任务让不但让小佛没有多余的锻炼时间,迅速变成一个大胖子,而且还不可避免的造成了质量下降,甚至还会两本书互搭串场。

    小佛毕竟不是精神分裂,对于这样的事情,终究还是扛不住。

    随之而来的,是被无端的质疑,最多的就是枪手和代笔之类的无端猜想,尽管我曾经试图晒出过我的小黑屋统计图来解释,但终究说服不了一心想要黑你的喷子。

    用那句话来说,就是倘若你不合他的心意,那么就连你呼吸都是错的。

    你存在这个世界,都是一个错误。

    双开导致疲劳创作,疲劳创作导致质量下降,质量下降导致读者流失和喷子纠缠,这样的恶性循环,是让我这两年陷入低潮的原因。

    然而说起来可笑,其实我双开,并不是为了钱,这么说你们信么?

    事实上,我双开时的收入,并没有比我连载苗疆道事的时候高多少,反而付出了太多的东西,包括我的身体健康。

    这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

    为了一个虚无的承诺和一些我追求的东西,丢失了更多。

    不过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于是捉蛊记完结了,我竭尽全力,用我所有的精力,让这一本外传保留了足够的阅读体验,让它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在通过与许多读者的交流中,我也感觉到了他们正面的回馈,这是让我无比欣喜的事情。

    然后我开始全力来创作苗疆蛊事2,在集合了苗疆蛊事的435万字,苗疆道事的345万字,以及捉蛊记的290万字,再加上苗疆蛊事2前的260万字,共计1330万字的架构和内容之后,我觉得自己或许能够在这样宏大的一个世界背景下,创造出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

    然而我失败了,我发现字数在这个时候,反而变成了一种对我的束缚,纷繁复杂的支线以及双开的精神错乱,让我对于许多的细枝末节变得模糊。

    再加上长期不锻炼和发胖,让我的记忆力下降得厉害,导致很多时候,我会犯下一些很低级的错误,甚至记错了世间和人物。

    每一次在书评和回复中被细心给力的读者纠正,我都是羞得一脸通红。

    这个对于处女座要求的小佛来说,实在是一种打击。

    我不得不认真面对这件事情。

    所以我开始尽可能的收尾,将所有的细节和伏笔如同大网一般,将它慢慢的收拢起来,有的读者可能看不到我的努力,但心细的读者,应该能够瞧得见我在这里面的努力和心思,事实上,对于一部先天不足的作品,我在今天,就在刚才后记完结的时候,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出一句话。

    那就是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遗憾,但我终究还是把我当初想要呈现给你们的故事,想要跟你们好好讲述的话儿,都给讲圆乎了。

    我可以对自己这些天的努力自豪地说,我没有烂尾。

    我完成了我的承诺,虽然苗疆蛊事2在我所有的作品之中,并不是一部完成度高的作品,但我还是将我想要表达的世界说清楚了,也将三部曲里面宏达的世界观都讲清楚了,我没有漏下太多的坑,没有让你们留下遗憾,没有辜负你们这一路的相伴和相随。

    我对于缺憾并不讳言,也希望你们能够看到我的用心和努力,也希望你们能够在这一路的相伴中,感受得到快乐和感动。

    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大气沉稳、隐忍善良的陆左。

    记住放荡不羁,却又满腔热情的杂毛小道。

    记住童真的朵朵,和执拗的小妖。

    记住拉风又神秘,装逼只服屈胖三的虎皮猫大人。

    记住命途多舛,杀伐果断的黑手双城。

    记住各有特色的七剑,记住巫门棍郎,记住淡定兄,记住豁达义气的依韵公子,记住慧心如兰的小姑。

    记住奔波劳碌,放荡不羁的王明。

    记住一声兄弟,一生兄弟的老鬼。

    记住白衣赤足的小观音。

    我还奢望你们记住一直将身段放得很低很低,一直心存善良,对一切抱着感恩、尊敬的人头狗陆言,以及温情如水的虫虫,记住这两个从来都只是配角命的主角,是他,和她,烘托了前面那些人的强大和骄傲,欢乐与哀愁。

    我甚至希望你们能够记住那些逝去的配角,譬如“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杀猪匠一字剑。

    譬如一嘴莫合烟、一把大菜刀的粗豪北疆王。

    譬如“一言谋算天下,一言判定生死”的铁齿神算刘。

    譬如嘴巴很臭,但人很善良的平沙子。

    譬如“社会我狗哥,人很话不多”的黑狗陆默。

    ……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些,一个又一个的人物就在我的脑海里活灵活现,直接迸了出来,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陪伴我们五年多的时间了。

    想到要离开他们,心里莫名就是一阵伤感。

    关于结局的一些解答:

    虽然后记里面,对大部分主要角色都有了交代,但总会有一些强迫症读者会追究细枝末节的东西,虽然秉承着世界框架已经构建,人物自行发展的原则,我不愿意做太多的干涉,但这里还是会说几个疑问点。

    1关于金蚕蛊小肥虫,它到底去哪儿了?

    对于这一点,我在文中做了许多的铺垫和描述,希望读者能够在里面找寻到阅读的乐趣,不过问的人太多了,还是回答一下肥虫子目前在天罗秘境之中,因为本身的属性,它对于主物质空间是有吞噬作用的,这并不会因为它本身的主体意志而改变,所以它不会一直跟着陆左。

    事实上,它之所以能够出现最终一战中,也是十二位执宰人在作法,让空间和时间的流逝变得缓慢,已经说明了许多。

    你看,十二位执宰人,并不只是来打酱油的吧?

    正因为小肥虫现世的苛刻条件,使得它每一次的重临世间,都无比的艰难。

    2关于身边人,到底是谁?

    后记里面有一段话,“还有许多的人员,即便是没有殒没在当时的大战之中,也在后来数次的大清算之中,消失了去“,我写得很隐晦,主要是很多东西,不方便说,你们自己前后文联系一下吧。

    3养鸡专业户,也就是小佛爷,到底死了没有?

    说句实话,不管是杂毛小道,还是陆左都不在乎他到底有没有死,因为他们自认为甭管这家伙是死是活,都能够镇得住他,也因为这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人家也认狼自爆了,干脆爽快,又何必去追究呢?

    4关于黑手双城子嗣手足相残的预言。

    后记里面一样提到了,不过孩子们都还小,等他们大一些吧,反正伏笔都埋下了,世界框架也在那里,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谁知道呢?

    现在才是2017年,我也不知道。

    5南海剑魔难道就不能露一个脸么?执念啊……

    呃,独孤求败也没有露脸啊。

    就不。

    关于分别以后的事情。

    对,没错,我们在谈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这一次的完结,跟之前的苗疆蛊事、苗疆道事、捉蛊记的完结,都不一样,因为没有无缝连接,没有天涯再见,所以如果还对小佛保持信心,想要与小佛继续走下去的朋友们,请重点看这一段。

    五年多无休无止的更新太累了,让小佛一直都没有能够喘过气来,重负荷不但让我的健康受损,而且也遏制了我的创作水准。

    所以我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

    这段时间是多久呢,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两个月,也许是半个月,谁都说不准。

    所以希望您能够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南无袈裟理科佛”,或者微信公众平台“南无袈裟理科佛“,第一手的资讯,会随时推送,另外这段时间内我不会什么也不做,会有一些新鲜的小东西出来,也会跟大家分享。

    对了,多嘴说一句,在微信公众平台对史上最强便利店心存怨念的朋友们,我解释一下,当初的想法呢,是这本书的大纲、细纲和修改工作,是小佛在做,但主体是我哥在写的,我带他入行,用的是他的笔名,所有的收入用来补贴他实际的便利店亏空,目前其实已经积累了很多的存稿,但我最近忙于对苗疆蛊事2的收尾工作,所以没时间帮他修改,等完结了,我会帮他修改之后,带他去找个网站落脚。

    最新的资讯,我一样会在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有我的帮助,应该不会太监的。

    当然,那是题外话。

    最后让我们来说一说新书,因为目前还没有想好很多东西,所以只能够讲一下我现在的状况。

    我刚才也说了,前一年是我的低潮期,不过在这些时间里,我并没有沉沦下去,除了努力完成本职工作之外,我还尝试着吸收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搜集了无数的素材,学习和研究了某些领域的专业知识,通过这些时间的积累,我对于再一次的出发,有着满满的激情和信心,当放松完身上的疲劳之后,我还会继续进行创作,而且希望会是能够让你们感动的东西,对于这一点,我抱着最大的期待和努力。

    岁月改变不了我的初心,我依然努力,依然真诚,甚至有着一个不大的小野心,就是能够写出一部比苗疆蛊事还要牛逼的东西来。

    我要超越自己,或许这是吹牛,但谁知道呢?

    你们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