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万历1592 > 正文 七百七十六 还是要走到那一步了
    听了萧大亨的报告,沈一贯点了点头。

    “夏卿啊,你辛苦了,你做得很好了,那一百人不杀也罢,只要杀了萧如薰,再来一万人也没什么。”

    萧大亨顿时感觉沈一贯话里有话,细细一思索,顿时大惊失色。

    “萧如薰没被杀?怎么可能?!我等的计划应该是万无一失的!萧如薰根本不可能知道!”

    沈一贯叹了口气。

    “萧如薰的确不知道,他被带到了东安门门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还没有完全走到东安门门内之时,忽然暴起发难,他没进东安门就往回杀了出去。”

    萧大亨一脸的惊悚莫名。

    “这……东安门我们安排了那么多人,居然没有将他擒住?”

    跪在地上的青袍官员连忙开口:“不是的萧侍郎,我们已经将萧贼团团围住了,本来可以立刻击杀之,只是那个时候,忽然间,忽然间就听到了爆炸声,皇城里面爆炸了,我们所有人都被惊到了。

    就在那个时候,忽然有一群贼人从暗处杀出,人数大约十来人,将萧贼救下,然后他们就跑了……这……这太突然了……下官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

    萧大亨震惊的看向了沈一贯。

    沈一贯没说话,倒是骆思恭面带异色的开口了。

    “的确,此事是锦衣卫准备不周思考不周了,我等不曾料到那两个太监居然敢引爆东厂库房的火药,让我等也损失惨重,至少有百多人死无葬身之地,受伤的更多。

    而围杀萧贼府内亲卫队的计划也被中途打断,派去的人不知道怎么的露出了马脚,居然被萧贼的亲卫队首先攻击,死战之后,被他们杀了出去,救下萧贼的应该就是那亲卫队的余孽。

    至于他们如何得知萧贼去了东安门,这个,属下也不清楚,属下密令黑须以陛下名义召见萧贼多次,每一次都是接近半夜时分去往萧贼身边,而且不让任何人知道。

    按理说,萧贼早已习惯,不会怀疑,也不会将此事透露给身边人,当然,也不排除他的确将此事透露给了身边亲信知道,如此一来的话,此事倒能解释的通。”

    萧大亨这才知道,沈一贯在对萧如薰和张诚动手的时候,还同时安排了京营和锦衣卫对御马监还有东厂发起突袭围杀。

    京营的行动还算顺利,突然袭击之下,腾骧四卫和勇士营的人有一些在相熟人的劝说下投降了,不愿意投降的经过一阵抵抗后被基本上消灭了,太监内侍等阉人则被杀了大半,只剩下小部分乞饶的人,御马监的势力烟消云散。

    而东厂也差不多,抵抗的虽然激烈,但是他们没有准备,被精心准备的锦衣卫主力打败了。

    唯一有问题的是,趁着张诚出城,锦衣卫夜袭围杀东厂的时候,在东厂被两个心怀死志的留守太监引爆了火药,试图和他们同归于尽。

    正是这两个太监的死志,于是造成了之前那场剧烈的爆炸,锦衣卫为此付出了很惨重的伤亡。

    而就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爆炸,给了萧如薰最后的一线生机,而他却偏偏还抓住了,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穿了包围圈,在包围圈上撕开了一条小缝,跑了。

    虽然沈一贯控制住了各大城门,但是京师巷子多,当时又是暗夜时分,没了火把大家都是瞎子,所以搜寻效率极低,一直到现在也没发现萧如薰的行踪。

    加上萧如薰在东安门突如其来的暴起发难也让人没有想到,安排在东安里门甚至是东华门的部队都没派上用场,等他们加入搜寻序列的时候,鬼知道萧如薰跑到了什么地方去。

    根据骆思恭交代,秦国公府的围剿计划算是失败了,派去围剿秦国公府里的镇南军卫队的锦衣卫遭到了秦国公府卫队的突然袭击,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那支卫队战斗力十分强悍,虽然战死大半,但是居然杀出了秦国公府。

    按照他们所知道的情报,秦国公府里面除了皇帝派去的下人和护卫一百人之外,只有五十名镇南军亲卫队,而这五十人当中,找到尸体的只有三十八人,也就是说营救萧如薰的是十二人。

    城门前找到的尸体是九具,那么在萧如薰身边依然保护他的人,还剩三个。

    总而言之,等消息汇总到沈一贯这里的时候,沈一贯能做的也就是下达戒严的命令,把京师给围了起来,外城门许进不许出,内城门没有特殊令牌不许进也不许出。

    然后调集京营进入京师,开始对各大街道巷子进行地毯式的周密搜寻,同时宣告全城,告知居民全部不准上街,商店全部不准开业,这才堪堪将局势大体上控制住。

    毕竟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百姓们有所恐慌也是正常的,但是只要局势尚且稳定,那么一切都还有的说。

    沈一贯已经派人在全城开始宣布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叛逆萧如薰意图谋反,然后被内阁次辅沈一贯艰难平定,现在大局已经稳定,让大家保持冷静,不要上街,等候通知。

    现在是总结大会的时候。

    跪在地上的一文一武是兵部员外郎徐芳和羽林左卫指挥副使周虎。

    本来沈一贯安排的总指挥不是兵部员外郎这样的从五品小官,但是事发突然,萧如薰没进东安门就暴起发难,以至于原先的布置落了空,徐芳原本是通讯官,当时距离东安门最近,就快马跑了过来接掌了指挥权。

    然后玩的一塌糊涂。

    现在徐芳和周虎都跪在沈一贯面前瑟瑟发抖,而其余的高官勋贵们则明显的流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沈阁老,眼下萧贼下落不明,那可是极大的隐患,萧贼一天不死,我等可就一天难以安定啊!”

    徐文壁对沈一贯如此说道。

    “是啊沈阁老,你可说过了,一定会把萧贼杀死,只要萧贼一死,我等就再无后顾之忧,而眼下萧贼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你叫我们如何是好啊?”

    蔡国珍也不满的看着沈一贯。

    沈一贯皱了皱眉头。

    “萧贼就算一时逃脱,他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除非他是神行太保,日行八百里,还能飞檐走壁,否则,只要一道城门就能锁住他的去处,眼下,他能跑到什么地方去?他根本离不开内城!他一定在内城里!

    只要我等加快搜索,迟早能把他给搜出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眼下我等需要做的是向天下昭告此事,把萧贼叛逆的罪名做实,让全天下人都无话可说!”

    房内众人的呼吸猛地一滞,气氛一瞬间变得极其压抑。

    蔡国珍紧紧的抿住了自己的嘴唇。

    徐文壁和张维贤不安的互相看了看对方。

    其余个人也是面色各异。

    萧大亨自己也是下意识的瞳孔一缩。

    到底……

    还是要走到那一步了。

    “皇长子保护起来了吗?”

    沈一贯扭头看向了骆思恭。

    骆思恭点了点头。

    “皇长子已经被保护起来了,只要次辅需要,随时可以。”

    “其他朝官呢?召集起来了吗?”

    “都召集起来了,已经送到了乾清门外集合,就等着次辅的安排了。”

    沈一贯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宋部堂和老首辅呢?”

    “二人都不在自己家中,属下无能,暂时没能找到他们。”

    “这样啊……”

    沈一贯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面向了屋内的诸位官员们。

    “诸君,是时候了,咱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