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吕布有扇穿越门 >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严白虎得反应
    忙活了半个时辰,终于将现场给清理了出来,结果得到一个令严白虎无限震惊的消息。

    废墟之中竟然没找吕太守的遗骸!

    这,这怎么可能?

    好吧,这么大的火势,的确没有多少生存下来的可能性,但是总不至于连遗骸都找不到啊?

    难道是被烧成灰了不成?

    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屋子里的床还有家具,都有焦糊的残留下来的‘遗骸’,就更不要说人了。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严白虎先是吃惊不接,紧跟着就大喜起来。

    难道吕太守根本就没被烧死?或许他根本就没在屋子里也未可知!

    严白虎赶紧吩咐人到外面四处寻找,看看吕太守是不是外出并没有在屋子里。

    这一下,严白虎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了。

    谁能告诉我,吕太守到底去哪儿了?

    严白虎先命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严蕊,严蕊一开始并不相信。

    等到自己亲自过来检查了一番之后,才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

    夫君吉人自有天相,或许真的没死也未可知?

    可是如果夫君真的没死的话,那他到底去哪儿了?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啊?

    夫君这是怪罪我了吗?

    严蕊干脆就留在废墟之中,她心里始终感觉夫君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夫君一定会回来的。

    等夫君回来之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

    无论严白虎如何劝说,严蕊都不肯回去,严白虎无奈,只能命人布置了一番,可以让严蕊休息所用。

    严白虎还派人就在废墟的四周巡视,其实严白虎心里也存了一线希望,说不定吕太守真的突然就出现了呢?

    ……

    吕布准备了一番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在里面插好门,然后召唤出传送门,直接回到了东汉。

    废墟的一角,临时搭建了一个帷幕,严蕊坐在蒲团上,怔怔地看着前面的废墟,眼神迷茫空洞。

    四周巡逻的士兵,懒洋洋地四散而坐,有几个人的目光,恰好是看向废墟里面的。

    额,不过他们看的并不是废墟,而是废墟之中帷幕之内的,影影绰绰的那个绰约的身影。

    下一刻,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废墟之中似乎有白光闪过,然后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

    这,这,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看花了眼了。

    这几个士兵,甚至包括严蕊在内,都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再次向废墟之中看去。

    “鬼,鬼啊——”

    这几个士兵用手指着废墟里面的身影,吓得嗓子都变音了,身体在瑟瑟发抖。

    他身边的几个士兵被这突然的一嗓门给吓了一跳好的,忍不住怒道:“靠,你特娘的鬼号什么呢?还鬼,这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啊?我看你才是见鬼了呢!”

    “鬼,鬼,那,哪里——”

    周围的几个士兵不由得都向废墟中看去,下一刻,他们同时在废墟中看到一个高大英俊威武的身影。

    这个人,正是他们认为早就应该被烧死的吕太守。

    “我滴个玛雅——鬼啊!”

    一群士兵被吓得狼奔豸突,四散而逃。

    额,也怪不得他们会被吓成这样,这种事情换谁碰上了也得害怕啊。

    ……

    帷幕之中的严蕊,则是怔怔地看着吕布,眼睛里沁满泪水。

    “夫君,真的是你吗?你是来接我来了吗?”

    好吧,现在严蕊也把吕布当成鬼了。

    严蕊猛地坐起身来,不管不顾地扑进吕布的怀里。

    “夫君,黄泉路上,妾身陪着你一起走。”

    吕布不由哭笑不得地对严蕊说道:“什么黄泉路啊,夫君还没死呢,想要走黄泉路啊,还是等到一百岁的时候再说吧!”

    说到这,吕布忽然想起了在现代听过的一句歌词,不由对严蕊说道:“那咱们约定好了,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严蕊紧紧地抱着吕布问道:“夫君,你真的没死吗?可是那天晚上那么大的火,你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呢?”

    吕布微笑着说道:“蕊儿,你放心好了,你夫君我可是天神下凡!是受上天保护的,区区一把凡火,怎么可能烧的死你夫君呢?”

    “好!”

    吕布和严蕊都是一惊,然后就看到严白虎带着山寨的大小头目,匆匆赶了过来。

    当听到吕布说自己是天神下凡的时候,严白虎不由得大声喊出了一个好字。

    实际上,当听到吕布自己说自己是天神下凡的时候,他们还真的都信了。

    没办法,鬼神之道在那时候是非常流行的。

    要不然的话汉高祖要斩白蛇起义,陈胜吴广会埋石碑让人假装狐狸说话等手段,为的就是用这种手段来收买人心。

    而吕布的表现,真的让他们觉得就应该是天神下凡。

    否则的话,在那么大的火势之下竟然丝毫无损,一天之后再次出现,要怎么解释呢?

    既然吕布是天神下凡,那么跟着他干肯定有前途啊。

    原本那些大小官员对要不要跟着吕布干,还心存犹豫的话,现在则是一点犹豫都没有了。

    严白虎单膝跪地,向吕布百道:“属下严白虎,见过主公!”

    严白虎身后的大小头目也跟着严白虎一起跪拜。

    看到这一幕,吕布心里大喜,赶紧将严白虎扶起来,对严白虎说道:“快起来,快起来,你是蕊儿的伯父,也就是本太守的伯父,以后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便可。”

    严白虎正色说道:“回主公,属下认为,且不可因私废公,请主公明察!”

    吕布只能无奈地说道:“你啊,你啊!”

    看到这么多人前来,严蕊不好意思继续留在吕布身边,满心欢喜地退了下去。

    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却是夫君刚才对她说的那句话。

    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严蕊一直在轻轻念着这句话,不知不觉中,早已痴了。

    ……

    严白虎直接命人将二当家的陈宽提出来,当众斩首。

    到了现在,就算二当家的那些心腹也都叛变了。

    开什么玩笑,吕太守可是天神下凡,大火都烧不死的。

    而他们居然敢陷害吕太守,这不是自己找死呢么?

    在严白虎说出只追查首凶,其他人既往不咎的时候,这些人就彻底地叛变了。

    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严白虎表明愿意接受朝廷招安。

    自己愿意率领一些人直接跟随吕布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