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高魔地球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异鬼来袭(二十六)
    隔界中的世界是灰蒙蒙的,上下左右都没有一丝光源,但是整个世界却并不是漆黑一片的,仍然有着少许的亮度,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仍然处于黑暗之中,但对于易嚣,这已经足够用了.

    蕴含着魔力的右手轻轻在双眼前抹了一下,易嚣的瞳孔骤然放大,由一双黑色的瞳子变成了淡红色,圆圆的瞳孔也慢慢竖立起来,变成又细又长的兽瞳一般。

    一个很简单的变形小魔法,可以让巫师在夜间拥有完全的视觉。

    这样的小魔法学习起来并不困难,但麻烦在于它的数量太多了,任何人都不可能将所有的魔法一一记下。

    实际对于巫师来讲,魔法的对决就是咒语的运用,能量冲击虽然是所有咒语最后都同归殊途的手段,但毕竟对于巫师来讲也不常用,因为他们没有梦幻岛这样庞大的能量作为后盾。

    所以在决战之前,利用意想不到的小手段给敌人来带出乎意料的麻烦,就是巫师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毕竟魔法千变万化,对于一个将魔法运用娴熟的巫师来说,实际只要他想,他就可以用魔法任意他想要做到的事情。

    对于易嚣来讲,就是这样,夜间视觉是一个很常见的魔法,但易嚣却没有学习那些书籍上记载的,因为一个巫师对魔法的力量理解的非常透彻时,创造这样小魔法完全就是信手掂来的事情。

    他单单利用自身的魔力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双瞳,使它们拥有暗中物体的能力,而不需要借助其他的魔力和方式,仅仅只是变形能量和黑暗能量的结合而已,易嚣本身的魔力都可以做到。

    虽然易嚣之前冲垮君临堡时已经耗费了很多能量,但释放这样一个小魔法,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因为易嚣能量非常纯粹的关系,他创造出的小魔法才会改变他的双瞳,让眼睛有了变化。必然仅仅只是加清晰,眼睛的形态是不会有变化的。

    灰蒙蒙的世界已经不再对易嚣造成困扰和阻碍,他很快就将下方的情景尽收眼底。

    君临这座屹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城堡仍然在继续崩塌,无数狼人和吸血鬼在掉落的石块和坍塌的废墟间奔走求生,不过比它们更加危险的,是正在转换的怪物们。

    恶魔显然在这些狼人中留下了不少这样的怪物,有一些狼人或许连它们本身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恶魔控制。利用它们的身体作为进攻易嚣的武器。

    在逃命的过程中,突然就无意识的停止下来。然后身体开始膨胀。

    而更加显而易见的是,恶魔可以控制这些怪物,因为无论之前它们是什么状态,在身体膨胀起来不再是人类之后,它们统一的目标却都是易嚣,对身旁那些惊恐,或奔走的曾经同类视若无物,显然接到了命令。

    下方如蚁群一般的黑点中又越来越多的身影停止下来,它们开始颤抖。,然后膨胀转变,怪物的数量几乎在一眨眼之间就超过了易嚣刚刚消灭掉的总和。

    而易嚣已经无法再次释放一次灵魂泯灭的咒语。

    如果不是隔界还好说,隔界阻断了他与梦幻岛大部分的了联系,虽然还有断断续续如一线的关联,但用来传递这么多的魔力,并不现实。

    越来越多的黑点腾空而起。目标直指易嚣,它们向青蛙一般跳跃在君临正在倒塌的废墟建筑之间,已那些建筑为借力点继续起跳腾空,只要给它们一个支点,凭借它们那身怪力高度就不再是问题。

    整个隔界就仿佛一座巨大的监牢,在牢笼之中。易嚣处于最顶端,而下方这些只有黑点大小的怪物正在向蝗虫一样蜂拥而至,快速接近着易嚣,虽然一只蝗虫非常弱小,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一群蝗虫则不同。

    有那么一瞬间,易嚣甚至生出了立刻就离开这里的冲动。

    但很快就被留在这里。可以更快的达成自己目的这个想法给压制了下来,毕竟,此时易嚣的身体里感情已经再次被消耗掉,处于完全由逻辑控制,目的至上的状态下。

    如果两方实力差距过大,易嚣肯定毫不犹豫掉头就走,但现在自己仍然处于上风,虽然可能有些危险,但更危险的应该是对方,而不是自己。

    至于离开这里……易嚣有这个想法,而且他也可以做到,没错,不然他是如何将瓦里斯直接送出去的。

    当然,瓦里斯送出去是送出去了,易嚣还是只能祈祷它没有被恶魔在身体里留下这样转化为怪物的魔法,不然自己出去以后可能只能面对一具尸体……或者两具了。

    恶魔既然留下了这么多怪物,显然是算准了易嚣会来到君临,而易嚣怎么可能毫无准备就来了,他也算准了一些事情,比如最重要的,给自己留下可以转送转移的魔法。

    此时这种魔法还存在着,易嚣还能感觉到自己与传送魔法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说,只要他想离开这里,只要一个念头,他就可以彻底离开,哪怕这里是隔界,也无法阻拦他。

    至于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营地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易嚣一点也不清楚,他也不需要清楚,他此时唯一需要知道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传送魔法仍然好用。

    这就对了,没有人能够破坏掉自己的传送阵,因为易嚣又不会傻到把传送魔法放置在自己的营地帐篷中,更不会傻到留下一个巨大的,一眼就能找到的魔法物品,那不是给恶魔们指明目标么。

    既然易嚣已经做出恶魔会在君临埋伏自己的猜想,又怎么会将退路放到营地,毕竟如果自己是那个恶魔,那么在开启君临的魔法之前,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营地彻底扫空可以威胁到自己的魔法。

    而温妮所在的帐篷就是重点目标。

    恶魔有恶魔的打算,易嚣也有自己的计划,但显然从两者的碰撞上来赢谁输还不好说,因为谁都没有真正的死去不是么,对于一名巫师来讲。除非亲自确认对方死去,不然任何情况都会有可能是陷阱。

    只是易嚣并没有离开这里,还是因为风魔。

    因为风魔必须要死。

    虽然它的力量还是很弱小,甚至正面对抗易嚣时根本不会对他造成威胁,只能躲藏起来暗中偷袭,但它仍然要死,因为再小的溃烂如果不去处理。也会演变成致命的伤口。

    易嚣可没有不补枪的习惯。

    尤其是因为它特性的缘故,风和虚无的能量。如果风魔想要彻底遁藏起来,哪怕就连易嚣都找不到它。

    所以一定要把它消灭在这里,虽然有些大题小做,但此时却是最好的机会。

    风魔的危险性可能完全比不上玛门之流的大恶魔或地狱之子,但因为它了解第二世界和新人类世界本质的关系,从某种方面来讲,它比其他的大恶魔更加麻烦。

    它如果躲藏起来,就算无法回到现实世界,整个冰与火世界也会被它搅得一团乱。如果再有新的自由人进入冰与火世界,很有可能就会遭到它的截杀。

    更何况,虽然这么就以来,甚至在易嚣知道第二世界存在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哪地方真正有天使或恶魔降落,但不代表这不可能。

    或许它们的本体无法降临到地球上,但新人类世界中的存在还是可以带去的。自由人就是最好的证明,无论消息怎么隐瞒,都会有少许的线索透漏出去。

    不然为什么在现代社会,还是会有闹鬼或恶魔附体和驱魔等情况的出现,虽然很快就澄清为疑似,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现象。但这可不是一个好答案,而且如果真的没有超能力者出现过,那么这个定义又是怎么来的。

    一旦恶魔们有方法可以向自由人回到地球那样,把风魔从冰与火世界拽出去,那么对于第二世界的初入自由人来说就危险了。

    第二世界因为人类现在走上了科技的道路,更加注重科技和超自然能力等变异,对巫师和其他魔法日渐不感兴趣的关系。人数原本就比新人类世界的自由人少很多,巫师就更少了,如果再被风魔杀几个,那估计就没有了。

    而且易嚣对于第二世界很了解,作为第一纪元人类灭亡时匆匆赶工出来的东西,虽然是一件举世无双的伟大杰作,但漏洞也不少,沙漏一直在自我修复,却仍然有增无减,说不定风魔就会幸运的溜出这个世界,它……必须要死。

    风魔原本就会死,作为维持隔界的介质,它在能量用尽的那一刻就是它彻底灵魂泯灭的时候,因为灵魂本质上也是由能量构成的,维持隔界需要抽取所有的能量,包括它的灵魂也跑不了,作为核心的灵魂一旦消散,那么就算是上帝,也无法复活风魔。

    就算复活了,它也不再是原来的风魔,只是一个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一丝差别的相似生物罢了。

    不过这些都是建立在易嚣不离开隔界的基础上的,一旦易嚣离开隔界了,那么显然风魔就会停止对于隔界的维持,它又不傻,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只是它对于恶魔这个族群的忠诚,让它对于困住易嚣可以献出生命罢了。

    所以易嚣如果想要杀死风魔,就不能现在离开这里,起码拖死风魔之前不行。

    下方这群怪物的数量正在越来越多,哪怕以易嚣的力量,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所以留在这里还是有一定危险的,尤其是坚持到支撑隔界的风魔死亡。

    但显然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在这些怪物威胁到自己生命之前,风魔的生命能量耗尽之前,找到它,然后杀死它,这也是易嚣一开始的打算。

    “那么……风魔,你在哪里呢?”易嚣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声音在魔法的扩大下像是落雷一般向远方滚滚而去,震动的整个隔界和下方的君临都有了少许摇晃,但风魔仍然不漏丝毫破绽的隐藏下城堡废墟之间。

    只是……在易嚣找到风魔之前,这些怪物已经率先找上了易嚣的麻烦。

    它们可不受风魔的控制,也不知道风魔能够支撑的时间不长,并没有急着攻击,仍然快速穿梭在废墟之间,而袭击易嚣而积蓄着力量。

    如果不是易嚣认定它们可能会接收道某种命令一定会攻击自己,恐怕都以为它们已经放弃了。

    从最初那一道袭击者身影上来们显然是可以攻击到自己的,易嚣的悬浮没有给这些不具备飞行能力的生物带来太多的麻烦,因为它们下肢蹬踏地面所爆发出的力量,已经足以使它们突破高度的屏障封锁,冲到半空当中。

    当然,君临的崩溃情况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剧,因为它们每一次借力都会在墙壁上或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脚印,而脚印旁的四周,也出现大面积因为压力冲击而出现的龟裂。

    石块泥土和墙砖大片大片的从龟裂的缝隙上脱落下来,然后再次演变加剧为一座小塔楼的坍塌,变成一片废墟中的尘埃。

    易嚣有些奇怪,因为这些怪物不知道风魔就躲藏在君临中,君临被彻底破坏,它也就无路可藏也就罢了,奇怪的是,它们为什么不进攻呢。

    因为当整个君临都坍塌成废墟之后,也就没有建筑可供它们当做借力点了,也就意味着它们无法再攻击到半空中的易嚣,而是成为了魔法攻击的活靶子。

    难道……变成这种浮尸一样的猎奇怪物之后,智慧也会有所下降?易嚣有些怀疑,因为与瓦里斯对峙时,它们的表现可不像。

    易嚣皱皱眉头,失去感情后的冷静让他没有对此放松警惕,虽然弄不明白它们这么做的目的,但对于这个毫不起眼的小问题,易嚣还是暗自提高了准备。

    果然,在下一刻,一直借力在君临的建筑上,如青蛙一般穿梭和跳跃的黑影突然纷纷向他袭来,就像很平常的试探和攻击一般,但易嚣却在这些黑影身上感觉到了非常浓郁,庞大的近乎可怕的能量。

    失去灵魂能量,附近又没有外人在的易嚣没有流露出惊讶或是其他无用的表情,但他暗中已经将自己的魔力提升到了最高,来阻挡它们。

    因为这些怪物的突然袭击可不是试探或其他可以小窥的攻击,它们是近乎倾尽全力的一次攻击,这里面,甚至蕴含着它们全身能量的爆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