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脑洞大爆炸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反生命方程式
    逆熵可以救宇宙,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可到底怎么逆熵?

    一百零六个科学圣人,包括漩涡,都紧盯着白歌,期待他说出逆熵的奥秘。

    然而,白歌却没说,话锋一转道:“无论你们是追求美食,还是追求真理,我都可以满足你们。”

    “财富、知识、力量……你们想要的一切都在蓝白社里……”

    “我若升维,会让这宇宙重返青春,会让高维世界不再荒芜,会让低维宇宙永不凋零……蓝白之光照耀的地方,便有着秩序的庇护,知识的传播,与生命的进步。”

    众人面面相觑,知道白歌的意思了。

    说一千道一万,不管他们想要什么,都得白歌先升维。

    白歌不升维,那便始终有可能受到大家的死亡威胁,是决计不会交出任何技术或物品。

    反之,白歌若升维,则天下大吉,一个新的秩序将掀起新的时代。

    和真理社当初崛起不同,真理社不能给世界带来任何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大家稳定发展的秩序,以减少内斗消耗。

    但蓝白社,却宣称不光带来秩序的庇护,还可能得到知识,得到力量,给世界带来全新的变化。

    结合白歌展现出的种种能力,这并非不可能,光是逆熵技术一项,就足以震古烁今,犹如开天辟地之举了。

    如果说真理社的秩序,只是大家都穷,于是有秩序地划分蛋糕残渣。

    那么蓝白社,便是做大蛋糕,创造价值,让宇宙回到最初的梦幻田园时代。

    这其中如何取舍,已经不言而喻。

    或许他们因为与蓝白社为敌,日后或许得不到什么大好处,但这种做大基本盘的举动,可以保障他们哪怕只分得一丁点,也远比过去要好得多。

    若是以前,大家的第一梦想还是太一时,任白歌说的天花乱坠,也绝不会有丝毫动摇。

    因为白歌说的这些,都是在缩小他们成就太一的机会。若是高维秩序改朝换代,成了蓝白社,在新的秩序中,蓝白社还会允许他们吞噬一切,自立为王,身化太一吗?

    可是,他们已经先一步,有了新的梦想:想吃终极火锅。

    这顿时就不矛盾了,为了火锅,太一什么的可以靠边站。

    管他高维是真理社还是蓝白社,谁能带来无上美食,谁就是宇宙之王。

    几番考量后,科学圣人们当即说道:“我们神级文明群体,可以代表泛维度宇宙,恭迎您升维!”

    为了宇宙死寂,能量枯竭的事,神级文明群体不知道愁了多久。

    曾经想的是,在死前成为终产者,化为太一,与一无所有中重新诞生一个宇宙,继续这个轮回。

    但现在,有更好的变数出现,又不与他们梦想相悖。

    顿时白歌便成为这……古往今来第一个由高维群体一致决定其升维的低维生物。

    ……

    一百零六名科学圣人,用他们的投影,帮助蓝白社逆熵大军,往来各个宇宙。

    且将越来越多的高维力量,借给白歌,再由白歌借给社员,快速地培养更多的逆熵体。

    见识到白歌培养逆熵体的过程,科学圣人们也很快总结出了逆熵的三大条件:碳基生物体、力抗一个低维宇宙、身体强度不惧黑洞视界。

    不过,他们偷偷用种种手段,辅以数学武器,制造了许多符合条件的碳基降临体,却始终不得其法,不能逆熵。

    便知道,一定还有一项独特的条件,没有达成。

    “你刚才消失了一刹那,这就是那第四个条件吗?”漩涡也试了试偷师逆熵技术,但却看不出来,白歌刚才带社员消失,是去了哪里。

    “哈哈,等我升维,可以告诉你。”白歌笑道。

    还未升维,就与高维阶级平等对话,大闹高维世界,甚至废了几乎所有神级文明群体。

    若升了维,白歌将再无桎梏。

    只剩下积攒能量,以有限求得无限。

    “你貌似觉得,自己升了维,便无所匹敌了?”漩涡平静道,他为了试验逆熵,将自己化为人形,此刻是一个手上、身上、头上镶嵌了七颗各色方块的高大人类。

    “倒没有这么想,不过,你们所谓的追求,与我而言没有意义。我不想做什么太一,那种把自己变成大宇宙的蠢事,谁爱做谁做。”白歌道。

    在白歌看来,我为太一,不过是逻辑天道的升华版。

    他用不着吞噬全宇宙成就太一,如若成为终产者,白歌只需吞噬一半就够了。

    一半就是无限,无限就是永恒,到时候便是一趋而就的事。

    白歌算了算,因为逆熵体越来越多,按这个进度下去,他升维只需要一天,甚至更短。

    似乎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主宰,大批低维宇宙消失!”铃铛突然说道。

    “什么?”白歌凝眉,瞬间稍有松弛的心再次提起来。

    “重启再次开始了?”他冷着脸盯着同样茫然的科学圣人们,他曾说过,若是再重启低维,那就不死不休了。

    “不……”漩涡身上一颗方块微微亮起,他也皱眉道:“并不是重启,是高维有人大规模将物质回归真空……且不重塑。这不是重启,是在彻底抹掉低维!”

    “谁干的!”科学圣人们自然都发现了这情况,可他们谁也没做。

    漩涡凝重道:“是一号……”

    “一号?他……啊!”

    “这是什么!”

    猛然间,众人的降临体一个个消失,显然是高维本体出了问题。

    漩涡急忙说道:“大家小心,一号有一件收容物,可把一切方块化。”

    他在高维还有个分身,此刻通过数学武器看得真切,一个‘方块人’奇袭众人本体。

    好死不死,因为白歌的缘故,降临之前,诸位的本体都聚在一块。

    方块人骤然出现,却是让他们没有反应过来。

    谁让能量储在方块里,根本毫无波动,数学攻击地发动也没有预兆。

    降临前,大家为自己本体施加的各种防御措施,统统被方块人破解。其使用的数学武器,竟比他们还要高明许多,几乎碾压了所有人。

    突兀地,代表着高维最高阶级的科学圣人们,一个个化作飞灰,身体强行拆成了一粒一粒的质子,瞬间失去意识。

    “反生命方程式……”漩涡大惊。

    这项技术他也有,但需要非常庞大的计算力支撑,暂时为止,高维只有他和一号做得到。

    同时,这项技术耗能极大。因为所谓反生命方程式,乃是直接篡改目标生命编码,使其生命形态不成立,不合理。用比较低级的话说,便是基因崩溃而死。

    一切生命形式,都有生命编码,这在碳基生物中便是基因序列。

    结合数学武器,一号和漩涡发明出了能把完全理解的生命的编码序列,打乱成必错的技术。

    理论上,只要知道对方的生命编码是怎样的,建立一个数学模型,他就可以花费一笔庞大的能量篡改,直接将其秒杀。

    因为这抹杀型技术容易引起所有人的敌意,且因为能耗太大,拮据的时代能不用还是不要用,所以这项技术一号和漩涡都没用过。

    却没想到,一号冷不丁地就对大家下手了,其中还包括真理社的同伴。

    为此,高维本就不多的物质疯狂地被他转化为能量,以供消耗。这顺带的,还能泯灭低维宇宙,一举多得。

    可这,却是犯了众怒,将被群起而攻。

    “一号,你疯了!”第一个照面,死了十几个科学圣人。

    但还有九十多个,他们理论上,一人出点力,都足以灭杀一号。

    可是,他们却根本找不到一号的本体。

    或者说,那个方块人,似乎就是他的本体。

    “这是什么东西?”所有人的攻击,都对方块毫无作用。

    此时的一号,似乎将他一切的一切都注入原石中,化作了方块。

    一个红黑色的方块作为脑袋,一个角连在绿色方块上,似乎将绿色方块当做了身体。

    又有一左一右两个金色的方块,以及下方两个青色方块。

    共六个方块,构成了一个看起来相当违和的方块人。

    “你不是说必须有生命引导方块的力量吗?你完全抛弃了现实身体,又该如何……啊!”漩涡突然发现,在红黑色方块脑袋与绿色方块身体的交界处,夹着仅仅一个分子构成的超微观生命。

    按理来说,在高维是不能再实现这种超微观生命的,因为如果这样,他们就又可以成就物理飞升者了,继而实现终产者。

    不过,如果所有的记忆可以存在方块里,所有的能量可以存在方块里,所有的系统、设备、力场、武器都能存在方块里。

    那么还真的可以只保留一丝主意识,其余全部化为外物,继而以单个分子为生命,操控着方块了。

    这个生命弱小地微不足道,但由方块保护,却是谁也攻击不到的。

    方块有着一号所有的技术和能力,无论是能量攻击,还是数学攻击,保护一个微观生命轻而易举。

    而这微观生命,便是一号的本体,是方块人真正的大脑。

    无敌,了解宇宙原石作用的漩涡,一下子就意识到,这样一个方块人,只要能量不耗尽,就是无敌的。

    “为什么?一号,逆熵是技术啊!是技术啊!我们都可以逆熵的,宇宙可以回到青春期,我们将有无穷的时间和能量探索那超越太一的奥秘!”漩涡怆然道。

    “不要做梦了,疯了的不是我,是你们。可笑啊,你们的梦想什么时候变成了美食?为了所谓的火锅,就放弃了成就太一的可能吗?”方块人一边与大家战斗着,一边与大家说道:“还有你,二号,我说了不要妄图探索那位存在,这毫无意义,太一才是我们的追求。”

    “这并不可笑,我要的是终极真理,不是太一。你嘲笑他们追求美食,等于嘲笑自己。因为你自己也被超想象存在,吓得改变梦想了。”漩涡说道。

    一号道:“你不必说了,你不想成就太一,我想。他若升维,那还轮得到我……漩涡,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见到那位存在吗?他说过,当我成就太一时,便会来看我。”

    说着,一个虚影出现在低维,白歌的面前,同时庞大的高维讯息瞬间向白歌发射了一种无果之因的干涉。

    “快跑,反生命方程式不可阻挡!”漩涡大喊地提醒白歌。

    但已经晚了,白歌身为人类的基因序列,瞬间错误,成了乱码,整个人化为一滩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命意义的无机物。

    不管白歌有什么再生能力,当他的生命序列是错的时,怎么也不可能修复。

    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在于他这坨碳,与宇宙所有碳构成的死物都不同。这就是生命意义,一旦不成立,碳就是碳,氢就是氢,不会是生命。

    看到白歌被直接秒杀,漩涡痛恨道:“一号!一号!太一不是终点,你明明知道的!”

    “他死了,就没有逆熵了,你连对未知的技术都没有好奇心了吗?”

    一号冷漠道:“只有得到那位存在的关注,才有可能从他口中得到更高的答案。这种方法,远比你妄想般而无头绪地探索,要有效得多。”

    “你我以及这个低维生物所能做到的一切,那位存在都可以做到,你明不明白?”

    漩涡怅然,他与一号结交数百亿年,从宇宙的田园时代,一直到现在的末代,经历了无数的岁月。

    终究,道不同,一号早已放弃了终极真理,转而偷换概念,只追求太一,这个相对的最终了。

    “算了……他既然已经死了,说什么也没用。你赢了,我只求你坚持承诺,给我还有大家留一丝记忆体,去见证宇宙因何而诞生。”漩涡道。

    一号说道:“抱歉,如果是以前,我会遵循约定。但使用反生命方程式,消耗太大。我必须泯灭所有的物质,所有的生命,转化为能量,才有可能破解最后的统一方程。”

    漩涡苦笑,没了逆熵,能量又被这么消耗,自然是不足的。能供应出一个终产者都得看运气,哪里还会有所保留。

    沉默的他,正等着一号终结自己。

    怎料一号似乎怔住了:“怎么会?”

    漩涡心里微动,突然眼睛瞥见了一旁被抹杀的一滩无生命意义之物,正在被一个勺子敲打着……

    “嗯?”

    “基因崩溃都没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