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文豪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叔侄情深
    晏先生似有所悟。

    这一次看似是大陈吃了亏,却因为牵头将商会建立了起来,却极大的增强了济北的工商体系,同时,借此机会,破除了各国之间的边界,推广了银票,如此种种,看上去,似乎是陈凯之让利,可实际上,这商会的上下游,俱都被陈凯之控制的死死的,只要靠着商会将造船局养肥了,若是不买造船局的船,那么商会将无船可用,一旦他们贸易,顺便将济北钱庄的银票推广开,那么,天下各国乃至海外人的贸易,就不得不使用银票来结算,而这其中,又有多大的利益呢?

    再有,到时商会将从各国招募大量的人手,济北这里天下万物应有尽有,这商会的总部,就非设在此不可,一个拥有数十万乃至上百万职员的超级商会,又会给济北带来什么?

    想通了这些,一切都豁然开朗,晏先生微微一笑:“难怪自来了济北,和那杨公闲聊时,那杨公开口闭口都是目光要看得远,又说这济北乃千秋之业,老臣有时还迷糊,现在听了陛下这一席话,总算是明白了。”

    陈凯之笑道:“话虽如此,可若是不能剪除杨家,就一切成空了,本质上,朕联合四国之力,便是向杨家宣战,再假以时日,扫平西凉和蜀国,至于其他诸国,既是和朕绑在了一起,可迟早有一日,也可将其慢慢侵蚀,这世上,有数之不尽的珍宝,有堆积如山的财富,有广阔无垠的土地,与其费尽心机,去和各国相争,何不如将目光放的再远一些呢?”

    晏先生捋须颔首:“陛下所言甚是。”

    陈凯之皱起眉:“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在济北的杨正奇,却不知此人……如何了。”

    关于细则的制定,经过了无数个日夜的洽商,总算是尘埃落定。

    紧接着,商会挂牌成立,与此同时,各国纷纷下旨,敕方吾才为相国,相国一职,在各国本已消弭,而今重燃,其权柄,却都不亚于内阁大学士,挂四国相印的商会长,将有权力节制四国地方的州县,并且有权下文,令各地的州府进行相关的配合,甚至可以任命商会相关的官员,有直接上奏各国皇帝的特权。

    至于在商会之内,则拥有了一定的军权,譬如招募水兵,建立水寨,操练水师,不过为了各国为了防止联合水师作乱,却也对其有所禁止,在四国之内,水师只有驻扎之权,只有出了海,商会才有调动的权力。

    方吾才答应的似乎还算痛快,这位颇俱传奇的先生,而今摇身一变,其地位,竟已不是各国大学士能够相提并论了,此后,商会开始大规模的招贤,在这济北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招贤令,不只如此,在北燕和楚越等国,亦是大肆的招募人手。

    毕竟,有足足四千五百万两银子的经费,足以挥霍。

    而接下来,便是督造商船和战船了,只是……想要造船,却也不易,除了先从越国购置了一些寻常的海船,作为训练之用,真正能够出洋的海船,却几乎一个都没有。

    倒是在造船局那儿,很快便登门接洽。

    造船局在研制铁甲舰,现在已有了一些头绪,他们用小比例的模型进行了无数次试验和改进之后,已经对未来的铁甲舰有了一个雏形,自然,这时候的铁甲舰,不可能真正做到全部都是钢铁,更多的,却像是船木和钢铁的拼接罢了,可即便如此,却还是因为过于沉重,于是不得不用上蒸汽动力,蒸汽机倒是早已出现了,而且船用的蒸汽机,其实技术难度并不高,毕竟是船用,所以即便是庞大笨重一些,倒也无妨,此外,便是连接蒸汽机的船桨和叶片,却需经过反复的论证,又因为有了动力,而且是铁甲舰,所以在火炮的配置上,亦可以得到加强。

    济北的火药工坊里,据说在研制一种新的火药,这等有别于黑火药的新型火药,据说威力更加强大。

    造船,乃是多方协同的工程,牵涉到了冶金、火药、机械、动力数之不尽的技术问题,这造船局之下,下设数十个部门,分头协作,再经过一次次的实验,以此论证,无数的方案改了又改,终于,有了一个定论。

    方吾才采购的第一艘战舰,便出自造船局,而这一次采购,却也引来了争议,一方面,是这铁甲舰的造价不菲,造船局的报价是九十四万两纹银,这是足以让人咋舌的数目,而另一方面,这战舰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也只有天知道,因为……方先生是在陈凯之和造船局以及各国人员在观摩了一艘只有乌篷船大的船模之后决定的。

    这船模是缩小的论证实验型号铁甲舰,船上伸出一个大烟囱,据说是为了搭配蒸汽机而用,除此之外,里头有烧煤室,有火炮室,有船员室,有底仓,有指挥室,有武库以及燃料室等等,总而言之,众人站在码头,看着那海面上的‘铁甲舰’船模,至于动力,自然是暂时别想了,毕竟造船局也造不出缩小版的蒸汽机来,越小,对工艺和材料以及技艺的要求就越高,暂时这方面,难有突破,所以,为了更加直观的让岸上的人明白,这船可以通过烧煤来行走,这钢铁的航模前头牵了一根绳子,再前头,则是一艘翻船将其拖着前行。

    方吾才脸都黑了,他忍不住看了一眼随来的陈凯之,不禁低声道:“陛下,就这样,便想让老夫给造船局下单,拿出数百万两银子,同时建造几艘铁甲舰?”

    银子都进了商会,各国是没有权力干涉商会的,他们只负责坐地分红即可,当然,若是遇到了大事,则各国的股东将进行洽商,这采购的大权,自然是落在方吾才手上,他看着海面上那被拖拽着突突而行的‘铁甲船’模型,有一种捶胸跌足的感觉,就算是做戏,大家私底下商量好了,可好歹,也得弄的像这么一回事啊,这船模,看上去倒是新鲜,而且看分量,还真是铁甲,唯一的有点便是,这船竟没有沉,竟还可依稀见到船身上遍布的炮舱口,可……它就这么走给你看?

    陈凯之低声道:“师叔请放心,朕敢用人头作保……”

    方吾才叹了口气,摇摇头:“算了,不用作保了,权当我们叔侄联手捞银子,利用造船局,搬空这商会的银子吧。反正……老夫也不是第一回这么干了,下一次,就算要做样子,也要做的好一些,师叔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哪,倘若是连行骗都不认真,会有人戳脊梁骨的。”

    陈凯之顿感尴尬,本想解释,这船当真造出来,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可想了想,似乎解释了也是无用,便道:“商会打算订造多少艘。”

    方吾才沉默了片刻:“六艘如何?”

    “朕看,十艘才好,朕尽力让造船局先赶造出两艘来,充作训练舰,供联合水师操练之用,至于其他的,也会尽早交货。”

    “这便是九百多万两银子了,老夫才一上任,商会中的钱粮便折去了这么多,怪不好意思的。”方吾才捋须,摇摇头,颇为感慨:“罢罢罢,战舰十艘,就如此了。”

    “那么商船呢?”陈凯之接着道:“造船局这儿,已拿出了武装商船的方案,这等船,并没有覆盖铁甲,所以造价要低廉许多,最大的优点便是吃水深,规模大,风帆动力,足以应付海中的风浪,这是朕亲自主持设计,专为贸易所需而制,一艘船,不过二十万两银子,便已足够了。”

    方吾才眯着眼:“说实话,陛下到底能从中得多少好处?”

    “什么意思?”陈凯之板起脸来:“师叔难道不知,为了研发这些舰船,造船局至今亏空巨大,就算是现在以此价造船卖出,也是入不敷出,勉强保本而已,根本就没有盈利的打算,除非继续大量制造,分摊研发成本,这才渐渐有盈利的可能,师叔……朕说的是老实话,绝无欺瞒。”

    方吾才只冷冷的看了陈凯之一眼,仿佛一眼看穿了陈凯之的内心,便淡淡道:“不和你计较,这商船,有多少要多少,下水一艘,商会自会结算,老夫老了,这辈子有什么指望呢,享清福的年纪,却被拉来操心这些事,还不是为了至爱的师侄,师侄啊……不,陛下啊,你可要承师叔的情啊,师叔这后半辈子,还有身后之事,可都拜托你身上了。”

    陈凯之汗颜,却知无法解释,索性也就不解释了:“既如此,那么……朕便命造船局赶工了,万事开头难,很快,一切就都顺利了。”

    方吾才颔首点头,他皱起眉:“其实,老夫现在倒是不担心商会,倒是担心邓健贤侄了,却不知,他现在如何了,但愿他还平安吧,毕竟,就如老夫说的那样,老夫老了,这后半生的事,也不能全押在一个师侄身上,说起来,邓师侄虽是老夫的后辈,可至今,老夫还没沾过他的光,占过他的好处呢,真是遗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