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祖上是盗墓的 > 正文 第1034章 要在阴阳跳才能转换
    曹郁森是说:“大家再总结一下,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什么大声地呼喊,什么走动,什么跑……”曹郁森说到这,他停住了!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是啊!跑!

    大家是看着曹郁森的,同时也想到跑!是啊!跑是不是真能让大家可以离开这里啊?

    此时,他们再好好地看看地面,发觉了极其不同之处,地面上每块砖都是有符和咒文的。

    这也不为奇!在这里很多的建筑都是有符和咒文的,所以嘛,当人一见到地上的符和咒文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了。

    倒是曹郁森是在想着的,他是看着大家,胖子是最为信得过曹郁森的,你曹郁森提出了跑可能是让得我们来回转换,那好,我就按你所说的,跑起来!用力地跑起来!

    胖子的肥肉多,体重挺大,自然是跑不快的,他是跑啊跑的,跑得他气喘吁吁,还是没有发现应该出现的情况呢。

    张秋池的速度是够快了,他代替胖子是跑了起来,可是跑是没有用的,依旧是没有转换,他们还是在夏代的宫殿之中。

    以跑的方法现在一试验也是不行的,那样就只能是另寻他法了,不能再以这个方法来继续了。

    曹郁森是来回地踱步着,他真是想不明白啊,说:“到底是什么啊?是什么能让我们转换呢?”

    胖子在旁说:“就算我们想到了是什么能让转换,可以解开迷途吗?让我们冲出去吗?”

    是啊!要是知道了,试问,可以解开谜团吗?解不开也没有用啊!

    曹郁森忽然间是一个立足不稳,他居然就是要栽倒了!他要倒下了!曹郁森行将倒下,柳玉润就过去了,要扶起曹郁森的,不知曹郁森这是怎么了?

    曹郁森是一摆手,他示意自己没有事,他的目光是落到了自己的脚!“脚!脚!”同时,他见到了符和咒文,都在闪着光的。

    一幕在自己的脑子里晃着,胖子以前跳过,还有他们是在屋顶上,当时太紧张了,没有注意屋顶外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一片黑暗朦胧胧的。

    然后他们在下来的时候,不也是跳动的吗?而柳玉润是被什么怪物附体时,她是害怕了,所以她是在不断地跳动着!

    对!一切都是与跳有关!看来是跳引发了一切!有可能就是与符和咒文有关,符和咒文规定了,只要是跳起来,就会触动机关!会不会是这样呢?

    曹郁森是抓住了事情的关键,虽说他的身体里的反应是越来越强烈了,可是他必须要忍着,他不想让同伴看出来,更不想让同伴是担心。

    还是有人看出来了,柳玉润就是看出了,柳玉润是看着曹郁森的,她就觉得曹郁森真的是有点怪怪的,到底怪在哪里,她是看不出来的。

    曹郁森是笑了,说:“跳!好!我现在就跳!”曹郁森是在跳了!他是立即就跳了起来的,他是连跳好几下!他那个抓住事情的关键,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可以转换了!

    只是现实就是太残酷了!让人好无奈!没有!还是一点事也没有!

    曹郁森更奇了!没有啊!自己明明是跳了!刚才寻找转换的关键都是在跳。自己也和胖子、柳润玉等一样跳了,可为什么还是没有成功呢?真是太奇怪了!

    大家也是看着曹郁森的,你不会是以为是跳吧?你看!你现在是跳了!有反应吗?没有啊!一点反应也没有啊!看来是另外的一种可能了!

    大声不行,跑不行,跳也不行,走更不行!到底哪一样啊?

    所以嘛,大家都是不抱希望的,他们是四顾着的,也想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

    更有人是在柱子上敲了敲,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自然是没有发现的。

    钱哥是站在了大门处,他看着大门,真恨不得把大门给毁了,可是又有诸多的顾忌,一毁了大门,就令得房屋倒塌下来,一想到这里,就是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的。

    金盛是看着曹郁森的,曹郁森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地面,想必曹郁森是有所明白了,他能想到了什么东西吧?

    胖子和柳玉润也是对曹郁森有了信心的!曹郁森是立即叫:“大家集合在一起!我想这一次一定是可以成功了!”

    曹郁森一见到大家都是集中在一起了,那么他便是开始了行动了。曹郁森是跳着,不过不再是一个地砖上跳,而是在两个地砖上跳了,连续两个地砖上跳!

    大家看着曹郁森,这与先前只是有一点点的修正罢了,这一修正就能起到效果吗?

    曹郁森是在跳着的!他觉得多说无益,还是要用行动来检验事实,看看事实会不会如他所想的一样!曹郁森是在两块看起来是不同的地面上跳!

    有反映了!这一下,居然是起了反映的!一片黑暗!瞬间又有光亮了!

    看到了!又在甬道了!回到甬道之上了!曹郁森那个兴奋啊!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是要跳着的,而且是要在不同的地砖上跳!

    这就有如是阴阳,你得是阴阳都顾上了,才可以的!只是阴或只是阳那都不可以成功的。

    是啊!掌握了一切的关键!有可能就是与符和咒文相关的,是这些控制着众人是要么到坟墓的甬道之中,要么就是到夏代的宫殿。

    柳玉润像是明白了,说:“这就好像是两个空间!一个是夏代宫殿所处的空间,另一个是商朝坟墓所处的空间,只要是把两个空间连接起来的话,就能是直接地转换。那些符和咒文似乎就是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当然这是柳玉润的猜测,只是这一种猜测嘛,也能当作是一种解释,多少也能解释得通呢。

    是知道了连接的方式了,这么说来,大家是在两个空间了,那么我们原本所处的就是第三个空间了?由于有三个空间,大家是在这一个空间里,就是怎么也走不出去的。

    要想走出甬道或者是宫殿,就得破掉空间,去回归新的空间?

    只是怎么破啊?大家都是不知道的,该怎么破,那是不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