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逆流纯真年代 > 逆流纯真年代 正文 第619章 找你谈个项目
    深城,宜家门店。

    代理商和老外们知道江澈并没有“彻底决裂”然后将进口家电下架的想法,都是一阵轻松和欣喜。

    “这个时代的中国是开放的,我们早就已经不玩闭关锁国那一套了。”江澈说:“从本心来说,我当然也是一样的态度,首先我是一个商人,其实我相信只有竞争才能让企业进步……”

    说了一通大道理,江澈话锋一转,“但是接下去怎么合,就要看各位的诚意了。总不能你们威胁过我,我回过头就当没事……”

    “那江总你的想法是?”

    “要钱。”江澈说:“我这么辛苦,受了这么大委屈,除了钱,再没有什么能抚平我的伤口了。”

    “要……多少,怎么要?”

    面对偌大的中国市场,大好的机会,但凡能谈,代理商和老外们其实都愿意谈下去。要知道关税的下调也是他们的公司和政府使了大力气才得到的,而这一年日苯松下的口号,是这样的:

    【不惜30亿美元也要占据中国彩电市场的绝对份额】

    【打败一个企业,挤占一个行业】

    不管这是不是大话,至少决心在那里。

    “首先,据我所知明年政府下调进口家电的关税,预期是从35.9%降到23%,而你们之前给其他销售商的报价,比之前下调了5%左右。”江澈目光扫过去,笑一下,“我要10%的下调,然后维持售价和其他销售商一致。”

    为什么售价要一致?因为如果宜家相应地进一步下调进口家电售价,固然市场份额会更大,但是对于国产家电的打击,也会更大。

    进口商品的高价格从来都是对国产企业的一种保护。

    当然,这个条件如果打成,首先的一个结果就是宜家的利润会更高,渐渐会越来越强大。

    这相当于在谈和的时候给土匪送钱送粮,养匪为患……它是外商和代理商们不愿意看到的。

    “不可能的,江,我们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一名老外说着有些蹩脚的普通话。

    “那我只好继续委屈下去。”江澈说:“今天就谈到这里。”

    老外:“……”

    江澈起身,“这样,你们商量一下,再联络下总公司,我出去打个电话。”

    江澈出门打了一个电话,知道那边的情况:郑忻峰和林胜利拿着抢来的车钥匙,拦着司马鹏泽和程晓不让走,也不让打电话。

    就是这么野蛮。

    “要是你待会儿整不服他,我可就完了啊。”郑忻峰说:“我估计米国大使馆都有可能找我。”

    “放心,我一定不让他们找你。”

    挂上电话,江澈先去旁边办公室喝茶,坐了一个朵小时。

    等他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代理商和外商们自己就已经着急,没做太多挣扎答应了他的条件。因为他们算算,自己怎么都还是赚的,更因为他们没办法拒绝。

    江澈当场让人送进来早先预备好的合约,当场签了。

    收起来一摞合约,江澈笑着说:“再第二个条件。”

    “还有?”

    “当然,不过这个条件很简单。”江澈说:“我要你们的一个承诺,如果我接下来起诉司马鹏泽从事商业间谍活动和不正当竞争,你们,是证人。”

    “……”

    “他已经没用了,卖了他吧?”江澈真诚地建议。

    …………

    司马鹏泽和程晓终于又一次见到了江澈。

    此时司马鹏泽的手机正响个不停……在郑忻峰手里。

    “接吧。”江澈从郑书记手里拿了手机,和蔼地递还给司马鹏泽,然后静静地看着程晓。

    果然,老外里还是有讲义气的,前脚刚答应江澈证,后脚就打电话给司马鹏泽通风报信。

    接完电话的司马鹏泽脸色不断变化,强撑着,说:“你以为这样,你们的法律就真的会判我有罪?何况你起诉我的名义,根本就很能界定。”

    “是的,所以我还准备起诉你私下接触监狱要犯。”江澈走过去,走到司马鹏泽身边,“司马先生你大概还不知道,王宏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我来告诉你吧,他有一项至今有人相信的神奇技术在身,他的诈骗对象,包括不少军队高层和高官官员……”

    司马鹏泽:“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因为你已经发现了,你想要发的那篇可以置我于死地的新闻,被一股庞大而且强大的力量压住了,动弹不得。”

    “……”司马鹏泽喉头滚动,干咽一口口水。

    “据说司马先生很了解中国人。那么如果现在我说,以王宏目前的情况,他可以因为气功诈骗收费坐牢,甚至可以悄无声息老死狱中,但是绝不能跟一个外商私下接触,你能够理解吗?。”

    司马鹏泽顽强地沉默着,沉默是他现在最好的应对。

    “司马先生这回不但事情没办成,而且亏了摩根士丹利几千万,没错吧?……一个回去就要滚蛋的人,你觉得,他们会不会费这么大力气保你?”

    江澈说完这一句。

    场面暂时形成了微妙的僵持。

    只有郑忻峰知道事情真正的逻辑:江澈根本不敢用王宏这件事去告发司马鹏泽,而所谓商业间谍活动,不正当竞争这样的起诉,也很可能无果而终。

    所以,他现在其实不知道江澈到底要干嘛。

    “说你想怎么样?”终于,司马鹏泽破功。

    “我?我想找司马先生谈一项合。”江澈突然微笑,然后说:“我在那边咖啡厅订了个包厢,不如过去谈?”

    很快,江澈、司马鹏泽、程晓以及郑忻峰就在包厢里坐了下来。

    跟上次见面一样的四个人,但是已经倒转,完全不同的处境。

    门外还守着林胜利、唐连招、陈有竖。两个很可怕很能打的,以及一个挨打比打人更可怕的。

    “既然江先生要跟我谈合,那么,你要起诉我的那些东西……”司马鹏泽显然惊魂未定。

    “不如司马先生推给他啊。”江澈偏头看了程晓一眼。

    程晓:“……”仿佛头顶突然“咔嚓”一声雷,整个懵了。

    司马鹏泽也扭头看了程晓一眼,“他……”

    “他已经没用了,卖了他吧?”江澈微笑建议,然后转向程晓,用蹩脚的盛海话说:“你看,老外多不可靠?”

    司马鹏泽没听懂,想了想,默认然后直接先跳过这一环,问江澈,“那江先生想要谈的合,具体是什么样?”

    “一个收购项目,准确地说,是我想和摩根士丹利合,撮合外资策划收购一家中国知名企业。”江澈说。

    “可是我现在的情况……”司马鹏泽没先关心项目,而是考虑自己的处境,“我恐怕无法再代表摩根士丹利在中国大陆活动了,这样也很难再去说动谁。”

    “这很容易,司马先生在股市上输掉的钱,都在我这里,我可以帮你做一个交易账目,让你的上司以为你全身而退了。然后你再告诉他们,你想换一个计划执行就好。”

    江澈说到这,司马鹏泽两眼中光彩夺目,随即又勉强冷静下来。

    “我不能理解你这样做的用意,江。它显得毫无道理,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不可能这么好心。”

    江澈点头表示理解,转向示意一下身旁的郑忻峰,说:“介绍一下,这位我的朋友,也是我最重要的商业伙伴,叫做郑忻峰,他是中国知名奶制品企业登峰乳业的老板。”

    司马鹏泽点头,“这个我知道,我们调查过。”

    “很好,那我可以简单点说。登峰乳业要成为中国奶制品行业的龙头,要进军奶粉业,而在这一块,中国内地有一家几乎全民信赖,深受支持的大企业,它的名字,叫做三聚鹿……”

    “你们……”

    “我们想收购它,但是我们做不到,只有外资能做到。”

    司马鹏泽明白了。

    “那是一家利润很好的企业,我们需要司马先生和我们合完成收购,再将它整个卖给我们,我保证这将是一笔完美的生意,你会得到一个很好的价格。”

    司马鹏泽说他需要时间考虑。

    江澈给了他时间。

    离开咖啡馆,郑忻峰忍不住问江澈,“如果这次收购或者说合资必须由外资来主导,那么老江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他们过河拆桥不卖给我们怎么办?”

    江澈说:“放心,我会有办法的。”

    与此同时,司马鹏泽也在调查了三聚鹿的相关资料后偷偷思量:为什么我到时候一定要卖给你?

    没有人知道,江澈其实根本就不想买下三聚鹿。

    他只是需要三聚鹿成为外资企业,然后,干掉它。

    在这件事情上,江澈不想去讨论对错因果,根底缘由,一切只在于他前世亲眼看过三聚氰胺受害的儿童,亲眼看过那个高达“30万”的数字……

    而且,那个事件几乎毁掉了中国整一个原本正在崛起的行业,论对单个行业的毁灭性,历史无出其右,论对经济的打击亦如是。

    另,根据江澈前世看过的资料,三聚氰胺事件虽然爆发于2008年,但实际情况零星存在和发生,是在很久很久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