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五行遨游 > 五行遨游 正文 第1052章、始祖之血复苏
    奈因本来只是希望这小玩意能够稍微困住恶魔一小会,这四道火灵虽然只是出自创世神炉的四道星星之火,拥有神炉本体所具备的些许熔炼能力,但眼前这个敌人却不会等着火炉将他装下去炼化,所以奈因不得已只能动用蝠族分化的一些本事来迷惑韩风,只要将韩风纳入火炉的熔炼范围,这才激活火灵具备的威能。!

    但眼前的一幕让奈因大跌眼镜,韩风竟然连动都未曾动一下,眼睁睁的看着火灵携带的熔岩流包围了自己,不可置信的朝着身旁的奈落望去,心说这是所谓的恶魔?这是击败你的敌人?

    奈落同样脸色有些难看,他可是见识过韩风恐怖的,可为何到了最后关头,这个恶魔似乎处于某种考虑放弃了抵抗,这有些不对劲啊。

    火炉转眼间在成型,而此时的韩风已经被火炉装了进去,四道火灵也再次出现在火炉四角,身体化火焰开始为炉体加温,熊熊火焰一下子散发出了极高的温度,连附近不少蝠族强者也承受不了炙烤,纷纷退出安全范围之外。

    火炉产生的高温一下子将血池四周烤的焦糊无,血祭大阵被高温炙烤下条条阵道涌动的鲜血一下子化了血气,这座血祭大阵转眼间被高温破坏,再也没有用了。

    后科科不鬼孙恨所冷故仇太

    后科科不鬼孙恨所冷故仇太  但眼前的一幕让奈因大跌眼镜,韩风竟然连动都未曾动一下,眼睁睁的看着火灵携带的熔岩流包围了自己,不可置信的朝着身旁的奈落望去,心说这是所谓的恶魔?这是击败你的敌人?

    不过这座大阵也算是物尽其用完成了它的使命,如果不是大阵困住韩风,那头疼的也是奈因。

    两个蝠族的最高统治者见状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奈因神经略微松弛了一下,这才将视线转向了身前跪伏的梅血衣身,此刻的梅血衣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一只蝠族,他身体蕴含的血煞力虽然环绕在其周身,但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威慑力了。

    原因是梅血衣之前虽然被初拥但他的身体流淌的绝大数血液都是人族血液,血煞力源源不断随着本源之血流出,对于蝠族来说是致命的危害,但现在他都已经变成了蝠族,那为从属关系,他的血液之的血煞力不但危及不了他的主人,反而会以反哺的方式回馈给宿主。

    这也是当初奈因奈落为何会对梅血衣出手的真正原因,梅血衣身的血煞力隐隐让他们两个感到了一丝恐惧和不安,但一想到这种力量如果转嫁到他们两人身,或许会让他们停滞的实力获得大幅度的提升也说不定。

    “好了,乘火炉还能困住那个恶魔,大哥你现在开始提炼始祖之血,那个恶魔为何没有反应我不知道,或许大哥你会觉得很怪,但我愿意以我们族群的未来发誓,一旦那个恶魔真正认真起来,释放那些可以啃噬一切的骨骸时,一切都已晚了,眼下只有炼化始祖之血,达到神级我们才有可能扛住那人的攻击,或者只有不死不灭,我两才可以逃离恶魔之手,徐徐再图蝠族种群之兴。”

    奈落这时已经服下了不少精血,他既然已经获救自然少不了手下献的精血补品,实力也恢复了不少,身后刚刚被韩风撕掉的一只翅膀已经再次长出,不过此刻的奈落却是异常焦急,他现在只希望大哥尽快开始。

    “奈落,你真的确定那人还没有使出真本事?我想凭借眼前的火炉应该足以消灭他了吧,要知道这可是吉鲁手不可多得的杰啊。”

    奈因望着熊熊燃烧,表面被一层红色笼罩的火炉,他相信算是火系强者也不可能置身火焰之让人熔炼,这人虽然是恶魔,但却被血祭大阵困住,那说明他依然是肉身,不可能抵御住地狱族火焰的熔炼。

    “大哥事不宜迟,难道你想让整个族群在你手覆灭吗?看看那只三头巨狼,你应该明白,你眼前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大,他可是具备了复活骨骸的能力啊,是第二个活脱脱的亡灵君主啊!难道你还不明白时间留给我们的已经只有眼前这一点了,还犹豫什么啊!”

    奈落急了,看大哥磨磨唧唧的样子,他们哪还有浪费的时间,始祖之血不管提取出来是不是精纯,等他们两个服下,集全族高手之力化为己用都需要大量的时间,而火炉的韩风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消灭的,他那怪异的黑色火焰是例子,不管地狱族的火焰熔炉能否消灭他,奈落很清楚,先辈留给他们的底牌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一旦韩风此时脱出,释放那些可怕的骨骸怪物,那一切都晚了。

    奈因这才半信半疑的朝着不远处的那头怪的巨狼骨骼看去,之前他只是看到有一只亡灵生物叼着自己的弟弟跟在韩风身后,但此刻他这才真正的看清了,不由得亡魂大冒,指着远处的骨骸哆哆嗦嗦的问道

    “它是。。。它是狼族首领索塔?号称蝠族肉搏最强的三头狼索塔?”

    奈落点了点头,他理解此刻大哥震惊的心情,毕竟这三头狼索塔族群的臣服也是废了他们两个人不少劲,族群蝠族成员为了彻底征服巨狼族不知道死了多少这才将其收入麾下,平心而论,索塔的实力并不他们底,相反,论肉搏,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是索塔的对手,是号称肉搏实力最强的黑鳞族,在面对索塔时也只有与黑绝同级的高手可以与索塔一拼高下,足见索塔实力之强。

    奈因终于意识到了危机,再也不敢拖延,一只黑漆漆的手从怀伸出,慢慢的搭了梅血衣的心脏位置,而梅血衣身体外环绕的血煞力也在此刻一下子涌入了这只黑手之,奈因神色略微有些吃力,但还是忍着不断压入梅血衣身体之。

    黑手因为血煞力的反击变得异常血红,而突破了这一层血煞力的环绕,奈因的手指也终于触及到了梅血衣的皮肤,尖利的指尖略一颤动,梅血衣心脏处的肌肤被一下子划开,露出了跳动的心脏。

    而梅血衣对此并没有丝毫的反应,他望着的方向反而朝向不远处的奈由美,眼流露着一丝迷茫和无措,他不明白为何他的主人要命令自己静静呆着,哪怕有人划开了他的胸膛也要忍着。

    奈因并没有急于立马剜出梅血衣的心脏,相反他和奈落同时从各自的心脏位置插了下去,将自己的心脏也袒露了出来,两人口念念有词,似乎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当两人心脏飘出一只只拇指般大小的蝙蝠符时,两人这才松了一口,目注蝙蝠符朝着梅血衣心脏处飞去。

    两只小蝠飘入了梅血衣的心口,梅血衣并没有任何不妥,但奈因奈落的表情却极为凝重,紧紧地盯着梅血衣的心脏,生怕漏掉什么一样。

    蝙蝠飞入之前心脏的跳动缓慢但却有力,每条血管输送的血液也很充足,但在飞去之后,这心脏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变,一下子紧缩起来,将连接身体各脏器的血管尽数堵住,梅血衣的脸出现了痛苦的神色,紧接着他的脸色开始变得灰白,血管的血液无法流动,尽数被堆积在心脏部,让他的大脑一下子犹如挨了十几下锤击一样。

    但这种局面立马得到了缓解,下一刻,紧缩的的心脏一下子膨胀开来,堵塞在心脏方供应头部的血管的血液一下子打入了心脏之,但梅血衣的状况却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发的痛苦,因为心脏依旧没有打开其他脏器的输血口,任由血液从他的头部向心脏流尽,这种状况一下子让他的大脑不堪重负,这种被血液冲刷却得不到丝毫补充的状况让梅血衣仿佛经历了一场酷刑一样,他虽然变成了外形蝠族,但他却是不折不扣的血食,是随时可以被吸食的对象,但眼下他不明白的是,他的心脏为何会有这样强大的吸力,这样强大的容器可以容纳所有的鲜血,难道他这样等待身体所有的血液流入心脏之后死去?

    奈因奈落见状大喜,梅血衣的行动由奈由美控制,这也是梅血衣为何如此乖巧的原因,两人没有让梅血衣察觉将腐败的始祖之血注入梅血衣体内,哪怕事后梅血衣通过奈由美无意说起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动过手脚,他动用内视查遍自己身体每一个角落也查不到一丝一毫的异变也是这个计划的一环,这事从一开始是他们两个主导,由奈由美亲自施行的,目的是让梅血衣不停地更换自己的体内的血液。

    将原本属于梅血衣体内的血液一遍遍通过心脏进行循环,这个过程有一项是梅血衣不知道的,因为被注入的始祖之血是在他的心脏之,不明理的他以为自己的身体被动过手脚,再加奈由美的提示得知自己身体有始祖之血的存在这开始不停地放血吸血再放血,熟不知这正了奈因奈落的算计。

    如果他不放血,也不吸食血液,那潜藏在他心脏的始祖之血想要恢复肯定会吸取他体内的血液为补充,那时他必然会发现体内的异状,再以自己具备的血煞威能将心的始祖之血吞噬炼化,但奈由美却时时刻刻盯着他的动向,将他一步步拖入了血池之。

    在血池之修炼可以让他忽略自己身体血液的缺失,这也是奈由美刻意让他这么以为的,只要再稍微提及始祖之血在他体内存在,那他会不停地放血、吸血再放血,以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将体内所有的鲜血尽数换掉。

    梅血衣确实这么做了,但他越是这么样,他体内的血液再怎么更换,他心脏的血液却是无法抽干的,每一次心脏跳动都会将他的精血带入心脏之,而潜伏在他心脏之的始祖之血也可以轻松获取精血的能量,甚至连他的血煞力也一并吸收,这种频繁的换血无疑加快了始祖之血回复的速度,这也是他身体开始异变的症结所在。

    艘地远仇鬼敌学陌阳鬼主克

    一般人被蝠族初拥或许体表在短时间内会出现蝠族的体征,但那只是指一般人,事实,他的实力要奈由美至少有高出一个大境界,奈由美不过是领域级期,而他却是圣域级期,这种实力的落差足以让他保持人形而不会产生变化,这种变化至少要持续到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会现形。

    可他的心脏却被奈因奈落做了手脚,鉴于他血气的特殊性,正适合始祖之血的复苏,而他现在变成蝠族的样子,不得不说是梅血衣自以为是造成的。

    如果他能够分清奈由美对他的误导,专心修炼自己的领域说不定可以无限期拖延始祖之血的回复,一旦他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状,以血煞力炼化腐败的始祖之血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现在他已经完全被奈由美控制,在加身体已经完全转变成了蝠族模样,只能任由自己一点点死去,心脏处血液的抽取越来越强,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处于缺血状态,只要心脏的血栓不开启,他全身的血液最后都会从大脑流向心脏,直到流完最后一滴血。

    但奈因奈落并不像他这么早死亡,梅血衣的身体是一个巨大的过滤器,血池的血液被两人源源不断的调出,犹如瀑布般冲刷着三人,血红色已经代替了一切,在不断补血的过程,奈落的伤已经尽数回复,而梅血衣却满脸的灰白,哪怕是经过鲜血的洗刷他的状态也没有丝毫好转。

    梅血衣被豁开的心脏处终于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变化,一缕金色正在从内壁闪亮,看到这一刻,奈因奈落狂喜,他们知道计划终于成功了,始祖之血终于被激活了。

    而接下来的一幕一直持续到了梅血衣全身慢慢变成灰色,他的全身的精华已经彻底被自己的心脏榨干,无论血池的血液再怎么注入他的身体,也无法阻止这种衰变,而他的心脏此刻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金黄色,似乎隐隐有一股神威从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