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甲壳狂潮 > 甲壳狂潮 正文 1004 抵抗组织的请求
    <co>

    叶涵突然间咬牙切齿:“等我回去了,特么的非让头给我装备一批重型飞行器不可!”

    “重型飞行器?”林绎在脑子里搜刮几遍,却没找到任何头绪,“首长,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的建议还没提呢,你当然没听说过。”叶涵说。

    林绎咧咧嘴:“您的意思是,像飞机一样的飞行器?”

    “差不多吧。”叶涵说,“火力不重要,重要的是机动性,像歼击机一样的机动性!”

    林绎想了想道:“您是说,像歼击机一样突防,然后落地战?”

    “有这个想法。”叶涵说,“但是我也知道不现实,真给我们装备重型飞行器,还要航空兵干什么?”

    话是这么说,然而实话实说,轨道空降面对的情况普通空降危险得多,像今天这种情况,所有伞兵穿着重型飞行器突防,肯定乘坐登陆艇安全得多。

    如果再加一点特殊设计,重型飞行器直接从地面飞太空也不是不可能。

    林绎犹豫了一下说道:“首长,我觉得少量装备应该没问题,大范围装备……不太可能吧?”

    按叶涵的描述,这样一台重型飞行器的成本肯定低不了,甚至有可能舰载机还要昂贵,舰载机能重复使用,而重型飞行器落地后必须抛弃,为空降兵配备这样一种装备,实在是有点得不偿失。

    听了林绎的话,叶涵不禁叹了口气:“你不说我也知道……行了,减速吧。”

    几句话的工夫又是十公里,两人目前的高度大约三十公里,下坠速度超过每秒四百多米。

    这时那五艘运输舰已经接近地面,摞在一起的五艘飞船迅速分开,一艘接一艘地落在包围圈附近,为包围圈加了个不规则的外层。

    从空可以看到,飞船刚刚落地,早有准备的仆军冲出舰外,第一时间构筑防御阵地。

    林绎一边控制飞行器减速一边说:“动还挺快的。”

    叶涵感慨地说:“仆军都是好兵……三百米,行了。”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两个人又降了四公里,正好把速度稳定在每秒三百米。

    叶涵默默记下减速花费的时间,接下来每过一小会儿减速一次,直到高度只剩下七公里,才在无线电里命令林绎改平。

    两人的飞行包功率全开,飞行包立刻爆发最大推力,推动他们俩由下坠改为平飞。

    叶涵只为改平预留二十秒,时间不过是恰到好处,当飞行包彻底抵消坠落改为平飞的时候,他们俩和地面的距离还不到五百米……若是没有生物芯片的精确计算,叶涵绝对没胆子玩的这么惊险。

    改平后两人直飞包围圈,没多一会儿飞到包围圈空,改平飞为悬停,直接落在树海号的舰脊。

    叶涵长出一口气,摘掉飞行包换装甲背包,在无线电喊道:“罗麒,我是叶涵,带着你的人向我靠拢。”

    “是,马到!”

    林绎抬头往天看,空只剩下三艘登陆艇,他立刻判断出这三艘登陆艇的高度和降落需要的时间。

    叶涵又道:“我是一号,一团回话。”

    “一号,我是肖源!”

    “二团回话。”

    “我是卞歌!”

    “一团二团,马安排人手一团北二团南,除了红海号和树海号之外,每个营负责一艘运输舰,注意,都把登陆艇给我安排好。”

    “是!”

    红海号的迫榴炮只剩下两门,没必要加派人手,至于红海号的防御也没必要担心,树海号和死海号落在红海号附近,红海号只需要应付来自包围圈内部的抵抗,完全不必担心外界的进攻。

    叶涵一抬头,恰好看到一个空降舱落到包围圈里,他马说道:“还有,飞船能扔的物资都扔下来了,你们俩安排人把东西都给我收回来,一会儿看看缺什么都补补,多余的送我这儿来。”

    “是!”

    到现在为止,一切仍在掌握之,叶涵总算稍稍松了口气,马切换通讯频率:“曾睿,我是一号。”

    他的脚刚落到树海号,通讯系统提醒他接到曾睿的通话请求,不过人有远近亲疏,因此叶涵很自然地把这个通讯排在最后。

    “师长。”耳机里传来曾睿独树一帜的刺耳声音,“抵抗组织请求进攻天坑。”

    “天坑?”叶涵下意识地抬头往竖井方向眺望,“你确定他们说的是天坑?”

    “确定过了。”曾睿说。

    叶涵一脸狐疑:“曾睿,他们到底怎么想的?”

    “我也不清楚。”

    叶涵想了想道:“你跟他们说,先按原计划进占包围圈里的地下掩体,要是没有发现再进攻天坑也不迟。”

    “说过了。”曾睿很多无奈,“他们非常坚持。”

    “那你马问清楚原因,如果他们不说清楚,你告诉他们,进攻天坑可以,但这是进攻天坑不在战计划里,要去他们自己去,我们没有义务配合。擅自行动导致的任何后果,都由抵抗组织自行承担!”叶涵的语气像钢铁一样坚硬,连说出来的话都透着一股子外交范。

    他很清楚,抵抗组织要求进攻天坑绝不是心血来潮,那里肯定有对抵抗组织非常重要的东西。

    叶涵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如果抵抗组织把话说清楚说明白,叶涵不介意帮一把,可是只给一句话要临时更改战计划,又不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这算怎么回事?

    抵抗组织又不是他叶涵的儿子,他凭什么惯着他们的坏毛病?

    “是!”曾睿答应一声,继续跟抵抗组织交涉。

    这时三艘登陆艇飞至树海号正方,在百多米的高度悬停片刻,既然缓缓落到树海号的舰脊之。

    登陆艇还没停稳,罗麒迫不及待地跳出艇外,一口气冲到叶涵面前:“头儿,我来了!”

    罗麒身后,一大群伞兵跳下登陆艇,立刻地转入防御。

    另外两艘登陆艇的战士们也跳下来,除了驾驶员和必要的武器操控人员留在艇,其他人全部下艇,以连排为单位地散开。</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