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意动天开 > 意动天开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主王
    <co>

    “主王?……”

    凌云是有想过在邪三者之还有恐怖的存在,但猜测也邪三者厉害一点,但真正感受到那精神波动后,他才知道,这一点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在主王话落下后,凌云已经明显感受到整个时空层面出现了恐怖的变化,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挤压时空,要将这段时空给挤压变形。

    不过,同一时刻,另外两股精神波动也旋即爆发,在这个时空层面形成了两股较跳跃的空间层叠,以阻止主王强大的精神波动碾压。

    不过,凌云却是感应的到,邪和鸢两者精神波动合击之下也只是勉强和主王对抗,被碾压只是时间问题。

    如此一来的话,两者的处境可岌岌可危了。

    “主王代表了什么?主宰之王吗?”

    凌云冷言看着整个时空层面一片片的垮掉,一些时空轨迹彻底被主王的精神波动给抹除,现在他所在的时空层面像是一片原本完整的纸片被一只大手给肆意的揉捏,时空层面出现锻炼,而如果主王改成用手撕纸的方式,可想而知整个时空层面内的一切精神物态都将彻底的被抹除掉。

    眼下整个时空层面正是依靠着邪和鸢的支撑才没有完全的垮掉,不过也坚持不了多久。

    主王在一开始发出睥睨万物的狂傲声音后,接下来却再没说话,对于凌云直接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小子,你在发什么愣?赶快逃离这个时空,我们只能支撑一会儿,很快……”

    邪话还没说完,一大片时空已经完全的破碎掉,邪声音也随即消失。

    “主王,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你要知道,有一天主宰者苏醒,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鸢发出痛苦的声音。

    主王却是根本不给予回答,只用实际行动做为回应。

    “主王……你是在找死么?”

    凌云冷冷出声,他的精神体悬空而立,被这岌岌可危的时空层面包裹着,却是一丝一毫没受到主王精神波动的影响。

    “不自量力的棋子,为棋子,要有为棋子的觉悟,刚才没弄你,你竟然还没有自知之明,你以为前世真的是主宰者底气十足了吗?”

    主王声音再次出现,而在主王说话的同时,他的一小股精神波动单独涌出卷向凌云而去。

    现在的凌云只是变成了很小的一个点,却没想到主王依然可以准确的锁定他,所以,他的这点手段在造物之下的这个级别是没用的。

    所谓的相对世界,在凌云看来,自己是隐藏了身形,可是,在别人眼里,他并没有任何变化。

    被主王这一小股精神波动锁定后,凌云感觉像是咽喉被人扣住一样难受,那种窒息感可以瞬间让他精神体崩碎。

    “小棋子,随时可弃!”

    主王那一小股精神波动传递出一股绝灭的力量,这一刻,他将彻底的将凌云抹除在这个时空层面。

    不过,正在主王认为凌云必然在自己的碾压之下彻底的崩碎,结果缺没有。

    凌云的精神体突然之间,真正的在这个时空层面消失了,没有一点踪迹。

    “谁是小棋子还为未可知,我最反感的是有人老是一副高高在,睥睨一切的装逼范,算是棋子,也是一颗可以撼动大局的棋子,你,这个棋手,你觉得是自己在下棋,其实不然,而是棋子在下你!”

    凌云的精神体尽管消失无踪,连主王都难以捕捉,可是,他的声音却依然可以传递到这层时空。

    “咦?小人物有大智慧,这点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只是,那又如何?注定的事情依然不会改变,棋子是棋子,没有用了只能弃,你自认为自己是一颗特殊的棋子,有想法的棋子,但,那又如何?你自认为自己接触到了空的领域,认为自己可以挑战棋子的命运,然,那又如何?”

    主王声音带着玩味的说着,在其话声落下后,整个时空层面已经彻底的被翻转开来,不只是现在凌云所在的时空层面,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时空层面,像是被犁地一样翻转,破碎,现在,连鸢的声音都听不到了,而一个巨大的面孔却是浮现了出来。

    这张面孔显示出的是一张充满了英气和霸气的年男子的模样,这个面孔现在便成了整个时空,细化到每一个层面,连虚空都变成了主王的样子。

    “现在,你当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强大了吧?你领悟到了一点空的领域,一定很沾沾自喜,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空的领域!”

    主王的声音透着十足的穿透力,在一层层时空里掀起极致的毁灭,将一个个时空层面都掀翻,他这是完全地毯式的屠灭,只要凌云还存在于这些时空层面,他要一个个的抹除,直至将凌云彻底的灭杀掉。

    “你很强大?搞笑,我怎么没看出来?真正强大的存在不会像你这样不理智,一个成道者,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情绪所左右?特别是一个准主宰者,你的行为让我很难相信你是什么主王,连主神都赶不,还谈何造物之下?”

    凌云的声音仍然传递到了没有毁灭殆尽的时空层面,这让主王感到了诧异。

    “小棋子,灭你如屠狗!”

    主王声音带着一丝愤怒。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是没死,抱歉,让你失望了,你这手段,还称什么主宰者?”

    凌云的声音继续传递在每个时空层面,是要让这位主王听到。

    “问你气不气,你拿我没办法!”

    凌云狂笑。

    “可怜的棋子,你以为你能将我激怒?你真当我是一般的存在了?你笨是一颗弃子,你根本不是什么关键性的棋子!”

    主王发出冷笑声,他的精神波动依然在掀起意乱狂潮,掀翻一个个时空。

    “我没当你是一般的存在,所以,也没轻视你,不过,还是得谢谢前辈你给我开路,要不是你这样肆无忌惮的搞破坏,我还真的找不到一点关于幽冥之门的线索,魔说的是对的,的确是有幽冥之门,不过,他有一点说错了,幽冥之门并不是漂移状态,而是一直都是固定层面,是幽冥之门本身被周围的迷乱时空裹挟,时空的转变才让幽冥之门看起来永远扑朔迷离!”

    凌云竟然和主王聊起了家常。

    “你在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你!你以为我真的是要灭你?我本来是要抹除邪那种小杂碎,顺带的,逼一逼你背后的那股存在,呵呵,现在,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整个布局即将圆满,小棋子,你还是太嫩了,你当初以为的永远不是真相!”

    主王突然撂下了一句话后,整个精神波动陡然消失,这让凌云感到意外。</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