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娱乐圈刑警 > 娱乐圈刑警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章山去向
    <co>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但在精神饱满和放松的状态下,人的灵光似乎更容易被激发,闵学这种情况是如此。

    闵学说“能破案”这话的时候,办公室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到齐了。

    大家听到这里都不由的向闵学看去。

    开玩笑吧?迄今为止没找到一丝线索,怎么破案?

    闵学虽然在笑,彭继同却不知为何觉得他是认真的。

    “闵哥,真的啊?”曹小白也感觉到了,眼睛不由的又亮了起来。

    在众人注目,闵学朝曹小白点点头,“有点儿想法吧,人生活在世,总会留下一些痕迹,即便章山刻意隐姓埋名,也不应该消失的如此彻底,钱、身份、逃跑路线、交通工具,一点踪迹都没留下,除非...”

    “除非章山已经死了!”彭继同很顺溜的接口道。

    闵学有些意外的看了彭继同一眼,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死了?!”

    听到闵学和彭继同的猜测,众人都非常意外。

    难道范晨不仅杀了范良,还顺手把雇主章山也干掉了,一了百了?

    但是尸体在哪里?

    其实闵学也只是刚才灵光一闪间,大胆假设出来的结果,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在这个前提下,思路也开阔了许多。

    彭继同脸色有些不爽的道,“我一大早兴致勃勃的赶来,是打算装个逼的,没想到又被你小子抢先了!”

    怎么个意思?大家都好的等着彭继同的下。

    彭继同没着急解释,反而从桌的档案资料,找到了一条记录,递给闵学。

    闵学接过看了一眼,是章山失踪前,群发给亲朋好友的短信内容。

    “兄弟,我去躲债了,过几年回来,不用担心。”

    曹小白也接过来看了看,不明所以的疑惑道,“这短信有问题?”

    彭继同解释道,“我也是在写调研章的时候引用这句话时注意到的,这条短信乍看起来很正常,发给朋友毫无问题,但这‘兄弟’二字,发给长辈们,有些不合适了吧?”

    也因此,彭继同觉得这条短信是他人捏造代发的,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章山当时已经死了啊!

    曹秋白却有不同意见,“我倒觉得,是章山逃跑前仓促下群发的短信,没想那么周全吧,这怕是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嘿呀,小丫头,你和我唱反调是吧?你闵哥说章山死了的时候,你怎么没跳出来反驳?”彭继同龇着牙道。

    “那能一样吗?”曹小白忿忿。

    彭继同真是差点被憋死!还能不能有点人权了?闵学那家伙纯粹靠蒙的猜想,居然他这个靠线索推测出的结论还吃香?

    真是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闵学也不禁莞尔,这丫头,没白教!

    “成吧,这没什么好争的,既然现在找不到一点线索,不妨先用我和老彭的思路查查看。”

    “从哪里开始查?突审范晨吗?”曹小白追问。

    没成想闵学却摇了摇头,“我觉得一直以来,我们都漏了一个人。”

    漏人?谁?曹小白有点蒙。

    倒是彭继同若有所思,试探问道,“你是说...龚正平?”

    闵学点头,“没错,我们一直听到的版本都是章山想杀龚正平,那么被暗杀了那么多回,换做是你,一点都不会想要报复回去吗?”

    这个,有道理啊...

    他们一直都将龚正平当受害者,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问题,这是思维误区所致了!

    提到龚正平,一个队员跳了起来。

    “我记得当初去走访龚正平时,他说知道有人在暗杀他,当时做完笔录后,临走时龚正平还嘲笑的说,那两个笨蛋居然还想炸死他,要是换成他,直接把人烧死!”

    “当时我觉得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现在想想,会不会...”

    的确,常理来说,一般人听到有人要杀自己时,应该不会是这个反应,而龚正平居然还联想到了杀人手法,烧死。

    闵学敲了下桌子,“确实异于常理,而且你们别忘了,龚正平的职业是什么。”

    “他是从事殡葬服务的,烧死人这个业务也算驾轻熟。”彭继同一拍大腿,妥了!

    经过大家这么一分析,龚正平的嫌疑嗖嗖的升了。

    查!

    有了新思路,大家的动都利落了几分,不多时便反馈回了信息。

    没问题!

    在大家想来,龚正平利用自己的职业之便,将章山杀掉拉去殡仪馆火化,毁尸灭迹,应该会留下线索。

    但是查了半天,居然什么问题都没查出来!

    要知道,在我国,火化一个人是有十分严苛的程序的,不可能随随便便让你烧。

    但他们查了龚正平近半年来,拉去火化的人员名单,却发现都有完整的火化手续,而且都是真实存在的人。

    这怪了,难道章山真没死?人不是龚正平杀的?

    或者说,他放着这么便利的手段没用,反而用了什么别的毁尸灭迹的方法?

    案子到这里,似乎又查不下去了。

    线索又断了,侦查小组所有人都不由的有些沮丧。

    彭继同都有几分挠头,“他玛的,这什么破案子,一波三折的!”

    彭继同自己办了那么多年案,也没几个像这个案子这样磨叽的。

    闵学却没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小白,跟我走。”

    去哪?曹小白没敢多问,乖乖开车去了。

    二人用了一个多钟,到了龚正平位于普驼区的家。

    龚正平没在,开门的是他老婆,贺红梅。

    贺红梅,四十七岁,无业,平时做做家务、打打麻将,很爱打扮,虽然年近五十,出入仍旧要化浓妆,穿着艳丽,活的很是年轻。

    二人正想亮警官证,没成想贺红梅见到闵学,眼睛顿时一亮,“你不是唱那个什么歌的...”

    贺红梅又回头看了眼正在播放的电视央视三台,兴奋道,“对,唱《走进新时代》的那个!”

    闵学往屋里客厅电视瞄了一眼,一张脸正意气风发的冲着自己唱着,怎么看怎么别扭,正是自己的脸!

    原来这么快,包枚拍的mv,已经开始播放了啊...</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