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席卷晚明 > 正文 第十五章亲自训练
    阎应元从出门开始就在思考着军队训练的问题,他心中在思考,是不是从其他军队里面,给朱由菘推荐两个人来训练,好让这支散漫到了极点的军队快点成型,正当他要上去提出这个意见的是时候,他发现,朱由菘,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担忧的表情。

    县衙,从军营回来的阎应元总算是有时间询问了这个在他脑海中存在了几个小时的问题;

    朱由菘认真的听完阎应元的诉,顿时笑了一下,其实在他心中,将军队训练出纪律严明,听从调遣这不是一个困难的问题,自己完全可以将后世军队的训练方式搬运过来,只不过有一点,朱由菘在考虑,那就是战场杀敌的本领谁来教。

    这个时候不是后世,大家距离几百米开外,就能够决定战场胜负。

    这是明朝,虽然火器已经高速发展,但是还是不利于在战场上使用,射程斤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就是他的装填速度十分缓慢,就算双方相距一百米,在五十米外,火枪还有作用,等五十米内,你装填都还没有完成,人家大刀已经过来了,那时候,火枪就是烧火棍,等人家杀而已。

    因此,朱由菘知道如何去训练出一支作战纪律严明,听从调遣的大军,但是如何去训练士兵的砍杀技术,这一点就有些麻烦。

    自己虽然懂得砍杀,但是现在这一身肥肉,恐怕就算是拿起刀枪,都不能够施展,当然,朱由菘也可以等自己减肥成功后在训练士兵砍杀,可是自己等得,李自成会不会等,建奴会不会等。这些都是问题。

    如今,听到阎应元问出自己的疑惑,朱由菘当即道:“军队训练方面,我只有办法,但是,在训练士兵砍杀上,这个就有难度。”

    士兵砍杀,听到这话的阎应元一下就明白过来,朱由菘的对,纪律严明这是很重要,但是光纪律严明不行,他还需要砍杀。没有砍杀技术,在战场上,只不过是敌人的活靶子而已。

    “那么世子的意思是?”阎应元见到朱由菘出这个问题,以为他有解决的方案。

    朱由菘现在哪里有什么方案,目前,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当即,他就示意阎应元先去处理政务,而他,还要回去好好的回想一下,后世的军队训练。

    曾经他就参加过军训,虽然对于军队的一些东西还有些不熟悉,但是没有吃过猪肉,也看到过猪跑,经过反复琢磨,在加上自己的体会,在一夜的奋斗后,朱由菘就书写出来士兵操练守则。

    做完这一切,朱由菘见到色已经大亮,他也没有任何睡意,而是直接拿起自己的操练守则走了出来,递给了刚起床不久的阎应元。

    阎应元不懂军事,但是他能够看到,这里面的东西,如果运用出来,将是何等的恐怖。

    “世子真乃神人。”找不到话语来夸奖的阎应元当即道。

    什么神人,只不过是将后世几百年的东西搬运过来而已,朱由菘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聊不去,如果有了不起的地方,那就是自己能够知晓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的。

    见到阎应元已经同意下来,朱由菘当即就将守则交给阎应元,让他赶集多写几份,随后交给个营学习,而他自己,却要召集现在的几个营长,他要亲自把这三个人教会,然后让这些人去训练下面的士兵。

    三个人,顾麻子一个海盗,秃子陈文杰曾经就当过兵,李亚荣更不用,就是亲兵,因此,这三个人的脑袋瓜似乎生就是当兵的材料,朱由菘一点就通,一就会。

    不到一的时间,三个人居然能够像模像样的,朱由菘曾经想过,就算是他们回到后世,拉扯到军队中,那也看不出,他们是伪装的。

    “记住了,你们回去后,就根据我今交给你们的,随后开始训练,另外,从明开始,早上起床,先给我跑三公里,随后吃饭,吃完饭后,立即展开训练我将会亲自到场,指挥。“日头偏西,朱由菘见到色已晚,在加上自己能够知道的东西已经全部给了面前的三个人,朱由菘也不在打算留下这几个人吃饭,而是让他们带上册子,回去好好学习,以用于明的训练上。

    三个人,一听朱由菘要亲自去,当即就傻兮兮的直笑,随后顾不得擦拭一训练下来的汗水,就急吼吼的回到军营,开始学习反复训练今的课程。

    清晨,江面的薄雾缓缓的围绕在东西两边的山头,刚出来的嫩芽上,挂上了不少的露珠,这些露珠闪现出来的光芒,光彩夺目。

    呜呜呜......呜呜呜......东面山坡下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将嫩芽上的露珠震动到了地面。

    “快点,世子亲自操练大家,赶紧集合。”

    “趁老三,你狗日的快点撒,大人们都到了,在不快点一会就要挨屁股。”

    “谁,谁他么的把我的鞋子穿跑了。”

    “我腰带呢,老子腰带哪里去了。”

    寂静的军营内,正在熟睡的士兵突然炸开了握,吵闹声、催促声、慌乱声响成一篇。

    我的啊,这他么的比菜市场都不如,站在点将台上的朱由菘听到军营房内传来的那种慌乱,顿时吓的浑身冷汗直冒,他都不知道,顾老三这帮海盗,这些年是他么怎么混过来的,怎么就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退围剿的明朝军队。

    好不容易,折腾了将近半个小时,一千五百多人,总算是在吵吵嚷嚷声中集合完毕。

    看着下面东倒西歪,站的如同弯蛇一样的队列,朱由菘也只能忍受了,他知道,这些人现在能够站成这个德行,已经是大吉大利的事情了。

    哎,老子的军队,居然是这个德行,看着拿起刀枪的士兵,朱由菘在心中嘀咕。

    “围绕训练场,j九圈跑步。”叹息完毕,朱由菘下达了自己担任主帅以来的第一个命令。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