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密室逃脱 > 正文 第十三章 恐怖连载 十二 行尸
    刘老爹脸上的皮肤区域性的脱落,鲜红的血液尚未凝固,顺着下巴吧嗒吧嗒的滴到前胸,染得胸口远远看去似带了个围巾一般。他的左眼似化脓一样,一团绿色的粘稠状液体糊在眼眶的周围,嘴角流出的口水,粘稠的拉成一条透明的“线”。

    玲儿那个堂弟的状况,看起来与刘老爹没有太大出入,歪着脖子,爷俩一前一后,踉踉跄跄的“走”向玲儿二人。

    “爸爸......”玲儿震惊的呢喃,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赵和平一见情况不对,一把抓住玲儿的手腕,大喊着“快跑啊!”随即转身拉着玲儿,没命的反方向奔逃。

    呼呼~~~玲儿被赵和平拉着一路没命的奔跑,她时不时的回头去望时,见刘老爹二人依旧死死的跟着他们。

    绝人之路,玲儿二人跑着跑着,视野渐宽,却不非好事,紧接着他们便见前方是一断崖。此时,再行另谋出路已来不及,玲儿情急之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心中不由嗔怪“爹啊爹,你怎么就不肯放女儿一条生路啊~~”

    脚下断崖峭壁漆黑一片,玲儿惊恐万分脚下一滑,一块拳头大的石子仓皇间被踢落山崖,良久没有听到回响。

    “怎么办啊?”玲儿带着哭腔,求救的看向赵和平,然而如今的两人可谓是同命相连,赵和平又会有什么办法。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恐极反怒,赵和平抽出随身的匕首,气势汹汹的迎上刘老爹。

    多年的师徒情谊,无奈一朝“决裂”,赵和平沉重的对刘老爹了声“师傅,对不住了!”师徒“二人”便打在一处。

    任赵和平伸手再好,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拦得住刘老爹却拦不下“失心疯”的堂弟。

    玲儿惊叫道“师兄~~”赵和平余光扫了玲儿一眼,心有余力而不足,眼见满脸流脓的堂弟扑向自己,玲儿尖叫一声,没命的奔逃。但是她不敢离开赵和平太远,一是担心赵和平,更是深知自己一个人,生存希望更是渺茫。

    一追一逃,另一处二人滚打的火热,这样的画面僵持了很久,久到玲儿觉得自己的体力即将耗尽。突然抱打刘老爹在一处的赵和平,猛的一踹,成功的将刘老爹蹬下山崖。

    “爸爸~~”玲儿一声哀嚎,眼泪簌簌掉落,虽然知道父亲已非生人,可她还是无法控制情绪的泪崩。

    腾出空儿的赵和平,迅速奔向玲儿,抓起她,夺路而逃,遥遥的将堂弟甩在身后。

    二人再次踏上逃命的旅途,路上赵和平,看刘老爹爷俩的状况,应该是已被那黑雾夺去了性命,而后被那不知名的力量,变化为僵。

    自古以来,民间有关于僵尸的传言,众所周知,人死化僵,尸体不腐烂,且具备行动之力。但那种僵尸与刘老爹二人又很不同,就像许多影视作品中一样,僵尸是跳着行走的,而刘老爹二人,除了没有生前的神志,其行动方式与活人无异。

    所以,赵和平推测刘老爹应该是被那黑雾变成了“行尸”,曾听闻,旧时有些怪力乱神之辈,通过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秘法,通过对尸体的“改造”,达到令死尸听命于自己的目的。

    如果真的如赵和平推测,刘老爹爷俩变为行尸,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传染”。赵和平,一旦活人被行尸咬到,伤口感染到了行尸的毒气,那么他不单单会因此死掉,而是同样变为行尸。

    于是,赵和平、玲儿协定,一旦他们两个人之间,不论谁不幸的被变为行尸的堂弟咬到,另一个人,一定不要狠下心来,在其变为行尸之前,将其杀死。

    堂弟就像是能够闻到玲儿二人气味一样,不管他们将它甩出多远,哪怕是彼此不在对方视线,堂弟都能准确的找到他们的位置,并且迅速追赶上来。

    再后来玲儿他们躲进山洞的时候,却不幸的被堂弟追上,也是在那个时候,赵和平与行尸堂弟扭打时遇见的刘演。

    至于毁灭赵和平和堂弟的尸体的方法,也是赵和平事先交代玲儿的,毕竟捞金客也是走江湖的偏门,大山里的怪事,他们都有涉猎,自然也知道要怎样对付那些“怪力乱神的”家伙。

    刘演终于明白玲儿在怕什么,他回头回脑的看向身后,但是他并没有见到玲儿口中的黑雾。玲儿,现在她也没有感觉到黑雾的存在,刘演没有看到也很正常。但是他们不能停下来,一旦黑雾突然追来,他们就死定了。

    俗话白不人晚上不鬼,有些事就怕人念叨,就在这个时候,玲儿一个激灵,猛的回头去望。刘演好奇的跟着回过头去,,只见身后远远的黑暗中雾蒙蒙一片,像是有一股风在后面推着一样,那黑雾徐徐的蔓延过来,玲儿失声惊叫,抓起刘演的胳膊,二人仓皇逃命而奔。

    就在这个时候莫辰的手机突然响起,由于他一直专心的在看鬼帖,不由被突然吵闹的铃声吓了一跳。来电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莫辰微微皱眉,哪个没眼力见的家伙,打断他的阅读。

    莫辰不耐烦的按下接听键,他刚喂了一声,便听电话那边传来急切的喘息声,一个陌生的男声惊慌的道“喂,是莫辰吗?”

    听到莫辰肯定的回答之后,那人着急的道“海庭出事儿了!”

    ......

    莫辰一路小跑着赶回学校,活动教学楼,打电话的人自称也是今早联谊会上的一员,电话里不清楚,那人到底也没有清楚,海庭究竟怎么了。

    电话里那人告诉莫辰,海庭出事的位置是活动教学楼五楼,莫辰到了就能看到海庭。莫辰记得六层封顶的活动教学楼,除了楼下两层还用做教学实验室外,其余楼层全部充当了社团活动根据地。

    人因未知而恐惧、焦急,一路上莫辰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中海庭可能出现的意外,直到他一路奔到五楼,看见靠墙堆坐的海庭,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一半。莫辰呼唤着海庭的名字,手在他的鼻子下面谈了谈,还有呼吸,这时候,墙边的门内,传来一个女声,弱弱的问道“是莫辰吗?”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