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他是一只猴子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夺棒,兵败
    戾气席卷,大风激荡。前面的军帐几下摇曳,项刻间被吹飞。

    人鼎的火正旺,不见热度,反而幽冷得令人颤栗。

    翼火蛇正施着法,引导着从金箍棒上剥夺的“金”,融入铁剑之中。

    奕横于猴子与人鼎之间,抬起手臂,挡住猴子迎面而来滔滔的戾气。

    金箍棒裹在冰霜之中,轻颤着。猴子能感受到金箍棒的虚弱和痛苦,不禁睚眦俱裂。

    脚下的速度更是再增三分。

    “咻!咻!咻!……”

    十二道剑气割裂长空,向猴子迎面斩来。一道道凛冽的剑气,蕴藏着另人心悸的杀戮气息,即使未曾临身,亦吹拂得猴子面颊生疼。

    奕满脸阴鸷,凌厉的剑意激荡开,伸手朝虚空一探,徒手连番斩击,锋锐的剑气脱手而出。修炼了《诛仙剑》,他的剑术已登大堂。即使手中无剑,却捏手皆剑。

    猴子眼睛一眯,加持金身。像一头蛮牛,悍然撞向迎面而来的剑气。

    “奕将军,再有半刻,半刻就够了。”翼火蛇大吼道。

    奕一咬牙,挥手又是九道剑气。九道剑气排列旋转,隐隐有阴阳双鱼之象显现。杀戮与道韵交融,蔚为诡异。

    奕心中清楚,他恐怕早就不是猴子的对手了。此刻始一交锋,便使出看家本领。只为逼退猴子,为后面赶来的师尊争取些时间。

    “锵——”

    猴子一头撞上了密集的剑气。

    出拳砸碎了三道,挥脚踢散了两道,伸手又捏住了两道,而余下的五道全都无情地招乎在了他身上。

    不待他喘口气,又有九道剑气紧随而至,更凌厉,更凶猛。

    奕早就领教过猴子的凶悍,猴子硬撼十二道剑气在他意料之中。

    而后面的九道剑气,却是以他燃烧精血祭出的,威力与前面十二道不可同日而语。他不相信猴子会不要命地再次硬抗,只要他退了,就能为师尊争取足够赶来的时间。

    “以后再收拾你。”

    奕心中正在盘算,一道血影在奕曈孔放大,热浪袭面,风中夹着猴子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奕来不及反应,一阵晕昡,身体倒飞出去。

    猴子一脚踢翻人鼎。

    探出血淋淋的双手,野蛮地撕裂金箍棒周身的禁锢。那些层层绕绕的法术,在他手中尽皆破碎,散成灵力,随风而逝。

    抓住金箍棒,握在手心。

    头破血流,污了满脸。连右腿齐膝盖处被斩断,仅余一点皮层连着身体,血如泉涌,无力地垂落摆动。

    他却咧开嘴,露出老友重逢的笑容。

    “伙计,让你受罪了。”

    金箍棒在他手心,震颤着,嘶鸣着。猴子十万八千只丹田齐开,无尽的灵力猛凶地爆发,灌注进金箍棒。

    金箍棒黯淡的金光逐渐焕发光彩。终于,他饮饱了灵力,只见那金光漫,一声清鸣,寰宇为之一肃,摄人心魄。

    猴子单腿一跃而起,速度丝毫不慢,追上正蹑手蹑脚准备逃走的翼火蛇,迎头一棒。

    翼火蛇身体一僵,脑袋如西瓜般碎裂,脑浆血水迸了一地。

    棍影一晃,猴子又是一棒,砸中从翼火蛇手中挣脱,见势不妙,想要溜之大吉的铁剑。

    “哐当”

    铁剑落地,断作两截。

    一缕缕的“金”,从铁剑中散逸出来,自行飞向金箍棒,金箍棒“一口”吞噬。

    风呼啸,脚下踩着漫的暗云。猴子置身千军万马之中,手握金箍棒,撑着身体。立于翼火蛇尸体前,灵力暴虐翻腾,血流如注,却昂首挺立。

    篷停在猴子对面,五位星宿大将站在篷身后,睚眦俱裂,想要冲上去,却被篷拦住。

    “我来。”

    篷道。

    他面色如水,杀气如潮。

    从袖里乾坤中取出折断的上宝沁金钯,迎风一扫,九道齿钉从钯身脱离,是在篷面前,银光凛凛。

    “我们换个地方打吧。”

    篷道:“误伤了我的兵不好,毁了你的花果山也不好。”

    “正有此意。”

    猴子犹如一头孤狼。

    两人离地而起,向着更高的空上浮。

    篷的气息死死地锁定猴子,不给猴子趁机逃跑的机会。

    忽然,篷皱起眉头。

    略一思忖,终是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枚通信玉简。

    那玉简正不停地跳动着妖艳如血的红芒,这是代表着有十万火急的信息传来。

    玉简三色,白、黄、红。

    红,为最高等级,刻不容缓。

    篷一面盯着猴子,一面弹出一道灵力,沟通玉简。

    “大帅,大帅……”

    玉简里头,响起一个沙哑男子火烧眉毛一般的声音。

    “什么事?”

    篷道。

    “大帅,您终于回卑职了。”

    玉简里头的男子,顿了顿,换上一副低沉压抑得令人直皱眉的语气,道:“大帅,西牛贺州这边,大事不妙。”

    “讲。”

    篷压低声音。

    那人犹豫了一下,道:

    “托塔王奉旨征讨积雷山,率领的十五万兵将久攻不下,而且就在刚刚,兵大败,战死十万之众,剩余四五万的残兵败将正丢盔弃甲,逃命去了。”

    “噗——”

    闻言,篷突然一个趔趄,扶着胸口,呕出一口鲜血。

    “大帅!”

    角木蛟与几名大将冲上去,扶住篷。

    篷一脸苍白,气息飞快地萎靡下去。

    “大帅,你这是怎么了?”

    娄金狗失声道。

    “我所担忧的,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篷道,平静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痛心疾首:“庭吃了几千年来,最大的一次败仗。”

    “……是托塔王?”

    娄金狗一愣。

    “哈哈……”

    远处的猴子忽然拍手大笑:“妙极!妙极!”

    玉简依旧在倔强地闪烁着红光,篷艰涩地再次沟通玉简:“……还有事?”

    玉简里头的声音,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兵降落荒而逃,积雷山的妖怪穷追不舍。一路打打停停,兵的人数越来越少,处境堪危。若没有支援,恐怕连李靖都难以脱身。大帅你要早做准备。”

    “那条小白龙在干什么?他不是向玉帝请缨,协助李靖去了吗?”篷咬牙道。

    “不清楚,这边一直不见有海族之人前来。”玉简里头道。

    “混帐东西。”

    篷攥紧拳,不知是在骂谁。

    “你们慢慢聊,老子先走一步。”

    猴子大笑着,调了个方向,朝着花果山降落。

    篷挣扎着,想要去拦猴子。

    猴子脸色一厉:“嘿,此刻的你,拦不住我。”

    刚才篷怕是忧思成疾,吐血伤了元气。

    “妖猴,休要猖狂。”

    娄金狗大怒,五名星宿大将冲上去围住猴子。他们各个双眼通红,怒不可遏。

    “放他走。”

    篷咬牙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