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证道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凡尘葬心
    云还是离开了,走得悄无声息,只给血衣留下了一些辅助修炼和保命的宝物。

    一个大挪移离开了东华大世界,云去了哪儿,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有心思去管。

    实际上,云只是去了那些低力量层次的小世界罢了。越是修仙者少,甚至几乎见不到修仙者的小世界,云越是喜欢去。既然是为了体会凡尘之心,云不管到了哪儿,都要将自己真正置身于那些最弱小、最低微卑贱的生灵之中,体会他们的悲欢离合、无力渺小。

    云曾仔细看着一棵草从萌芽到成长,虽然渺小如微尘,却是依旧努力吸收着阳光雨露的滋润,努力长得更好。云也在深山中看过兽类产仔,一只只小兽,刚生下来的时候,是那么的弱小,谁也不会想到它们将来会变成何等凶猛的野兽,甚至开启灵智,修炼成妖,甚至成为妖仙。再强大了不起的生灵,除了那些先神魔,终究也都是从弱小慢慢成长起来的。

    在那些小世界,很多都是古代,云做过小二、奴仆、甚至性命如野兽一般卑贱轻微的奴隶,体会着这些小人物和弱者的人生,他的一颗心也埋人尘埃之中一般,等待着真正完成蜕变绽放光芒的那一刻..

    ...

    落尘界,乃是亿万小世界中很不起眼的一方小世界,甚至几乎都没有厉害的仙神知道这一小世界。

    在落尘界中,神仙几乎完全就是传一般,这是一个地元气已经无比稀薄,仙神绝迹的世界。落尘界虽只是一方小世界,却也是比地球要大得多,足足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国与国之间,战乱不休,王朝的更替和灭亡已是这方世界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停的乱战,使得百姓深受其苦,灾人祸,人世间卖儿卖女、易子而食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当然,这样的世界,也有真正繁华之地,可是那却是属于有钱人、属于统治阶层的繁华。不管百姓是死是活,高高在上的人始终不会停止的两件事,一是争斗杀戮,二就是享乐。拼得富贵荣华,为了什么?地位?权势?美酒?美食?美人?..这个世界,一切好的东西都沦为了世人争夺之物。

    陈国,皇城之中,宽阔的街道,热闹的人潮,极尽繁华,好似人间堂般。然而,它真的是一座堂吗?很多时候,堂和地狱,只有一线之隔罢了。

    皇城内的琼花楼,却的确是男人们的堂。这里,有整个陈国最色艺双绝的姑娘。

    而今晚,又有一位姑娘要离开琼花楼,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姑且可以这么吧!因为花钱买走她们的人,非富即贵。而这些人把她们买走之后,究竟当她们是什么呢?或许会将她们当成高高在上的凤凰,或许会将她们视作低贱的烂泥。

    琼花楼内人声如沸,角落处却是有着一个青衣少年默默低头很是认真般扫着地,好似不是在扫地,而是擦拭着道心一般。

    “云!”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一个可爱碧衣少女径直来到青衣少年身旁低声道:“姑娘叫你过去。”

    轻点头的青衣少年,将手中的扫帚放在了一旁,默默跟着那碧衣少女离开,来到了琼花楼后院一个雅致阁楼的房间中。

    “姑娘,云来了!”碧衣少女径直走向房中的一个巨大屏风,隔着屏风向里面禀报道。

    “哦,知道了!碧儿,你先退下吧!不要让人来打扰我,如果有人来,就我乏了,已经休息了,”屏风后面传来了一道慵懒的轻柔悦耳女子声音,光是听那声音便让人忍不住心痒得很。

    碧衣少女碧儿应声退下了,而青衣少年却是依旧眼观鼻鼻观心般站在哪儿一声不吭好似个雕塑。

    哗啦..屏风后面隐约传来阵阵水声,里面的女子似乎是在洗澡,也同样没有出声。

    好半晌后,轻轻的脚步声中,一只白皙玉手轻掀开了屏风旁的纱帘,随即只见一道倩影从中走出。一袭轻纱,那雪白的肌肤、有些丰腴的性感成熟娇躯若隐若现。女子看起来好似二十多岁的少妇,又好似三十多岁的熟妇一般,眉眼间尽显妩媚柔情。

    莲步轻移来到客厅榻上侧身坐下的女子,一双美眸看向了云,嘴角轻翘的轻招手道:“过来!”

    “晴芳姑娘!”云走上前去,略微躬身施礼的低头平静开口喊道。

    “你个小冤家,就咱们两个人在这儿,你跟我装什么装啊?”女子晴芳猛然伸手拉住了云的手臂,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娇嗔道。

    嘴角轻翘抬起头来的云,看着晴芳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晴芳姐,你已经有段日子没找我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姐姐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这个小冤家啊!”晴芳玉指点了下云的额头娇笑道:“自从人家一时冲动跟你小子一夜春宵之后,姐姐就算是想忘了你都难了呢!好了,我的好弟弟,别废话了,快点儿吧!再让姐姐享受一次极乐如做神仙般飘的感觉。”

    看着晴芳,嘴角笑意更浓的云,伸手开始脱身上的青衣。看着云慢慢的一件件脱去身上的衣服,晴芳忍不住美眸放光般的轻舔了舔嘴唇,俏脸都是有些潮红起来。

    半晌后,在一阵压抑般的喘息呻吟声中,过了许久,房中才渐渐恢复了安静,只能隐约听到娇喘之声。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如一滩烂泥般躺在榻上的晴芳,便好似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靡靡气息,轻眯眼慵懒的看着背对她平静穿着衣服的云,不由幽幽一叹:“小冤家,这恐怕是咱们最后一次了。”

    “为什么?难道你也要离开琼花楼?”云头穿衣的动作微顿,头都没转的淡然平静问道。

    晴芳略显无奈道:“我也不想啊!可是,云王看上了我,非要将我纳入府中做妾,你我有反抗的余地吗?云王可是咱们大陈皇帝最最宠溺了弟弟了,我们琼花楼哪有违逆他的资格?”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这一下,一步登,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恭喜啊!”云依旧平静道。

    “变凤凰?”晴芳嗤笑了声,忍不住道:“小子,你在嘲笑我是吧?云王府是什么地方?进了那里,姐姐恐怕都别想完好无损的活着出来。没错,曾经我是希望能一朝飞上枝头。哪怕在我最恐惧、最绝望无助的时候,这个愿望始终支撑着我活下来。可是,这么多年,我从一个最普通的侍女,成为了今琼花楼艳名远扬的晴芳姑娘。见得多了,可不是当年的无知少女了。其实到头来,还是觉得哪儿都不如这琼花楼待得舒服自在。”

    着,轻摇头的晴芳,美眸微闭:“可是,姐姐没得选择,终究还是要被别人左右命运。不过,只要我晴芳不死,不管到哪儿,我都要活得好,活得精彩,活得像个人。纵然我是个下贱的娼妓,可若是没有了这一点点的野望,那活着又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