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 > 正文 第九十七章:发现做错事
    第九十七章

    苍南隼嘴微开,缓缓又合上,低下头寻视一番,便看见那罪魁祸首。

    只是理解对方愤怒的原因,和接受这股怒火是两回事,更何况瑟斯昂被他给惹哭了,触及这条底线,不管为何就是罪该万死。

    「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无论原因。」最后,苍南隼轻飘飘的留下这句话,搂着瑟斯昂转身暂时脱离队伍。

    苍南隼怒火是因瑟斯昂而起,将之平息的依旧是她。

    瑟斯昂的确是无知,但她不是笨蛋,苍南隼低下头时,她也顺其视线看了过去,发现同样的事,随即便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她伸手揪紧苍南隼的衣服,紧抿嘴唇片刻后,低声的开口道:「是我做错事了……」

    只是那声音太小,苍南隼没听见,仅是注意到她的身子绷紧,思绪停顿下,改为想想怎么安慰她时,才听见怀中人儿的呢喃声。

    「是我不对、是我错了……阿隼过,做错事不可以无理取闹的。」瑟斯昂双眼泛红、眼筐含泪,微微抬头对上苍南隼的视线。

    苍南隼只感到心脏狠狠被揪紧,一抽一抽的疼,让他很不舍,彼此情绪皆是不稳,他便想暂时和瑟斯昂离开,各自冷静一会,争执没半点好处的,何况瑟斯昂很自责,再去和烈冥对峙,岂不自打脸了?

    央泽迎上前,还没开口,烈冥便摆摆手,示意他没事,径自到一边,席地而坐、依着树干小憩。

    昨晚方才入眠,那该死的家伙就来偷袭自己,一直折腾到央泽出手,他可都没能好好休息。

    虽以往独自一人,多的是不眠不休地战斗,在那濒临极限的状态下,寻求突破,但那时候的自己,无论精神上或上,一直处于高强度中,一刻不得松懈。

    脱离那样的日子太久,烈冥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怠惰到,让身体已经不晓得什么叫危险……他亦从未想像,自己会有堕落如斯的一。

    他甚至厌恶此时的自己,要是还有哪怕一丝的理智,就不会在虚弱、惶恐、不安之中,令自己歇斯底里的,企图用愤怒掩饰。

    雪菁从始至终,皆是默默观察翔,她怕对方一个念头,又冲动做出傻事来,只是翔安静得,令她吃惊。

    <叫我分隔框>

    「好啦昂昂,别哭了啊……」苍南隼难得感到不知所措。

    他不停的拍拍她的,或手臂或背脊,试图安抚下瑟斯昂的情绪,甚至吻吻脸颊、唇瓣,然而却效果甚微。

    「阿隼,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常常,做错事都没发现?」哭了好一阵子,瑟斯昂吸吸鼻子,哽咽地。

    一定是这样的,央泽才会觉得自己难相处……

    「没有常常,只是偶尔会。」苍南隼回答的很快,但并非在哄她。

    瑟斯昂的确因为不懂事,常常把玩笑开过头,惹人心里不愉快,但她从来不曾抱有恶意,闹着玩儿的小动作,一般来都能一笑置之。

    苍南隼为瑟斯昂的成长,由衷地感到开心,只是难免伴随心疼而不忍。

    因为成长的过程向来是痛苦的,狠狠跌上一跤之后,方能懂得何谓醒悟,在那之前谁也不该插手……正因为爱她,即便明知自己会难受,苍南隼还是要让瑟斯昂跌倒不可。

    「真的吗?我没有做错很多事?」瑟斯昂显然不能相信。

    「因为昂昂很善良啊!没有坏心思,就算不懂很多道理,也很少会做错事。」苍南隼揉揉她的脑袋温柔的微笑。

    「那……那、那个阿隼,以后都要让我知道好吗?我不想当坏人。」握住苍南隼的手,瑟斯昂恳切的。

    「我答应昂昂,会让妳知道,自己有错,然后陪着妳弥补。」苍南隼点头应下,将她的脑袋,拦进自己怀里,继续安抚。

    「嗯,那现在怎么办?毒液都渗到地下去了……」瑟斯昂窝在苍南隼怀里,原本就沮丧的声调,听起来更加沉闷。

    瑟斯昂的心情很糟,那的确是不可原谅的事,小花小草、甚至这片森林,都有可能因此死亡,它们是无辜的、对不起……

    「放心吧,别忘了我们有珀莉花啊!」这也是,苍南隼会执着与烈冥对抗,毫不让步的原因。

    并非他缺乏生态保护意识,而是他并不担心后果,当然若是其他因素的破坏,他未必有办法补救,但是因毒液的话,再猛依旧能轻易化解。

    「唔?珀莉花能做什么?」瑟斯昂纳闷的歪头。

    「别忘了,它原本就适合生长在剧毒之地,至少四周会围绕不少毒物。」苍南隼一提醒,瑟斯昂才发现,似乎真的都是如此。

    「那是有关系的?」瑟斯昂猜测。

    「一般来,石头要成为矿物,必然得经过千锤百炼,在地底之下沉寂许久,日日夜夜承受高温高压,才能优秀的转化形态,对吧?」苍南隼一边走一边。

    「嗯嗯,要变温暖好吃,一定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整句话里,瑟斯昂有一半的词不懂,但不妨碍她理解,苍南隼主要表达的意思。

    当然这还是因为,苍南隼从成就宝典中,拿出范例来,基本上跟看图过故事没两样,自然能让瑟斯昂理解。

    只是苍南隼仍旧对于,瑟斯昂画的重点无奈失笑,他的昂昂还真是贪吃鬼。

    重新回到事发地点,其他人和离开时的状态,几乎相同,好似两人就回避了那么片刻。

    实际上,光是等瑟斯昂停止哭泣,就已经用上两个多小时,一向对她持有无限耐心的苍南隼,甚至感到有点疲惫。

    将珀莉花放入腐蚀出的坑洞,苍南隼才继续道。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藉助特殊的条件,石头是可以很快成为矿物的。」这一句话,引起烈冥注意。

    他本来便未熟睡,微撑起眼皮,用一条缝的视线,悄悄关注。

    「哇!珀莉花不只好吃,也好厉害!」没多久,就听见瑟斯昂夸张的惊呼声。

    原本默默捣鼓药剂的央泽,不禁好奇的凑过来,然后他同样想大声惊呼,只是旁边已经有一个在大呼小叫,他便没跟着凑一脚。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