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聊斋仙境 > 正文 第122章、 又见毁三观
    他们到底没有抽沈月娇,她毕竟是沈家的小姐,而他们只是部曲。

    “马?它们可不是普通的马。它们是真正的战马。”沈石笑着。

    “这是本家养出的马。不然你以为官家为什么给本家官位。父亲有,我也有。”

    这是沈家可以拿的出的东西。在沈石看来,诗词歌赋只是一时,是看人的东西。而养马,养好战马,却是沈家可以立世之基。

    毕竟养马不挑赋,只要财力物资供应的上,只要家里不全是二百五,这马就可以一直养下去。甚至哪怕是改朝换代。朝廷可以不要文官,还能不要骑兵不成。

    像是养鸡鸭、养猪,其实都是为战马服务的。

    不氪不强。

    这就是养马的画风。也是沈石从后世带来的科技画风。后世养的赛马花费,那才是吊炸。

    沈石没养过赛马,但是他却认识一个曾经只是一个马饲料供应商的家伙,名下有种着苜蓿的1000多亩的草场,产品远销全国各地。自从他接触赛马之后,为了自己喜欢的运动,他不断投入,买马、请骑师、练马、换马,到了今年他名下只有80亩的草场,还有名下的三匹马。但他告诉沈石,进入赛马圈子,他并不后悔。

    养赛马是科技。而科技这种力量体系,然的就带有各种集中性。

    资源集中。

    人力集中。

    ……

    各种集中之后就是开烧,烧资源,烧金钱,烧人力,烧的你心惊胆战压力山大,还要闭眼祈祷,祈祷自家灵光一闪什么的。这种时候就别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了,虽然理论上,失败一次,就排除了一个错误的选项,距离成功又进了一步。但距离成功究竟有多少步这种撞几率的事,真的太考验人的心理素质了。

    大量的资源堆砌和集中,换来的是技术的成才,马匹品质呈爆炸式的攀升。

    那种看着马匹成长、质变,是只有参与其中,才会有的满足感。

    集中性强,爆力强,交流性强,这是科技力量体系的特质。

    比起他来,沈石看的见灵气,相对于科技力量体系纯靠消耗资源的手段,其消耗量是大大削减,唯一消耗的也就是肉蛋罢了。

    而且战马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卖给朝廷的。

    包拯要求带战马上京,沈石为什么挑的全是好马。其目的还不是为了吸引朝廷。

    马桶作为利润点已经开始下降了。毕竟哪怕是富裕的大宋,会安装马桶的也就是那些人。他们装好了,也就没了销量,除非他们的马桶坏了。

    当然,沈石也可以出口,但是出口本身就需要一定的体量。就沈家现在的体量,还够不上。

    战马绝对是最快提升沈家体量的手段。养马可以为沈家聚人,卖马可以聚财,上马又可以聚兵。沈石看不出为什么不养马,不让朝廷知道。

    而且这本就是沈石欠沈家的。当他穿越成了沈石,沈家便是他的责任。

    当然,他也可以学八仙,任家族毁灭,绝性忘情,但是沈石忘不了。或者他穿越上身那一刻已经与原沈石冥冥中达成了某种协议。

    他是担心家人而死。沈石来了就必须背负他的担心--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

    更不必沈石本就姓沈,他的到来只是在解决祖上的遗憾罢了。

    至于修炼功法,一样是摸索地规则大道,但是这却是非常看重资质的。没有资质,没有顿悟,看不到功法的下一层,其成就也就是个武将了。而且人教功法每一层都是质变。

    第一层是武将战力,双手有千斤力。第二层便是筑基超凡,身体运行真元,生成真元。可以是身体进化,是仙体,因为这是普通人根本不会有的身体。第三层,再度质变,是法则。

    对第三层功法,沈石仅仅是这样的感觉。也是他上一次为树妖取神职时的灵光一闪。

    不是那次对法则的触法,沈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学的功法竟然还有第三变,互为表里之变。

    一旦进入第三层,已经是随随便便的闭个关,都需要数以十年,乃至百年来计算。至于还会不会有第四变,第五变……

    沈石也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走对了路,他的修炼在加快,就跟坐火箭一样的快。一个约束不好或是失误,就要再找机缘,但这也意味着他要为自家找一条可以持续发展的路。

    既然拥有了超凡的力量,他更不想留下太多的遗憾。一闭眼一睁眼,整个沈家都没了。这对他来,绝对会成为他心灵的漏洞。

    人都是有感情的。修到忘情怎性,有如石头一样,长生与不长生又有什么区别?

    这也是为什么赵宗咏偷马,沈石明明知道,他却没有阻止的原因。自己主动送上门的,又哪儿有别人抢着要的要受重视。

    “因为马,所以赐官?”

    “你骗人!”沈月娇下意识道。

    在她的人生阅历中,官儿,那是才子,是上的星宿。后来认识了唐人贤,知道了朝中有人的做官,官是人安排的。

    但是这依然是大人物的事。

    然而今,沈石却对她,因为养马了,所以可以当官儿。这真是打击她的人生阅历。

    沈石摸摸鼻子,其实他也注意到了。自从穿越,他是不断在打破三观。以前是妖的,现在是人的。

    可是他的做法不对吗?

    就拿这科举来,儒家注重个人修养,对不对?

    当然是对的。

    可是这样考出来的官儿,有用吗?

    或许有用,或许没用。到时候就要看个人能力了,至于书本……那就是个敲门砖。

    而养马,养战马。这是可以奋斗一生,传续家族的真本事。至少一直到战马退出历史的舞台,这技术能力都不会过时。而且这技术门槛低,一学就会,一用终生。简直比兰翔还兰翔。

    毕竟这是在做实事,不是吗?

    沈石摇了摇头:“我可没有骗人。你难道忘了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将门。”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