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巅峰官路 > 正文 第857章漏题
    第二,福台市委组织部在下蹋的旅馆布置了面试会场。

    面试考官有五位,安排座位的时候,当然是罗子良坐中间,但他不坐,坐在了边上。并告诉其他人,他只是看看。虽然他是领导,但作为面试官,他还是第一次,谦虚点是应该的。

    面试了两个人以后,就到于慧娟出场了。

    罗子良也很想知道,这个于慧娟除了品性上有些问题以外,能力有多大。

    于慧娟精心打扮过,显得朝气蓬勃,精明干练。她过来的时候,朝着面试官们鞠了个躬,并对着罗子良暧昧地嫣然一笑。

    罗子良怔了一怔,把脸转了过去,心里想,我和你熟悉么?

    她坐好后,面试开始。一个面试官打开了一题目:“你如果看待宽厚两个字在工作中的运用?”

    于慧娟沉吟了一下,然后侃侃而谈:

    “宽厚拆开来就是宽容厚道,不苛责别人,体谅别人,原谅别人,在讲求精明务实,强调奖惩规则的今,这是宝贵的品质。

    “体谅他人的前提是能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问题,而不只是考虑自身的利益和尊严。一个同事斤斤计较利益,好贪便宜,可能是他的生活拮据,一人支撑全家;有人在福利分房时寸步不让,可能是他一家几口挤在十几平米中;有人愤世嫉俗尖酸刻薄,可能是他怀才不遇,被外界耽误了青春和事业。我们应该明白,真正的大奸大恶很少见,多数人只不过争名争利斗气而已,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是他们的过去形成了他们的现在,我们应该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沟通。

    “宽厚也可以从更大的视野来看:为了整体和长远利益,不计较个人得失,不计较个人恩怨。一个单位总会布置任务,分配利益,内部总需要管理和协作,出现或明或暗的摩擦是难免的,如果每一件摩擦和纠纷都摆出来争个是非曲直,固然痛快清楚,但会造成组织极大的内耗,任务耽搁,离心离德。因此需要有人站在整体的利益上进行必要的让步和服从,一个以组织利益为最高目标的人应该主动担当起这个角色,政党和政府,尤其需要推崇这种品质。

    “当然,宽容不是做老好人,名利可以不计,私人恩怨可以不计,但事关原则不能让步,在宽容的尺度上如何把握,可以看出一个人真正关心的是什么。我想到小学课本里廉颇蔺相如的例子,蔺相如官职比廉颇高,见识也比廉颇强,为了文武官员的团结,为了国家的利益,对于廉颇公开的挑衅不回应,不计较,这是难得的心胸。但是,在国君受到侮辱时,他绝不容忍,绝不妥协,渑池之会拼出一死也要秦王会以相同的礼节,看似小题大做,其实维护的是国格。现在想来,蔺相如不仅仅是心胸宽阔,更在于他关注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个人荣辱为国家让路……”

    罗子良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他在中文系可是个高材生,文字那是相当出色,现在听了于慧娟的一席话,都忍不住击掌叹好,自愧不如呀!

    另一个面试官又出了个题目:在单位中如何与人相处?

    于慧娟想也没想就:

    “与别人相处就是与自己相处!

    “这是因为,在与别人相处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不自觉的要求别人要如何去做,比如在交往时,我们想要让别人不自私,在合作时,我们想要让别人不拖沓。然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施于人者,己需达,在我们以一种普世的价值观要求他人之时,我们也经受着别人对我们的相同的要求。因而,我们会发现,在相处的过程中,对于别人的要求实则也应该是对于自己的要求。

    “同时,从另外的一个角度上来看,我们在和别人交流、相处的过程中,必然会面对着要把自己的思想观点传达给对方的情况。而要想和别人清楚、讲明白,那么需要在传达思想之前,对自己有一个充分的了解。只有自己想清楚、想明白,我们才能够和别人清楚、讲明白。也唯有如此,才能够让表达更为精确,让沟通更畅通……”

    罗子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因为于慧娟的回答太完美了,完美得让人感觉到有些不真实。这些题目,就是让现在的他来回答,也无法做到这么流畅自如,富有逻辑性和文学性。而这位于慧娟随口就来,有些不合常理,一个农学院的学生,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罗子良写了一张纸条,悄悄传给坐在中间位置的副部长张家治,大意是,面试工作暂停一下。

    接到纸条的张副部长一愣,但还是马上执行了命令,对口若悬河的于慧娟做了个手势,:“于慧娟同学,因我们有事需要紧急磋商,对你的面试工作暂停一下,你先休息十五分钟,等一会我们再派人叫你。”

    于慧娟很惊呀,但还是走了出去。

    看到人出去了,张副部长疑惑地问:“罗部长,有什么不对吗?”

    罗子良:“你不觉得这个于慧娟同学回答得太好了吗?”

    “太好了?我还是不明白。”张家治摇了摇头。

    其他几个组织部的工作人员也都不解,都看着罗子良,听他的法。

    “我怀疑,我们面试的题目事先泄露了。”罗子良淡淡地。

    “露题?怎么可能?”张家治也呆了。

    “如果不露题的话,你觉得她能回答得这么顺畅么?换句话,如果让你来,你能得有她好吗?”罗子良问。

    “是啊,您这么一,是有些道理。我听她得这么好,还以为找到了个难得的人才呢。不过,这也不能绝对呀,也许是她真有本事也不一定。”张家治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得没错,露题的问题,也只是我现在的一种猜测,作不了准。这样吧,你临时出两个题目,不要我们事前准备的,考一考她,如果她回答得还算马虎,就算是我的错。”罗子良。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