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风月宝鉴 > 正文 212 艺术瑰宝到华夏
    “你应该记得,去年底伍樊去过一次意大利,他在意大利结识了一个洋妹子,长得可真漂亮,他当宝贝一样。你一心想和伍樊结婚,做梦去吧。”那女子道。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些?”程秋芸问道。

    “不用问我是谁,只要我的是真的就够了,现在伍樊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那洋妹子坐飞机,十一点到达光州机场。如果你不相信,去看一看就知道了。”陌生女子了这一通话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程秋芸冷哼一声,置之不理,继续在电脑前撰写文档。过了几分钟,却发觉有一点心绪不宁,程秋芸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遥望机场方向。

    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程秋芸的眼眶滑落,在她绝美的面容上留下了两道泪痕。她掏出手机,拨通了公司一名司机的电话,有紧急事情外出,立即准备好车。

    赶到机场的国际航班达到出口,程秋芸果然望见了伍樊的身影,他正在朝出口方向挥手。程秋芸快步过去,她倒是想要看看,何方神圣,竟然将伍樊迷得五迷三道的。

    “海伦娜,这边。”伍樊满脸兴奋,一边挥手,一边在高声叫道。

    拖了一只大皮箱,身上背了背包的一个金发女子,美丽绝伦,就好比从艺术画上走下来一样。她从出口通道款款而来,望见了伍樊,加快了脚步。

    “凯利,凯利!”那金发女子激动地高叫,距离伍樊还有三四丈远,就扔下皮箱和背包,张开双臂跑向伍樊。

    一个黑发华夏青年男子,和一个金发西洋女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犹如久别重逢的恋人。这一幕,引来众多旅客和接机人的侧目。

    “海伦娜,见到你,我太高兴了。”

    “凯利,我也是一样,你不知道,我每日都想念你!”

    两人用的是意大利语交谈。伍樊久久地凝视着海伦娜雕塑一般,白如凝脂的绝美面容,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伍樊恨不得立即启动透视之能,好好欣赏一下海伦娜不着寸缕的酮体,他心目中的艺术瑰宝。

    伍樊正要亲她一口,不防旁边传来一声咳嗽,颇为刺耳。

    转眼间,伍樊望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容,就在三步之外,骇了一大跳。

    万万想不到,熟悉的面容,居然是程秋芸,是确定了关系的女朋友,也可以是未婚妻。海誓山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话过一箩筐,可不是等同放屁,了就算的。

    此刻的程秋芸,一脸寒霜,比幽冥小地狱的温度还低,让伍樊打了一个冷噤,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秋芸,诶,是这样的,海伦娜是我的朋友,她到光州岭南大学留学,我接一下她。”伍樊是张口结舌,乱了方寸。

    “哼,怪不得死活要去岭南大学读硕士研究生,想着金屋藏娇,双宿双栖呢!”程秋芸寒冰一样的双眸,盯着伍樊道。

    “我绝对没有这样想,你看,海伦娜孤身一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光州读书,我作为朋友,忍心不理吗?”伍樊终于镇定下来,正气凛然道。

    “凯利,她是谁?不介绍一下?”海伦娜道。

    “她叫秋芸,我的朋友,一起来接你的。”伍樊知道程秋芸听不懂意大利语,如此道。

    “嗨,秋芸,我叫海伦娜,很高兴认识你!”海伦娜用英语和程秋芸打招呼。

    “欢迎意大利来的小妹妹,来到光州,但这位凯利先生,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相信她。”程秋芸微笑一下,也用英语道。

    程秋芸的话,让海伦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地望望伍樊,又望望程秋芸。

    “海伦娜小姐,你是海伦娜小姐吗?”

    一道急切的嗓音传来,伍樊等人望去,却见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模样的青年,举了一块纸板,上面写着“意大利,海伦娜”,快步走了过来。

    “我们是岭南大学留学生管理处的志愿者,是来接海伦娜小姐的。”那女学生用英语道。

    “我就是海伦娜,谢谢你们来接我!”海伦娜欣喜道。

    “你们也来接海伦娜,这让人放心,多谢你们。这样的,我已经给海伦娜安排了住地,你们先回学校吧。”伍樊用普通话向两个男女学生道。

    “这位先生,我们学校留学生管理处为了保证安全,要求国际留学生必须入住学校的留学生公寓,你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那位男学生身材高大,语气强硬,颇为坚持原则。

    “扯什么呢,我早就和海伦娜约好的,她来到光州,就住我那边的别墅,好过学校的烂公寓一百倍,是不。。。。。。”

    伍樊刚一开口,就迎来了程秋芸可以杀死人的,如刀子一般的锐利目光,伍樊心中一寒,话的音量渐渐低了下去。

    “先生,你有别墅住当然好,但不能违反学校的规定。”女学生听伍樊提到别墅,眼中一亮,热烈地望向伍樊,嗲声嗲气道。

    “算了,你们如果不是开车来的,就坐我的车,送海伦娜去岭南大学的公寓吧。”伍樊心知计划落空,唯有送她去学校再。

    两个男女学生听有车,不用挤大巴,满口好。

    眼见程秋芸迈步走向另一个停车区域,伍樊拉住了她,低声道:“秋芸,给我点面子,一起送海伦娜去学校。”

    程秋芸犹豫了两秒钟,了一声好,她本来就想要继续看看,伍樊演戏想要演到哪一出,招惹来一个如此美丽的西洋妹,安的是什么心。

    向公司的司机招手,交代他先开车回公司,程秋芸走向伍樊的大奔,最后上了车。黄水根开车,根据男女学生指示的线路,向岭南大学进发。

    “海伦娜,你来到我们华夏光州,我当然要照顾好你,在意大利时,你也帮过我的。喏,这是华夏币,放进你的包里,用完了跟我。”

    伍樊一边,一边从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包里,取出了红彤彤的十捆华夏币,一捆一万,刚好十万,递给海伦娜。

    这些簇新的华夏币,是根据韦保山的信息,从银行保险柜中起出来的无主巨款,一共是一千三百万,伍樊需要将一部分用来做善事。

    给来自意大利,生活穷苦,却一心追求艺术的海伦娜用一点,也是做慈善嘛!

    海伦娜见伍樊一下给这么多钱,愣了一下,但还是收了,朝伍樊嫣然一笑,放入了背包中。

    这么多现金,落在两个男女学生眼里,带来的震撼,比坐上伍樊的豪华大奔,更是巨大。尤其那个女学生,望向伍樊的眼神变得更加妩媚,更加热烈。

    程秋芸坐在一旁,脸色越发冷冽,不过她涵养好,还能沉得住气。

    岭南大学的留学生公寓在校园内,伍樊将海伦娜安顿好,请她和程秋芸,黄水根,以及两个接机的男女学生,一起到校内的餐厅吃中午饭。

    打听之后,学校内的高级餐厅有两三家,伍樊等人到就近的一家用餐。

    就是校园内这样的餐厅出品的华夏美食,都让海伦娜赞不绝口,伍樊心下思量,以后要是带她去吃更好的华夏美食,岂不是要推翻她自小建立的,意大利美食下第一的观念?

    和海伦娜一番交谈,程秋芸一直给她洗脑,伍樊是一个骗子,一个不可信的流氓混混,但海伦娜表现出和伍樊亲昵的模样,令程秋芸懊恼不已。

    洗脑失败,浪费了许多口水!

    吃过中午饭,两个接机的男女学生离去,伍樊等人送海伦娜到公寓门口,在程秋芸寒冷的目光下,伍樊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和海伦娜挥手告别。

    “开车送我去公司。”程秋芸道。

    “好,没有问题。”伍樊示意黄水根开车。

    “我告诉你,伍樊,学校里有我熟识的学弟学妹,他们要是报告,你和那个海伦娜走得太近,我跟你没完!也不要想着在外面和她开房,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没良心的。”程秋芸语气中带了怒气道。

    “好好,这个事以后再,上官大小姐你好像不反对的,为什么要这样?”伍樊万般委屈。

    “可一可二,不可三,事不过三,你不懂吗?”程秋芸横了伍樊一眼道。

    “好吧,我听你的,海伦娜是普通朋友,她有困难我总得帮她。”伍樊投降,心里想的是以后总要服程秋芸,半晌,又问,“是谁告诉你我今日去接机的?”

    “你当我三岁小孩,以为我会告诉你?实话吧,我的眼线遍布光州,我在电子研究所做过,认识的人多得很,三教九流都有,你别想瞒着我做坏事。”程秋芸讳莫如深道。

    将程秋芸在元午科技总部门口放下,伍樊要黄水根直接回8号别墅。

    “只有你知道我要去接人,是你打电话告诉程博士的吗?”车上,伍樊问道。

    “阿樊啊,我连程博士的电话号码都没有,今日出门,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黄水根大叫冤枉。

    “难道是钟凯,或者是阿婷,玛素和她更熟,但他们都不知道我去接机的事。”伍樊疑惑起来。

    “风月宝鉴,你帮我查查程博士的手机,是谁打电话告知她的。”脑海中,伍樊窝火地下达了命令。

    “主人,根据程博士的手机来电,有一个陌生号码,不在她的通讯录中,时间是上午十点之后。”风月宝鉴将异常情况报告,并显示了那个陌生号码。

    伍樊拨打起那个陌生号码来,听后发现是光州的街边公用电话号码,心头更加窝火。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总有一日,要揪出这个告密者,将他碎尸万段!

    时间过得很快,报到的时间到了,是八月三十和三十一两日。伍樊最后一日去的,考虑到以后上学,有一部车代步是最好,黄水根还要做正事,就叫他不用做专职司机。

    之前已有一辆国产车,黄水根和钟凯都可以开。钟凯也考了驾照,伍樊要他和黄水根选一辆车,以凡午文化制品公司的名义上牌,公司出钱买,这样办事方便。

    报名入读岭南大学时,辅导员杨国明告知,以后经常有实验,希望伍樊登记住宿。伍樊一想,也有道理,就多交了一点住宿费。辅导员杨国明还将他拉进了大班群里,方便每一个学生及时收到通知公告时。

    买好被褥和其他生活用品等,伍樊提了一大堆东西朝分配的宿舍楼走去。硕士研究生的男生宿舍楼在东边,伍樊找到那一栋,到了三楼分配的305房,却见宿舍里已有三个男生在,他们都已安顿下来。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