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非正常人类异闻录 > 正文 第1710章 会唱太平歌词的劫云
    白二傻子带着小钻风四处在高原上转悠,一边捡着柴禾一边试图寻找着地洞找个鼠兔啥的吃吃。对于一心只想吃的白二傻子而言,黑云不重要,降温不重要。只要有吃的,你这会儿让他在三四度的冷风里头裸奔都不是啥大问题。

    小庞这个没存在感的这会儿也让张大道想起来了,在张大道的命令下正带着若容和若朴整理那个凹地,准备点火过夜。也就张大道和老道士这两个玄门高人,有这个闲情逸致观风望水!老道士一那边的黑云不对头,张大道就嗤笑了一声:“没见识~就这么屁股大的一块云,能下多少雨啊!”

    老道士表情却有些凝重,手里拿着个巴掌大的罗盘正看着呢!这罗盘只有巴掌大小,可样式却很是古旧,中心的指针部分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正好是一个活动的阴阳鱼,正不断的转悠着呢!张大道探头瞄了一眼,对比自己的那个军用指南针,顿时觉得逼格low了不少,心里那叫一个不满意啊。当下老张就决定,这玩意儿回头得弄来。

    老道士看见老张这个羡慕的眼神,心里也是得意非常!自大认识张大道起,他就一直吃瘪,这时候总算是找回了点面子。就这个罗盘,还真是老道士的心爱之物。他师傅传下来的,一直小心爱护着!这会儿不但不显得旧还有股子古韵在。老道士故意换了两个角度,无形的显摆了一下自己的这罗盘,跟着才道:“不是这么简单的啊!你仔细瞧瞧,那团云就在那个白河沟上头是吧?”

    张大道眯着眼睛看了半,实在离着有些远了,在这个距离上看,白河沟什么的就一个缝,要分清楚了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儿。他认真的辨别了一下,大概方向好像没错,老张就点头道:“没错~白河沟正好在下头,正中央!”

    “呼~”老道士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还当我看错了,你也这么那就没跑了。这下麻烦了啊!不会是那白河沟里头的邪物出来了吧?你本来一直要找什么东西的,这都好久没提了,你是不是打那鬼地方找到什么东西了?”

    老道士论智商其实也就一般,可这老家伙怎么也活了这么些年了,见识是有的,加上还是个毕竟专业的玄门中人。他看着那边山上的黑云就感觉有些不对头,虽然没真见过鬼,可这类似的状况他在书里看过。那是邪的不行的表现啊!虽然因为没有见过真的,他也不能完全确定,可联系张大道的表现,他就觉得八九不离十了。大概率的可能就是张大道这家伙从那山谷里头弄了什么东西出来,直接把那山谷里的邪乎玩意儿给惊出来了!

    张大道听见老道的话,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好久,才道:“你的意思是,这就好像是葫芦山裂了,蛇精和蝎子精跑出来了是吧?”老道士没看过《葫芦娃》脑子里头转悠了下才明白了张大道的意思,轻轻的点了点头!

    张大道表情瞬间就难看了起来,开口就骂道:“好啊!你丫才是穿山甲呢!贫道这个等级,怎么也得是葫芦小金刚啊!”

    杨锐虽然在边上干活,可这家伙干活怎么可能上心,发觉老道士和张大道一起商量啥,这家伙立马就凑了过去听见这话也忍不住插嘴了:“你一个藤上七朵花还合体了是吧?这都什么时候了,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啊?听你们这意思还得闹妖精是吧?早知道我刚才就抢着开车走了,我也能找到人来帮忙啊!”

    杨锐心里这叫一个后悔啊!可偏偏这个时候他还不能啥,车都走了要是他太激动,老张一别扭不理他了那才叫麻烦呢!

    张大道听见这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两个啥都不懂,那边的云有什么好奇怪的?那是贫道破了他们的阵法,如今那地方的鬼玩意儿藏不住了,这是他们的雷劫要来了!”

    杨锐和老道士都是一愣,老道士连忙拿罗盘看那边的黑云,不时的就低头看自己的罗盘。他是真让张大道唬住了,雷劫这玩意儿他听过,可真玩意儿也是第一次瞧!这越看越感觉自己有所领悟,可仔细想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杨锐这就更愣了,老道士还是听过,他是看了不少的修仙小啊!这玩意儿他熟,各种类型他都能数出个四五六来,这会儿他倒是皱起了眉头,道:“不对头啊?这雷劫怎么不打雷呢?”

    杨锐这,老道士也琢磨过来了,也连忙看向了张大道想看看张大道有什么法。老张也是一愣,他都这么忽悠了,杨锐这家伙还要找碴,这不是搅合嘛!张大道这时候都没法了,只能道:“许是在酝酿呢!你相声不还得先唱个太平歌词嘛!这是雷劫在唱太平歌词呢!”

    “我还定场诗呢!什么玩意儿啊?我看他什么时候打雷!”杨锐也拧上了!

    三个人跟这盯着那黑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那云就跟隐身了似的,啥也瞧不见了。杨锐他们还等着那边打雷呢!要是有雷就会亮应该是能瞧得见的。也越来越冷了,几个人冷的不断的跺脚小跳暖着身子。那边篝火也点起了,白二和小钻风也没找到吃的,柴禾倒是捡了不少。

    杨锐实在受不了了,了一句:“娘的,这太平歌词是不是唱的太长了一点啊?你们看吧!我回去烤烤火!”杨锐转身就走了。

    老道士憋不住一乐,转头看着老张道:“怎么这么长啊?”

    张大道也转身往篝火那去,嘴里道:“人家唱连本的不行啊!太平歌词专场!”

    张大道这一走,老道也觉得没啥意思了,撇嘴也转了头。他们几个却不知道,一黑下来那一片黑云已经飞快的动了,这个时候离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没差多少距离了!按着这个速度看,真要是雷劫的劫运,再有个半小时,张大道他们就可以渡劫了。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