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号死侍 > 正文 第八章 中毒了
    “真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这么强,一个龙骑士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被爆头而死,这老家伙的实力最少也得在大魔导师级别,凭这老家伙的实力怎么会看不出那死侍身上光明神教的追踪标签呢?”

    拉德斯站在高耸的山峰上望着远处蜿蜒的火把队列说到,那里正是连夜转移中的多隆部族!

    “这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平白无故的葬送掉族人的性命,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拉德斯想不出个所以然,

    “算了,我还是尽快的回去汇报吧,估计光明神教的人快来了!

    “喂,你们的那个什么禁地到底还有多远?”,

    我拄着木棍,双腿像是灌了铅般沉重,每一步都走的痛心疾首,

    “不行了,我不走了!”,

    我将木棍扔在地上,一屁股坐了起来,知道这人不敢把我怎么样,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一路之上想方设法的拖延时间来寻找逃脱的机会,

    “嘘~,有人来了!”,

    一路上这人第一次开口说话,

    我也害怕是光明神教的人,麻溜的从地上站起来躲进了一旁的草丛中,不一会的功夫,一架马车飞快的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飞奔而过,这马车装饰豪华,其主人身份定非尊即贵。

    “小姐,路边的草丛里藏匿着两个人,要不要我过去将他们解决掉!”,

    “不要冯叔,或许他们也只是路过,害怕才躲起来的,只要他们对我们没有恶意,你不能随随便便杀人!”,

    “知道了小姐,那我们就冲过去好了,你坐稳了!驾~”

    马车加快速度一冲而过,

    “咦?”

    “怎么了小姐?”

    “哦,没,没什么。”

    “奇怪,怎么这么像,不会的,他已经死了啊!”

    “跑这么快也不怕翻车!!”

    我从草丛里爬出来,对着绝尘而去的马车大骂起来,

    “咦?,人呢?”

    我诅咒了半天却不见押送我的人出来,

    “什么情况?”,

    我慢慢的向着他所藏匿的草丛靠近,却一直不见他出来,

    “嗯?这是……”,

    当我走到跟前,只见他已满脸发紫五窍流血,显然已经断气了,

    “怎么突然就死了?”,

    我疑惑不解,正要向前查看,却见一条三尺红色小蛇从他衣服里爬了出来,这蛇示威般的向我吐了吐信子之后,慢慢地爬走了,

    “中毒了?”

    “别啊大哥,我的解药你还没给我呢!”,

    原来我是被五花大绑的,为了提高赶路的速度,我要求给我松绑,当然前提是我必须吃下他的毒药,为了手脚自由怎加脱身的成功性,我便答应了,可谁想到现在会是这个结果,

    用木棍戳了会他的尸体,在确定没有毒蛇之后我开始搜找解药,

    “不是吧,你是药贩子吗,这红红绿绿的各种小包,到底哪个是啊?”,

    我绝望的瘫倒在地上,这个人绝对是上天派来玩我的!

    “先抓个动物作个实验?”,

    我举头环顾,除了我之外半个活物都没有,

    “最重要的问题在于他并没有告诉我毒发后的症状啊,怎么办,怎么办,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到有人的地方,找个医生!”

    “对了,刚才的马车,跟着它一定可以找到镇子!”,

    我仿佛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赶忙收拾好搜刮来的东西沿着马车的车辙一路追去!

    “这该死的马车怎么跑的这么快!”,

    我一路没有停歇,却始终没有看到马车的踪影,原本路上还有些车轮印迹,可到后来完全没有了一点线索,

    “完了,完了,没死在光明神教手里,没死在暗军手里,没死在多隆酋长手里,却死在了这!!”,

    或许上天看我不幸,心生了怜悯,我听见远远有马蹄声传来,

    “驾,驾~”,

    “救命啊,救命啊!”,

    我放声高喊,不一会一白衣男子骑着一匹同样颜色的骏马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问你,你可曾看到一辆马车从此经过?”,

    “看到过,看到过,那马车向前面奔去了,我……”,

    “驾~”,

    我的话还没说完,这男子一摔马鞭,骏马飞奔而出,很快消失在我的面前,

    “搞什么?”,

    我竟无言以对!

    三天之后,当远处高耸的城墙出现在天边之时,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下来,从知道自己以前的存在形式之后,第一次对活着有这么强的渴望!

    在城门口被盘问了一阵又交了些进城费之后,我进入了这座大城市,眼前的事物让我震惊不已,美轮美奂的各色建筑,琳琅满目的商品,比肩接踵的人群,大城市的繁华深深的吸引了我,

    “哎呀,怎么把正事给忘了,医馆,医馆,保命要紧啊!!”

    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像没头的苍蝇般乱窜,却始终找不到医馆,

    “这位小伙子,需要帮助吗?”,

    就在我不知所错之时,一位老大娘走上前来开口问道,由于害怕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我一直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可现在不开口已是不可能,这么大的城市,很可能在没找到医馆之前我就毒发身亡了,

    “大娘,我一时肚痛,却寻不到医馆,不知道大娘可否告知,”,

    “第一次来双子城吧,呵呵,医馆就在光明神殿的大堂里,据说近几天会有一位医术高超的郡主来我们这,小伙子,娶妻了吗,这可是个机会哦,如果你娶了郡主,那可就飞黄腾达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咦,人呢?”

    “怎么会这样,医馆竟开在光明神教里,难道要让我自投罗网吗?”,

    我来回踱步思考着对策,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现在的状况容不得我多做思考,光明正大的去医馆看病,这无异于自寻死路,谁知道那些神职人员会不会一眼就把我认出来,而我身体内的毒药又随时都会发作,不找医者诊断那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从一无所知的死仕拥有了意识,是万万不能这么就死了的。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绑架一名医者,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为我救治!

    决定了方法,我便开始规划行动路线,以及寻找一个无人的居所,当所有的安排在我觉得天衣无缝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起来,我蹲在神殿之外开始了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