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界术神录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腊月初七,咸阳城内

    寒风渐起。

    一名消瘦的让人心疼的女子,痴痴立在一株芭蕉树下,手中一封刚撕开的信,透出一股淡淡的脂粉气。是他,这个许多年不曾联系的人,却依然记得,她讨厌笔墨的味道。每次的信笺都会用上好的胭脂作墨、美人的秀发为笔。

    借着月色,一行行的读着许久不通的消息。只觉着似乎就连信笺上,都透着美酒的香气,就这么一丝一毫的润进心里。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单单是这第一句,她便痴了。

    女子心,就如那展不开的芭蕉叶,一重一重的卷着,缩着,只盼那迟来的梅雨将她细细展开。

    她如同那最婉转的叶子,蜷缩在这咸阳城内的小院中,立在这后院的芭蕉树下,躲藏在这一圈一圈深不见底的回廊里。默默的思念着隔着层层楼宇与阶级的男子。

    那是如痴如醉欢喜了十年的男子,那是用她最美的年华恋上的男子,那是绝情绝性断了十年消息的男子。

    那是她恨不得用胭脂杀了,却又让她捧着胭脂哭泣的男子。

    在他面前,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剑圣的弟子。她只记得,她想做那个名为白起的男人相伴一生的女子。

    她还记得,那年两人初见。他忽然捧了一捧她的秀发,夸赞这是这荒漠里最迷人的水汽。隔绝了沙漠的酷热,让剑圣门下的剑法,都去掉了那唯一的烟火气。

    他曾夸赞,她的剑舞,就如同月下招展的昙花,总是在刹那间释放出让人心碎的美景。

    那年,她十六,他十七。

    一个只等剑法学成,回咸阳搏一个景秀前程。一个放下了所有的抱负跟使命,只愿陪着他,他便是她世上唯一的君。

    可是咸阳城好大,他一回了咸阳城,就自此隔绝了消息。她每天都在等,每天都在盼,每天拿出他以前写的书信,直到胭脂脱落,直到心如灰烬。

    终于盼到了他的消息。

    那一天,咸阳城,他娶了王女。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不知是否还能看到远方那个傻傻等着的女子。

    她捧着胭脂,告诉自己。除了能与他双宿双飞。看着他幸福,就是这个世上第二幸福的事情。

    眼下的怨、心头的苦化作道道纵横的剑气,去替他扫出一片前程光明。

    他远征西戎,自己就用胭脂,一步一步的杀向西戎的帝君。哪怕血染了衣襟、火撩伤了肌肤也在所不惜。

    他平叛动乱,自己可以忘记心头的天下苍生、不管万千黎民只为他前程似锦。

    当他班师回朝,获封破掳大将军。不知是否会在不眠的夜里偶尔想起。沙漠的那边,还有一个女子,痴痴等着他的消息。

    就这么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年。十年后的今天,他的这封信,又想告诉自己什么。他为什么要在自己即将忘记的时候,再次撩动快要枯死的心。

    今天,这封如跨越了十年岁月的信,里面究竟是喜剧还是悲剧。

    渐渐的,已经没人可以读懂她的眼睛,是无奈、是痛楚、还是憧憬。

    究竟是怎样的魔头,才能舍得一次又一次的蹂躏一个女子的心。

    只是世人终会记起,这一天,咸阳城内,有一名握着名剑胭脂的女子。只为一封信,孤身万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