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权国 > 正文 第二十章银徽骑士
    “是杜斯塔那个白痴领主!”静止在峡谷山口的骑士队列听见被士兵团团包围的少年的大喊声,而开始出现了不小的骚动,纷纷向队列两边散开,露出了排列在中间的杜撒斯克。

    杜撒斯克削瘦的脸颊上的细长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远处叫嚣挑战的胖子,对于杜宇口里不断叫骂显得很激动,薄薄的嘴皮显得有点苍白,不断约束着胯下暴躁的四处踏蹄的重甲战马

    “小杜斯塔!你说谁是叛徒!我的家族带领着自己领地内的子民追随着你们家族本家南征北战两百三十年,从北方的萨克斯草原到西部山区的耶撒丽萨山脉都洒下了我们杜撒斯克家族子弟的鲜血,多少子弟的英魂才成就了本家王国猎鹰的赫赫威名,我们从来没有抱怨过,因为我们知道,只有本家的强大才能成就我们的荣耀,老侯爵出了事,是我带领着手下的人在大雪山挖了三天三夜,别人可以说我是叛徒,可是你杜斯塔没有这个资格!因为你不配!我们杜撒斯克家族只服从真正的骑士,而不是一个白痴!”

    “杜撒斯克大人,你不需要跟这个白痴解释什么!让我们把他解决了吧!大人早就该从这个白痴手里夺*长的宝座了,犹豫只会让人失去勇气!所有的人都知道,只有杜撒斯克大人才能让猎鹰家族的战旗重新飘扬!”

    从杜撒斯克的身后黑暗的阴影里现出一个骑着黑色高大战马的黑色全身甲骑士,身后背着银白色双手大剑在黑夜里闪着烁烁寒光,最为醒目的是骑士头盔上长长的白色羽毛被夜风吹动向后散开,如同一道华丽的白色披风在迎风飘扬。

    “银徽骑士!”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骑士让杜宇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杜宇没想到在杜撒斯克的军队里竟然还有一名强大的银徽骑士,

    这就难怪杜撒斯克能够迅速的聚集起一个中队的骑士,对于声望和荣耀都很高的银徽骑士的感召,附近游荡的流浪骑士都会归附。

    杜宇虽然知道家族一直都保存着十二银徽骑士的编制,可是由于这种高级别骑士的考核非常严格,不但要有高超的格斗技巧而且还要有着相当崇高的声望,

    需要不断在王国四处游历,积累声望,所以延续到老侯爵这一代,十二银徽骑士早就成了一种精神的象征,整个王国也只有四大家族可能还保持着真正银徽骑士的存在。

    “你不是猎鹰家族的人,更不会是杜撒斯克的属下,你是谁!”

    远处缓缓逼近的银徽骑士对于杜宇的质问没有回答,而是很熟练的从自己战马的枪挂上握起一柄黑色的长枪,浑身散发出来的沉重杀气让围在杜宇身边的小圆盾步兵纷纷散开,自动的为银徽骑士让开了一条道。

    “杜斯塔受死吧!凯托卡侯爵的鲜血不会白流!接受来自北方风暴黑骑士的审判吧!”

    银徽骑士骑着两米多高的巨大战马奋力向杜宇冲来,握着长枪的右手出现一道亮丽的白色光晕,披挂着全身黑色扣环甲,奔驰起来的战马如同荒漠刮起的黑色旋风。

    以人力对抗高速奔驰起来近乎半吨重的重物冲击,杜宇感觉自己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不一定能阻挡的了,任何试图阻挡这种庞然大物的东西都会被无情的撞的粉碎。

    虽然银徽骑士还离自己有二十来米的距离,可是被强行推动的气流已经刮起了一阵卷风,让杜宇感到自己似乎被一堵高速移动的铁墙挤压着。

    “灵心一动,气随意转!”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杜宇绝对会被银徽骑士的高大战马撞的粉身碎骨的时候,

    却发现杜宇已经如用一叶狂风里游荡的树叶,身形鬼魅般的脚下一点,竟然高高跃起高过了近乎三米的马头,右脚尖如同蜻蜓点水般对着没有披挂战甲保护的马头轻轻一点,

    “咔嚓!”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高速奔驰的高大战马如同被人扭断了脖子一般,脱离了冲锋的方向,躯体偏斜着重重向右边侧着摔在地上,把地面上的低矮灌木压倒一片,躺在地上悲哀的嘶喊,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看见自己的战马竟然被杜宇一脚踩在头上,骑在马上的银徽骑士果断的扔下握在右手里的长枪,身形敏捷从战马上一个翻身滚落在地上,右手顺手一把抽出背后的银白色双手大剑,划出一道圆形的光弧向正在下落的杜宇腰部砍去。

    “铛!”一声精钢交集的相撞声,响彻整个峡谷,刚才被骑士扔掉的黑色长枪竟然神奇般的出现在正在下落的杜宇手里,堪勘架住银徽骑士砍来的双手大剑。

    “高级割裂术!”醒目的红光在银徽骑士握着双手大剑的右手闪现,把本来白银色的双手大剑变成了耀眼的红光。

    “吱嘎”一声刺耳的割裂声,银徽骑士的双手大剑猛的往右一拉,钢铁打造的黑色长枪竟然如同一根枯木棍般被砍成了两截,

    紧接着银徽骑士双手一顿,大喝一声“银骑蛇剑!”耀目的红光大剑如巨蛇般竟然柔软的扭曲着向杜宇缠来。

    杜宇骇然的连忙身体向后急退,才堪堪躲过这刚柔并具之极的一剑,可是还是被剑上闪耀的红光触及。

    剑上外泄的红光如同割裂的小刀,撞击的杜宇身上的轻型鳞片甲上“刷刷”掉来了一大片碎铁片,杜宇亲自设计的三层鳞片甲竟然被切开了两层,只剩下最后一层最薄的铁片护住自己的身体。

    “不要以为没有战马,骑士就是好惹的,接受北风的审判吧!银骑回风斩!”

    银徽骑士看见杜宇身上的狼狈像,轻蔑的一笑,本来横在胸口的双手大剑被缓缓高高的举过头顶,强大的威压从银徽骑士身上传来,

    杜宇感觉自己正在面对一个披着钢铁外壳的暴烈雄狮,整个峡谷内流动的气流竟然急速的向银徽骑士手上高举的双手大剑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