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 > 正文 第131章 女装
    方教主又道:“我当时想跟紫虚元君虚以委蛇,她便对我道:如果我不当场答应,过不久魔教教主便会亲自来,届时便不是那么好话了。”

    赵希夷道:“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

    他道:“紫虚元君临走前又对我道,她久仰本教黄大法的威名,想要跟我讨教一下。随后她就跟我过了一招,实在惭愧,我不是她对手。”方教主对着赵希夷将右手摊开,掌心有一点红砂印记,上面隐隐有莫名气息流动。

    赵希夷瞧见那一点红砂印记,便道:“不错,确实是我师叔独门的元心法的法力,她用的手段是情人刺,以元心法催动,中了情人刺的人,便如被情人缠上,难以解脱此刺。若是时间长了,这根刺甚至会深入神魂之中,更不可能将其除去。”

    方教主道:“这根刺我想尽办法都没能除去,想到赵宗主也在城里,还请你看在我教祖师和贵派祖师的交情上,帮我一把。”

    赵希夷微笑道:“此非难事,不用我出手,便能给方教主解决这个隐患。”

    她又对季寥道:“木真子道长,你便做个好事,给方教主拔去那个情人刺吧。”

    季寥缓缓点头,施施然起身,来到方教主面前。

    他对着方教主掌心便是一掌,手法神妙,用的正是元佛三限的化。化能化解各种秘法,情人刺固然手法高妙,但仍被化破解了其中玄奥。

    方教主和季寥对了一掌后,只觉得浑身舒泰,再看掌心,果是恢复如初,没有那情人刺的印记。

    赵希夷悠悠道:“方教主,我就厚颜做个主,白长老的因果自由白家的后人去讨还,你们师教跟木真子道长的恩怨便到此为止,你看如何。”

    方教主立时道:“三位长老,木真子道长治好我的伤,对我有大恩,还请诸位长老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掺合木真子道长和白家的恩怨了,如何?”

    三位长老本就不是白海禅坚定的支持者,如今赵希夷和方教主又着重了那是木真子和白家的因果,他们自然无话可,纷纷称是。

    不过要是古剑尘没被赵希夷轻易击败,加上木真子又高深莫测,可以轻易化解情人刺,他们自然不会这般干脆。

    季寥瞥了赵希夷一眼,心想:看来我今就是来陪你和方教主演戏的。

    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赵希夷和方教主已经在某方面达成共识,今日赴宴不过是演一场好戏给旁人看。

    不过季寥却发现,他以元佛三限化的手法解去方教主手心的情人刺时,这位在他看来城府极深的少年教主,却露出一丝惊讶。

    季寥心道:是了,赵姑娘怎么知道我一定能化解情人刺,我刚却没想到这一层。她如果和方教主早有商议,自然无论我能不能化解这情人刺,等我出手时,这情人刺都会被除去。适才我要是稍有半分迟疑,只怕赵姑娘就会鼓励我去给方教主解除情人刺了。

    接下来赵希夷自然又紫虚元君张妙清是太清道的弃徒,她竟然投靠魔教,赵希夷当是责无旁贷。如果魔教教主找上门来,赵希夷亦会尽绵薄之力,不过也请师教着重侦查张妙清的下落,让她好清理门户。

    剩下便起太清道与师教世代交好,赵希夷又和方教主一见如故,反正话里话外,赵希夷都是对方教主大为赞赏。三位长老看在眼里,自然明白赵宗主已经成了方教主的强援。

    后面方教主的堂兄方明更是派人摆上佳肴灵果,配着美酒,觥筹交错,至于魔教的事,也没有人再提。

    接着三位长老依次告退,舞女们也都散去,大厅里只剩下方教主、赵希夷、季寥他们三人。

    方教主送他们离开后,又再度回来,面带欣然之色,抓着赵希夷的手,道:“总算把这场戏唱完了。”

    赵希夷似乎对方教主突然的非礼也没什么意见,季寥一旁看着,虽然有些许不舒服,但他还是沉住气。

    因为赵希夷正似笑非笑看着他。

    方教主似有所觉,松开手,笑道:“你们等我一会。”

    他走进花厅的屏风背后。

    片刻后一个身穿嫩绿绸衫的女子走出来,真可谓是柔情似水,灵气逼人。

    只见她笑盈盈走过来。

    季寥心中一动,见她五官竟和方教主有些相似,只不过仙肌胜雪,宫鬓堆鸦,比跟黑瘦的方教主有云泥之别,他迟疑道:“你是方教主?”

    女子微笑道:“道长,适才以男装见你,实是不得已,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她声音亦变作娇嫩的女儿声。

    季寥叹息道:“原来师教教主竟是年纪轻轻的女儿家,如此看来,你真是过得非常不容易。”

    他想到灵飞派是女子门派,自己女儿更是清雨的衣钵传人,想以弱冠年纪继承宗主之位,都不可能。更别师教以男教众居多,高层也几乎是男子,这方教主一个弱质女流却不得不担起重任,只怕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方教主道:“我想道长一定很好奇,我怎么会是女儿身。其实这是无可奈何之事,因为修士炼精化气,子嗣诞生艰难,我爹爹能在丹成之后,还能有我这一点骨血,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我还能有个哥哥或者弟弟,也不用让我来坐这个教主。”

    她言语中虽然有些无奈,但并无什么怨愤。

    季寥明白,她既能坐上教主之位,必然心志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许多。

    季寥道:“贫道只是有些惊讶,却不是要对教主的私事探根究底。”

    方教主微笑道:“左右我们都是一家人,跟你清楚是有必要的,对吗,表姐。”

    前一句她是对季寥的,后一句是对赵希夷的。

    赵希夷笑道:“别拿我打趣,否则我一个不高兴,就不帮你了。”

    季寥道:“原来你们还是表姐妹的关系?”

    赵希夷道:“否则你以为我会有闲心管师教的破烂事。”

    方教主道:“其实现在已经好多了,都得感谢木真子道长替我除掉了白海禅,否则我也是快支撑不住了。”

    季寥不由问道:“冒昧问一句,白海禅是否知道你是女儿身?”

    方教主轻轻道:“教中几位叔叔伯伯都是知道的,而且教主的位置本就该我们方家的嫡系子弟来坐,我父亲亦对他们明了情况,就连白海禅当初也是在我父亲面前发过誓要辅佐我的。”

    季寥自然更奇怪,白海禅既然知道方教主是女儿身,为何不拿此事做文章。而且他既然发誓效忠,又为何会违背誓言。对于修行人来,违背誓言还是有许多坏处的,若是心魔誓言之类,违背后更是麻烦。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