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杀人前的准备
    这正是李逵想要的,他虽然为人鲁莽,可也有精细的时候,知道这场戏还没做完。

    “嘿!你这叶子健,口中称自己是江湖好汉,其实骨子里不过是每月领着朝廷俸禄的小吏!岂有半点江湖豪杰气!哈哈哈!在你叶家住,倒是辱没了黑旋风的名堂!哼!他日李逵在江湖上行走,大伙起孟州府叶孔目,老爷也只会冷笑三声!”

    武松心中叫苦,这个李逵事情已经到了无以收拾的地步,叶孔目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也是看在老太君脸上,才如此的忍气吞声,你还在那煽风点火!

    “孟州府是英雄地,叶某是否豪杰,自有公论!”

    叶孔目对着围观众人团团抱拳道:“李逵酒后砸我叶家牌匾,犹如在叶某脸上打了几记重重的耳光!武都头仗义,是叶某夫妇的恩人,李逵是他兄弟,叶某便忍下这口气,算是一忍!”

    “李逵把门前两只石狮子推倒,那是叶某新婚时候,孟州府百姓送来的一对瑞兽,叶某向来不收礼物,只是狮子本性刚直,也是大伙的心意,叶某便立于门前,不断鞭策自己,要尽力为百姓做事!李逵将之推倒,如同断我夫妻恩义,断我朋友之情!老太君为人慈爱,待叶某一家三口如同己出,李逵是她的儿子,叶某为此也忍下这口气,这是再忍!”

    “叶某祖上,在真宗皇帝年间便在开封府跟随包拯包大人做事,一直到仁宗皇帝年间,兢兢业业,十分得到包大人赞赏,常言道盖棺定论,在先祖去世的时候,包大人亲自写了一副墨宝,“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赠予叶家,希望叶家子孙能够继承先祖遗志,也算是继承包大人的作风,叶某自小丧父,是母亲拉扯大的,母亲虽然不识字,可是也要叶某每早晚,在她面前诵读这十个字,老母亲去年过身,叶某常常思念,这幅墨宝是包大人的心意,是叶家先祖的遗物,也是叶某能够忆起母亲的信物,今日却给李逵撕毁,这事关系到叶家祖宗的事情,叶某个人受辱又何足道哉,只是若然先祖受辱,叶某还能跟此人为友,又如何能立于地间,所谓事不过三,叶某是一忍再忍,若然江湖上好汉仍旧认为叶某做得不对,便也如此了!”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为官者,能清廉的少之又少,老百姓只要能遇到一位清官,便是奉若神明,更何况包拯是清官中的翘楚。

    北宋到了徽宗皇帝年间,已经衰败,老百姓自然怀念风光的时候,北宋最风光的年代不外乎就是真宗和仁宗执政的年代,包拯便是这两位皇帝身边的忠臣,自然更加令老百姓怀念。

    在北宋,多有包丞相祠,他留下的墨宝,自然是封为圣物,李逵撕毁,没有人不愤怒的,更何况这等事情关系到叶家的祖上,为人子孙者,最怕就死被骂一句“不肖”,这个罪名比什么都严重,叶孔目了这个缘由,可以严重一句,大伙对李逵是同仇敌忾。

    “叶孔目,这等厮贼,你跟他绝交便算是小惩,便是将之打死街头,也是道义!”

    “不错!武都头,你是打虎英雄,此处便有一头恶虎....”

    “什么恶虎!这是一头恶犬罢了!”

    ......

    众人谩骂挑衅之声不断,简直是群情汹涌,老太君听了,心中不是滋味,真是希望自己的眼睛没有复明,她不愿意看到这等景象。

    “老太君!并非叶家无情,李逵的行为你也看到了!”

    小烟看到叶孔目跟李逵割袍断义,立刻跑进屋子,此刻手里捧着两个包袱,交给老太君。

    “叶家人都是十分喜爱老太君的,日后便是在大街上碰到,小烟仍旧给老太君请安,只是叶家是不能留你两母子了!”

    潘金莲看到这等情景,想到老太君七十多岁人,竟然当着众人面前,给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扫地出门,是何等的难堪,不禁泪眼盈盈,走过去,紧紧抓着老太君的手,只是了一句“老太君”,也不知该如何下去。

    “金莲,你真是傻丫头。”老太君握着潘金莲的手,摇头叹气道:“金莲,你太过善良,终归要吃亏的!你也不必怜惜老身了,此情此景,便是叶家要老身留下来,老身也没那个脸面,况且常言道,老来从子,李逵既然如此,老身也要跟着他离去,从此漂泊,也是没有什么埋怨的!”

    小烟径直走到李逵身前,双手捧着三个银锭,“李逵,这是你送给我的三个银锭,我不要,还给你!”

    “那是李逵送给你贺礼,李逵是什么人,送出去的事物岂会收回来!”

    “我不要!”小烟小嘴一撇,把三个银锭塞进李逵手里,李逵也毫不在意,放进怀里。

    众人看了,无不感慨,那三锭银子,是三十两,对一般人来也是一笔财富,更不要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她竟然为了护主,银子也不要了,十分值得敬佩。

    李逵知道叶孔目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只要把武松的事情了结了,就可以去喝酒,后把李鬼杀了,带了银子,跟母亲浪迹涯,反正要去哪里,到时候再算,有银子还怕没地方去么!

    “老爷听不懂这些文邹邹的道理!做人没有如此磨叽的,叶孔目,你的意思便是,从此跟李逵一刀两断?”

    “老死不相往来!”小烟抢着回答,可立刻感觉好像有点不妥,转头看着叶孔目,叶孔目点点头,她立刻大声道:“老死不相往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一家三口走我们的独木桥!”

    “呸!男子汉大丈夫,一句话也要个臭丫头代劳,便是你要跟李逵做兄弟,李逵也不屑!”

    李逵转头看这武松,“武松,如此小家的一个人,你也不要跟他做兄弟了,随我一起离开叶家吧!”

    “我们都喜欢都头,凭什么他跟你一起走,你要走便自己一个人走好了!”

    小烟张开双手,拦在武松跟前,武松只得摇头苦笑,他也不知该什么好了。

    李逵红眼一轮,紧紧盯着他道:“武松,我跟你之间的恩怨已了,你没欠我的,我也没欠你的!此刻,叶孔目跟我是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要是跟李逵做兄弟,他便是你的仇人,若然你跟他做兄弟,你便是李逵的仇人!”

    “你没欠我,我没欠你?”武松低头沉吟,总是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妥,以至于李逵后面的话也没听到了。

    李逵立刻发作道:“各位都看到了,武松那厮也是磨叽之人,一句爽快的话儿也不出口,好!今日大伙作证,叶孔目跟李逵割袍断义,李逵也要跟武松来一个管宁割席!从此他富贵了,不干李逵事,李逵杀人了,也跟他无关!”

    李逵这一下倒是引经据典,根据《世新语》记载,有个叫管宁的家伙跟一位叫华歆是好朋友,一起劳动,一起读书。

    一两人种菜,管宁在地里掘出一块黄金,他是读书人,视钱财为粪土,看也不看,华歆就捡起来看来看了一下,管宁就认为这个人不配做他朋友,在两人共同坐的席子上割一刀,不能做朋友了。

    这里有点扯开话题,不过笔者只是想在古代有许多这样的故事,简直就是祸害后代,看到金子不捡的,这个人本来就是脑子有问题,跟气节无关,后来人人家绝交,估计是积怨甚深,一早就想绝交了,跟黄金无关。

    割袍断义就是从这里引申出来的,后来三国时候,曹操送了一件衣服给关羽,关羽要走了,没有席子可割,就割了袍子,其实两个词语意思一样。

    李逵完,随手将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扯,便扯下一角,扔在地上。

    武松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着李逵的手,“李逵,你要去哪?”

    李逵从腰间抽出双斧,大声道:“武松,你要跟李逵决一生死么?”

    武松只好把手放开,李逵被了老太君,提了包袱,径直往大街上走去,很快就淹没在人群中。

    武松无可奈何,走过去,一手一个,把两个石狮子提起来,轻轻的放回原处。

    他举重若轻,看得围观众人下巴几乎都要掉到地上,这一对石狮子是众人合起来打造给叶孔目的,一个狮子是三百三十斤重,武松便像提着两只小狗一般的轻松。

    他在景阳冈上打虎没人看到,在快活林截停三匹马也只有三二十人看到,此刻看到他这般神力,便是有一点怀疑的人,也立刻相信了。

    小烟本来是心生不忿的,可看到这等情形,不禁走过去,她跟武松似乎十分亲近,也不顾男女之嫌,双手抓紧拳头,在武松手臂上用力的捶打几下,惊叹道:“都头,你每跟我们一样,也是吃饭吃肉,怎么就那么大的气力?”

    “喝酒!我比你们喝的酒多,酒能增加气力!”

    武松随口道,小烟侧着头,想了很久,“不对,那李....那蛮牛也喝酒啊,我看这石狮子他是请人来推倒的,他哪里有这般气力!”

    武松也不愿意多了,捡起地上的牌匾,对叶孔目道:“叶孔目,常言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正好吐故纳新,待邵老回来,我央他为你写一块牌匾!”

    “这牌匾是找写书先生写的,要是邵老来写,自然是最好了。”小烟高兴道:“哥哥,一定比原来的好许多。”

    叶孔目勉强一笑,“小烟,那副墨宝呢?”

    小烟的神色瞬间低落起来,她拿出那撕成四块的墨宝递给叶孔目,叶孔目怔怔的看着,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武松从他手里接过墨宝,他不愿意叶孔目多想,知道他一定为此想起过世的母亲。

    “叶孔目,也不比担心,武松在阳谷县认识一帮十分有本事的朋友,估计也有能工巧匠可以把这墨宝修复,待会我便写一封信,你找个人送去阳谷县,陈家庄,给陈二狗,他自然会安排人过来,希望可以尽量还原吧。”

    叶孔目也只好点点头,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叶家上下因为李逵的包拯的墨宝毁坏了,都沉浸在一片压抑之中,也没有人愿意再提起李逵,潘金莲一里头总是有好几次习惯性的走到老太君房外,看到房门紧闭,才想起老太君已经离开了叶家,也是叹息不已,武松为人洒脱,事情已经发生了,想多无谓,只是一的在喝酒。

    叶家的事情暂时放下不表,单那康节级,醉倒在酒馆里面,在睡梦中,他梦到自己赢了许多银子,跟薛霸,李逵一起到青楼喝花酒。

    喝到尽兴处,一人搂了一个姑娘进房间,李逵自己练的是童子功,不能碰女色,康节级就大笑着道:“你不能碰女色,就把你那个也给我吧!”

    他把伺候李逵的那个女子拉到身旁,却看到她十分脸熟,不由得全身发抖,那不是自己老婆是谁,他老婆随手拿起桌上的剪刀,对着他胯下便要“咔擦”一声。

    吓得康节级夺门而逃,他老婆带着青楼女子还有龟奴,在后面追赶,后来连李逵和薛霸也替他老婆抓他,他跑到江边,无处可逃,眼看自己胯下那家伙便要给剪掉,情急之下跳进江中,可他不懂游泳,只得大声喊道:“救命,救命,淹死我了,淹死我了!”

    “淹死你这个死鬼最好!”他老婆在岸边大声骂道。

    康节级连忙瞪大眼睛,原来是南柯一梦,可是梦醒了,他老婆的声音还在耳边,自己全身凉飕飕的,仍旧在江里面。

    他定眼一看,原来自己给五花大绑,赤条条的浸泡在自家井的水缸里面,他老婆拿着藤条,凶神恶煞的站在一旁。

    “夫人!好老婆!”康节级赔笑道:“怎么跟为夫开这种玩笑?呵呵,赶紧替我松绑,不然给别人看到了不好。”

    “嗯,你倒是知道廉耻!”他老婆笑口盈盈,康节级心里发毛,除了上次武松送上黄金之外,他老婆何时对他展露过笑容。

    啪!

    “啊!”

    康节级一声惨叫,身上多了一道长长的藤条痕迹,他老婆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死鬼,在家里倒是懂得羞耻,方才睡在大街上,怎么就不知道羞耻了?你倒是从实招来,今做了什么好事?”

    “老婆,好老婆!我不是赢了五十两银子么?都是拿回来孝敬你的!”

    康节级眼看自己全身赤条条的,就算有多少银子也给老婆收刮干净了,倒不如老实交代,还可以免去一顿毒打。

    “只有五十两么?”

    啪!

    他老婆又打了他一藤条,康节级心中狐疑:“不是五十两是多少,哎呀,对了,一定是这样!”

    “的确不止五十两,在床底下,夜壶旁藏了十两!”

    “你这个死鬼,竟然把银子藏在夜壶旁,老娘就想,你怎么每都抢着去倒夜壶,还以为你是心痛老娘!”

    他老婆连忙冲进屋子,把那十两银子没收了,康节级倒是十分奇怪,她竟然不知知道自己藏起来了十两银子,那她到底是什么,难道是故意摆空城计来试探自己。

    他立刻决定了,打死也不招认,不然以后便没有银子去赌坊了。

    “你赶紧从实招来?还有多少?”

    “真没有了,一共六十两,你便打死我也是没有!”

    “老娘是看你不见棺材不掉眼泪!”他老婆从一件衣服里面倒出七十两银子,康节级自己也是十分奇怪,怎么会多了二十两银子,难道自己喝醉了,赢了都忘记了。

    “哎呀!”康节级恍然大悟道:“老婆,另外那二十两银子要不得!”

    “要不得?留给你去讨小老婆的么?”

    “嘿!能娶到你如此贤良的老婆,我岂敢去讨小老婆!”

    康节级不是不想,而是每都想,可只是局限于想,而不敢去做!

    “那二十两银子,是黑旋风李逵给我的,让我带给牢房里面的两个囚徒,他们端阳节那便要放出去了,我还要赶紧拿去给他们呢!”

    妇人知道康节级在她面前不敢假话,黑旋风的名堂她是知道的,这银子是李逵的,她无论如何也不敢要。

    “好,这个事情便不跟你计较!”妇人又用藤条指着康节级道:“你,在酒馆了什么话?”

    康节级心中一惊,难道方才做的绮梦,竟然是因为在酒馆里面胡一遍要去青楼,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了,回来睡觉便做起梦来。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

    康节级自然知道他老婆的脾性,这等话便是记得也不会承认,更何况自己记不得了。

    “没!”

    啪!

    妇人又狠狠的打了他一藤条,骂道:“常言道酒醉三分醒,酒后吐真言,你在酒馆要回家杀老娘了!”

    叶孔目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有否过这等话,不过料想是有的,相比讨个小老婆,逛逛青楼的,他还真是想老婆能够早点死,毕竟以上两个事情,也要老婆死了才敢做,可是要自己亲手杀她又没这个胆量,她老婆眼睛一瞪,他就双腿发软,可是喝醉酒了,这些话,十分正常。

    “没有!我绝对没有这等话!”

    康节级懂得为夫之道,这些话就算了,就算给人听去了,只要不是老婆亲耳听闻,都应该全盘否定。

    “好,你想不起来了对吧,那就在水里好好反省,待想起来了,再吧!”

    “夫人明鉴,方才不是跟你了么,为夫要替黑旋风李逵送银子到牢房,你可知道那厮的厉害,若然银子没送到,他抡起双斧,估计孟州府没人能够保住我俩!”

    “咦,你不是端阳节那两人才放出来么?那便端阳节那卯时放你出来吧,这两我令小丫头给你告假!”

    妇人完,收拾了银子,索性把井的大门关上,哪管康节级在那日晒雨淋,康节级只能苦笑,他便如同哑巴吃黄莲,有苦自己知道。

    这事情是在家里受了罪,也不敢发作,到了外面更加不敢跟同袍起,这是十分羞家的事情。

    妇人还真是狠心,把康节级在水缸里面浸泡了一一夜,到了端阳节那早上卯时,才把他放出来。

    康节级是饿得剩下半条人命,饶是初夏,也要搂着火炉,半响才缓过神来,也不敢跟妇人争执,担心她不肯把银子拿出来。

    晦气的吃了点酒肉,低声下气的向妇人讨了二十两银子,到了牢房。

    牢房的狱卒看到他脸黄肌瘦的,还以为他得了什么重病,康节级只能苦笑。

    “你们两个的钱债监已经满了,今日回家过端阳节吧!”

    两名农民千恩万谢,正要离去,康节级从怀里掏出两锭十两重的银子交给他们,两人一脸茫然,哪里敢接纳。

    “你们还记得跟你们一起坐牢那黑大汉么?”

    “记得,那是罗真人的护法神将!”

    “嘿!那厮要是神将,老爷便是玉帝了!”康节级没好气道:“告诉你们吧,那厮就是黑旋风李逵,他答应一人送十两银子给你们,此刻便是央我把银子带给你们!”

    两人听了喜出望外,他们坐牢无非是欠了银子,此刻有了银子,就是可以重生了。

    “哎呀,黑旋风李逵的名堂以前也听过,还以为他是个杀星,原来是条仗义的好汉!”

    康节级笑道:“好汉不上,不过言出必行,倒是能做到,他送银子给你们,便是送银子给你们,杀你们,就算闯进牢房,也要把你们杀了!”

    两人吓得舌头吐了出来,“幸好我们伺候得十分妥当,不然给杀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康节级“嘿嘿”一笑,突然好像记起什么,“进牢房杀人?李逵进牢房杀人?遭了!”

    康节级立刻大声喊道:“李鬼呢?”

    “康节级,李鬼今日已经由陈宁,张亮两位观察押解到恩州,嘿,他们走了,也没人跟你争拗了!”

    康节级吓得全身冒了冷汗,急忙跑去找叶孔目。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