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正文 0669章 这口气如何咽的下
    容秋一脸的不屑,“我可没时间在你这儿喝”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原本想从酒的品牌和价格上贬低一下,却没想到桌上的三瓶干红都是原瓶进口的!她那边的酒桌上也有这么三瓶,最便宜的一瓶588!

    如果只是想尝尝洋酒的味道,或者充充脸面,也就是买一瓶意思意思,不可能买三瓶!

    她再扫一眼桌上硕大的鲍鱼壳,还有张牙舞爪的大澳龙脑袋,不由得嗓子眼里咕噜了一下,把刚才想的话完全咽了回去!

    她老公解侯是久战商场的人物,她跟着解侯出席了不少上档次的宴席,她可不认为平时成熟稳重的池澄静隐藏着豪富的身份,桌上的其他四位也没有暴发户的气息。所以喝着好几瓶高档酒、吃着好几种高档海鲜,应该不是有钱不知道怎么花的炫富行为。

    所以容秋下意识地认为,如果真像池澄静刚才所,是儿子请客的话,这应该只是做儿子的咬紧牙关大出血,借着母亲节的机会让当妈的过过嘴瘾罢了。

    于是,容秋换了个法,“年轻人孝敬当妈的是好事,然而,打肿脸充胖子请客,只会让人笑话,不如以实际行动报答养育之恩,让当妈的脸上有光。看看我儿子,多优秀,”

    “啪”的一声,郝俊把茶杯拿起来重重地一放!

    容秋直接被噎住了!

    郝俊冷冷地问道:“你哪位啊?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进行品德教育?你自身的品德就成问题,对社会不满,对他人不敬,借题发挥,冷嘲热讽,品行恶劣,道德离线!这是我们的家宴,请不要在这里狂吠乱叫,好走不送!”

    容秋气得颧骨上的肥肉抖个不停,不出话来。

    郝俊前半段话倒也罢了,后面的“狂吠乱叫”,很明显是在骂她是条狗。

    她旁边的瘦女人指着郝俊吼道:“你怎么能这么侮辱长辈?是遗传的吧?当妈的话没点儿数,当儿子的也这么没教养!不知道尊重长辈吗?真是欠管教!”

    郝俊右手捏起一小段香菜梗,屈指一弹,那叫一个稳准狠!不偏不斜地弹在瘦女人指点着自己的指尖上。

    瘦女人疼的尖叫出声!

    郝俊不急不慢地:“尊重是相互的,我是尊老爱幼的好孩子,但对于尖酸刻薄、倚老卖老、不知羞耻的家伙,没必要给面子。我再一遍,这是我们的家宴,请不要在这里狂吠乱叫,好走不送!”

    瘦女人捂着那根疼得钻心的手指,哆嗦着嘴唇对容秋:“容姐,叫解牧来教训他!”

    容秋颧骨上的肥肉瞬间不抖了,指着郝俊刚要话,一看郝俊要伸手捏香菜梗,下意识地瞥了瘦女人紧捂着的手指一眼,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但她嘴上不肯服输,“我警告你,我儿子是武警,还是东鲁省公安厅特训处的,你赶紧赔礼道歉,不然就要你好看!”

    郝俊眉头一皱!

    现在特训处里除了魏竞发,只有两个武警,但他们的资料都看过了,没听有老家在这里的。

    郝文揎、池澄静、祁惠珺、常有鱼一听特训处,都不约而同地把脖子拧向了郝俊。

    容秋的腰板瞬间挺直了!怂了吧?被吓着了吧?看你们还敢嚣张!

    自从特训处在墨岛出了风头之后,就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最让世人津津乐道的是刀枪不入和腾跃如风,就像早些年看了少林寺那部电影后把少林寺托举上了神坛一样,特训处也已经成了无数人向往的圣地。

    然而,想进入特训处是有资格限制的,必须是东鲁省的警务人员和齐南铁路局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大部分人只能望洋兴叹。

    就在舆论风潮刚刚开始下落的时候,郝俊由于遭遇了地陷,无意中被炒了一波,特别是从地陷深坑中扔上了两辆汽车的视频,又一次让特训处燃爆网络,并且曝光了郝俊身兼特效之王工作室总监、东鲁省公安厅特训处和齐南铁路公安局特训处的处长、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加上当还是布近贤的新片首映式,特效之王工作室引爆的效应和特训处的火爆信息叠加在一起,更是让特训处的神秘感和神圣感加倍。

    容秋的儿子解牧,有幸在武警东鲁省总队三方市支队二中队服役,更是有幸进入了特训处这一次的筛选名单,所以容秋想借着母亲节的机会嘚瑟嘚瑟,今才在合家春安排了两桌,请的都是富商和头面人物。

    在所有母亲的心目当中,儿子是最优秀的,容秋也不例外,八字刚有了一撇的筛选,竟然让她认定了儿子必然胜出。

    加上酒桌上其他人的羡慕、道贺、恭维,她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位特训队员的母亲,解牧也已经飘飘然了。

    但她没想到在池澄静和郝俊这边吃了瘪,这口气如何咽的下?

    此刻她觉得局势扭转了,她一提儿子是东鲁省公安厅特训处的,对方马上就怂了。

    她气势凌人地叉着腰看向郝俊,“赶紧给姑奶奶赔礼道歉!争取从宽发落!”

    郝俊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解牧!”

    郝俊认真地想了想,不仅是公安厅特训队的,整个特训处也没这么个人。

    郝俊以为可能是容秋的普通话加地方方言没准名字,就追问了一句:“哪两个字?”

    池澄静抢着道:“解是那个多音字,就是解放鞋的解。牧就是放牛放羊放猪的那个牧。”

    容秋冷哼一声,“没文化真可怕!好好的寓意,被你”

    郝俊“啪”的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容秋!特训处里根本就没有解牧这个人,你招摇撞骗,以特训队员家属的名义,败坏特训处的名声,该当何罪?”

    容秋被吓得差点儿噎住,但很快就缓过劲来,“谁没有?马上就有了,一回部队就要去报到了!马上就是了!”

    郝俊被气笑了,“那只是筛选,你知道会有多少人被刷下来么?”

    “我儿子是最优秀的!我儿子才不会被刷下来呢!我儿子一定是最耀眼的那颗星!”

    容秋把脸转向了池澄静,傲然道:“小池,明照常上班。”

    池澄静的脸色一变,“容主任,我在一周前就请下假来了,你不能无缘无故的取消我的休假。”

    容秋嘴角一斜,“无缘无故?我被你儿子气病了不能上班了,算不算理由啊?咱们办公室就你我算个负责人,难道你不应该在关键时刻顶上去么?是小家重要?还是大家重要?”

    chapter;